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

    下午会议中途离丑,侯登县就直奔主子吴德能的办公室,吹嘘自己如何与胡若曦针锋相对,如何处处维护金色童年幼儿园的利益。

    吴德能听后,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劈头盖脸地骂道:“都在官场摸爬滚打几十年了,怎么还沉不住气?斗争要讲究艺术,讲究策略,而不是逞一时之能!我看你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侯登县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吴,吴县长,胡若曦如果执意将幼儿园关停,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样吧,我交给你一项任务,就是打通县食品药品监督局食材检测这一关,否则,如果检测报告显示食堂食材不安全或不合格,我们就很被动了。”

    “可是,县食药监局是垂直管理单位,人财物三权不在我们县里。再说,吴晓天今年上半年才从市药监局下来的,我和他不太熟,关系也不算好,对搞定检测报告真的没把握啊!”

    “这点事都搞不定,我要你何用!我看你还是早日让位,让其他更有能力的人上位!”吴德能可能是觉得说话语气重了,顿了顿,舒缓了语气,“这样吧,我稍后打个电话给吴晓天。县药监局虽然是垂直管理单位,三权在上面,但毕竟在我们青山县地盘上,很多工作还需要县政府的支持。我相信他不会不买我的账。”

    “好的,吴县长,我晚上就约吴晓天出来吃个饭,我看这事等不得。”

    吴德能点点头,道:“不错,我们必须在检测报告出来之前搞定县药监局。对了,吴晓天和叶蓝天是大学同学,关系很铁。只是,叶蓝天调到云川市了,而且他在青山干副县长时,和我关系一般。要不然,让叶蓝天打个电话给吴晓天,一切就搞定了。”

    侯登县试探着问:“我们可不可以通过叶青天找到他哥哥叶蓝天?”

    吴德能摇摇头:“恐怕很难,叶青天不是我们的人,不一定听我的。再说,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我提醒你,要想方设法打听出吴晓天的爱好。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有爱好,这句话你总该听说过吧?”

    侯登县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知道了,吴县长,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侯登县走后,吴德能打了个电话给吴晓天,说金色童年幼儿园食堂食材事件关系到社会稳定,矛盾决不能激化,并婉转说出检测报告这块一定要讲政治,决不能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和大做文章,决不能给县委县政府添乱添堵。吴德能最后还说,你们县药监局上报的要求补助一百万工作经费事宜,县政府很快就会研究的。

    县里垂直管理单位如国地税、工商、质监、农调队等,人头经费和办公经费都是由其上级部门拨付的,但是数额有限,满足不了实际需要。因此,这些垂直管理单位每年都会以各种名目向县政府打报告,要求拨付一定数额的经费补助,县政府或多或少都会拨付一些的。

    吴德能主动提及经费补助事宜,用意很明显。如果此事吴晓天不能领会他的意图,那一百万经费补助很可能会泡汤的。

    吴晓天也是个官场老油子,自然明白吴德能话语中的隐藏之意,而且,从下午开会时吴德能的心腹侯登县怒睑若曦一事可以看出,吴德能即使不是金色童年幼儿园的幕后股东,也与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吴晓天说话很圆滑,说一定按照县领导的讲话精神办。其实,细加琢磨就可以悟出,县领导并不止吴德能一个,胡若曦也是。

    吴德能对吴晓天的表态很满意。他倚靠在椅背上,眯着眼,很享受权力带来的快感。

    看看手表,临近下班了。吴德能从抽屉里掏出一本**杂志。这**杂志是他上次去香港考察时偷偷带回来的。他一共带回来好几本,家里放了几本,办公室也留了几本,以备不时之需。香港的**杂志就是香艳,吴德能看得血脉偾张。

    正在这时,办公室虚掩的门发出吱呀一声轻响。进来一个年约四十的浓妆艳抹的中年美妇。

    中年美妇金项链、金手链、金戒指金碧辉煌地挂了一身。她身材丰腴却不显得臃肿,皮肤白皙娇嫩,看来保养得很好。嘴唇上抹了一层猩红的口红,像猪血。指甲上还涂着桃红色的指甲油。

    看见有人推门而入,吴德能本能地将**杂志放进抽屉里。抬眼望去,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小姨子——金色童年幼儿连锁机构的负责人杜月娥。

    杜月娥人还没有走近,吴德能就闻到一阵淡淡的茉莉香。这是一种名贵的香水——蒂芙尼,也是吴德能从香港买回来送给杜月娥的。

    吴德能冷冷地说:“和你说过多次了,进来时要敲门,怎么又忘了?”

    杜月娥随手将办公室门关上了,妩媚一笑:“吴大县长莫非又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心里有鬼?”

    “放肆!怎么和我说话的?”吴德能毫不留情地斥责道。

    杜月娥撅起了嘴,那模样就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天真烂漫的少女,“姐夫,你怎么对我这么凶啊?”

    “你看你,尽给我惹事!年初发生教师虐待幼儿事件,好不容易被我摆平了!现在又惹出事端,下午开会胡若曦说要将你的幼儿园关停,看你怎么办!”吴德能板着脸,就像训斥自己的下属一样。

    杜月娥一副不以为然的神色,轻哼了一声,说:“在青山县,谁不知道你才是县政府的实际掌门人!那个胡若曦,是煮熟的鸭子——嘴硬!有姐夫在,我什么也不用怕!”

    吴德能连连摇头,脸上浮现出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表情,他用手指着杜月娥,说:“妇人之见!妇人之见!你以为我真的无所不能,什么事都能摆平?我和你说啊,你那幼儿园牵涉到上千名孩子,就是上千个家庭啊!这是关系到社会稳定的大事件!上午几百人来县政府上访,你知道吗?在稳定压倒一切的大环境下,此事如果不妥善解决好,事态会很严重的。眼看县乡两级人代会就要召开了,你在这个时候惹事,纯粹是给我添乱,知道吗?”

    杜月娥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脸上现出惊慌之色,焦急地问:“姐夫,那咋办呢?要不就罚点款吧?幼儿园无论如何不能关停,我一家人的生计、养老全靠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