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
    ,!

    “既来之,则安之。”吴德能稍微舒缓了语气,“我吴德能也不是那么好惹的!某些人想借此事搞臭我,我看是痴心妄想!”

    听吴德能这么一说,杜月娥的脸上又露出一丝笑容,随声附和道:“就是,就是,和我姐夫作对的人,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吴德能嘴上虽然逞强,但心里其实也没底。幼儿园违规使用食材,这事可不是小事。万一被媒体曝光,引起舆论发酵,那就不好收场了。特别是在即将面临县乡换届选举的节骨眼上,更是马虎不得。

    杜月娥将芬香的身子贴到吴德能的身边,撒起娇来:“姐夫,幼儿园的事给你添麻烦了,可是,谁让你是我姐夫呢?”

    吴德能的办公室是一个套间。外面是宽敞明亮的大办公室,里面是一个带有独立卫生间的卧室。

    刚才看了**杂志,吴德能欲火焚身,杜月娥此时送上门,无疑是雪中送炭。他一把抱起这个丰满多情的小姨子,向里面的卧室走去。

    吴德能将杜月娥扔到卧室的大床上,迫不及待地拉上窗帘,关上房门。

    他就像发情的公狗一样,粗暴地扯下杜月娥的衣服,杜月娥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姐夫,看你猴急的,我大姨妈刚来,还不能做那事呢。”

    吴德能像泄了气的皮球,埋怨道:“真扫兴!你大姨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今天来!”

    杜月娥咯咯笑道:“姐夫,今天邪火怎么这么旺盛?以前你可不是这样子的啊。”

    “你姐姐去世早,我孤身一人,饱一餐饿一顿啊。”

    “姐夫,你说话谁信?”杜月娥媚眼如丝,伸出两只白嫩的胳膊抱紧吴德能的脖颈,“你的女人又不止我一个!对了,县政府办的那个悬狸陆小曼,就在你的楼下,她可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啊。”

    “和你说多少遍了,她是我干女儿,不是我的情人!怎么还不相信呢?”吴德能有些恼火。

    杜月娥轻哼一声,说:“干女儿就是小情人的代名词,这地球人都知道。”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和陆小曼之间的真实关系?”吴德能故意卖了个关子。

    “那是当然啦。我对姐夫这么好,自然希望姐夫对我说真心话啊。不过,话又说回来,姐夫,你是一个成功的男人,我姐姐又死得早,多几个红颜知己也并不过分。”

    吴德能知道,杜月娥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其实还是希望他只宠爱她一个人。吃醋是女人的天性,不吃饭的女人可能找出几个,但不吃醋的女人一个也没有,杜月娥自然也不能例外。

    “这样吧,你先让我爽一回,等下我来告诉你我和陆小曼之间的真实关系。”吴德能一脸坏笑地站在床上,并让杜月娥半跪在床上,面朝向他。

    杜月娥无奈之下,只得伸手拉开吴德能的裤链,轻轻甩了一下头发,将嘴凑了过去……

    满足之后,吴德能用手摸了一把杜月娥粉嫩的脸蛋,说:“不错,技术又有进步。等下再来一发。”

    杜月娥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巴,说:“姐夫,陆小曼也经常为你这样吗?”

    吴德能轻声斥责道:“胡说八道!陆小曼是我亲生女儿呢!”

    杜月娥大惊:“陆小曼是你亲生女儿?怎么可能?”

    吴德能大笑道:“怎么就不可能?陆小曼是我的女儿,千真万确!”

    原来,吴德能这人天生风流成性,在和杜月娥的姐姐结婚后,还不忘沾花惹草,又和一个长相甜美的农家姑娘好上了。不久,这农家姑娘怀上了身孕。但是,吴德能不可能离婚娶农家姑娘的。好在这农家姑娘也知道自身条件悬殊,没有非分之想,在得到一笔补偿后与吴德能平静分手。

    农家姑娘很快就嫁给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青年,并在来年生下了女儿,也就是陆小曼。吴德能虽然对此知情,但从家庭、仕途角度考虑,选择了与陆小曼母女保持距离。

    吴德能的老婆,也就是杜月娥的姐姐英年早逝后,他也动过与陆小曼的妈妈重归于好的念头,并暗地里付诸实施。然而,时过境迁,物是人非。陆小曼的妈妈虽不记恨吴德能骗取了她的贞操并让她未婚先孕,但对吴德能后来的冷漠无情一直耿耿于怀。她坚决果断地拒绝了吴德能的非分之想,也没有告诉陆小曼吴德能是她亲生父亲的事实。

    就在去年,陆小曼的妈妈因病去世。去世之前,她终于告诉了陆小曼事情的真相,并希望女儿在遇到困难时可以找吴德能。

    陆小曼对吴德能这个亲生父亲并无感情,但为了丈夫的仕途,也为了自己能够体面地生活,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找他。

    吴德能对陆小曼愧疚太多,因此对她是有求必应,就这样,陆小曼和丈夫方大同仕途上都有进步。

    吴德能毕竟是政府官员,而且还有不小的政治野心,自然不会向外人说出陆小曼是他亲生女儿的事实,在公众诚,他就说陆小曼是他的干女儿。虽然有无数双质疑的眼睛,但吴德能就是不解释。他知道,这种事越描越黑,干脆听之任之。

    在当今社会,很多人认为干女儿是小情人的同义词,因此,人们都以为陆小曼是吴德能的小情人。甚至连吴德能的儿子吴明也想当然地认为陆小曼是他父亲的小情人。

    对于父亲拥有的这个尤物小情人,吴明心里也痒痒的,也想打她的主意,并时不时地借机揩油,但每次都遭受到陆小曼的严厉训斥。吴明要是知道自己一直觊觎的美人是自己的亲姐姐,恐怕脑子都会爆炸的。

    “姐夫,你看你多花心,吃着碗里的,还望着锅里的。我姐姐当年那么漂亮,你还不知足,还在外面花天酒地。”在得知陆小曼原来是吴德能的亲生女儿后,杜月娥的醋意减轻了许多。

    吴德能哈哈大笑道:“男人花心,女人就不花心?你有老公,还不一样和我上了床?”

    杜月娥轻轻地捣了吴德能一拳头,娇声道:“你这个负心郎!我们第一次明明是你使用暴力的,好不好?哼,当初就不应该那么心软,应该告你强奸,将你送进大牢里!”

    吴德能用手抚摸杜月娥丰满光滑的大腿,坏笑道:“古人就说,小姨子的半边屁股是姐夫的。我对你好,似乎也不为过吧?没有我,你能有今天幸福的生活?好啦,不说这些了。现在,我又有反应了,来,再让我爽一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