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

    一走出胡若曦的办公室,钱三运就小声埋怨叶倾城:“来了怎么也不提前和我说一声?”

    叶倾城嬉笑道:“不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吗?”

    钱三运轻声嘀咕了一句:“我看不是惊喜,是惊吓!”

    叶倾城一听,连忙问:“三运,怎么了?我怎么惊吓你了?”

    钱三运摆摆手,说:“算了,算了,不谈这个话题了。”

    叶倾城撅着嘴,说:“三运,怎么对我一直不冷不热的啊?是不是很讨厌我?”

    听叶倾城这么一说,钱三运顿时就心软了,忙解释道:“最近工作上遇到一些烦心事,心情不太好。”

    听钱三运这么一说,叶倾城就来了精神,劝慰道:“三运,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不能将工作中遇到的麻烦事及坏心情带到生活中来,不然,人会很累的。有什么烦心事,可以说出来吗?也许,我会替你分忧的。”

    钱三运微微一笑,道:“你替我分忧?”

    “三运,瞧不起人?别忘了,我的爸爸可是正处级干部!只要不是违法乱纪的事,我只要找爸爸,他都会想方设法帮我解决的。”

    钱三运心中大喜。当胡若曦说出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吴晓天是叶蓝天的同学时,他就产生了为她分忧的想法。

    胡若曦虽然和叶蓝天熟,但是,为了幼儿园食材检测的事找叶蓝天显然是小题大做。

    再说,如果真的通过拐弯抹角的关系找到吴晓天,传出去也不好听。哪有一县之长通过私人关系求自己的直接下属办事,而且还是公事?胡若曦在官场浸淫多年,这点道理都不懂,又怎能在三十多岁的年龄就升到县长的职位?

    本来,钱三运还在想着如何通过叶倾城这层关系找到叶蓝天,现在倒好,叶倾城竟然主动提及要为自己分忧,真是一场及时雨啊。

    “倾城,暂时不谈工作上的事。现在说说晚上我们吃点什么?”钱三运在为自己利用叶倾城感到羞愧,便想着弥补她。

    “三运,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叶倾城扬起脸,深情凝视着钱三运。

    实事求是地说,叶倾城的长相不算特别漂亮,但是,她最大的长处就是会打扮。今天的叶倾城,浅蓝色的背带裤搭配黑色打底长袖,再配上尖头平底鞋,活泼中不失女人味。这样的女孩,走在大街上,虽然不像杨可欣那样夺人眼球,但是也有很高的回头率的。

    “不知道。莫非是你生日?”

    “老公,你太聪明了!一下子就猜中了!”叶倾城欢呼雀跃起来。

    “生日快乐啊。”

    “老公,本来我是准备上午从江州赶回来的,但敲有台手术,走不开。所以,就下午赶回来了。我的朋友想为我在江州庆生,我硬是没同意,我说要和我男朋友一起过。对了,老公,我的很多朋友都想见你呢。”

    “想见我?”钱三运有些惊讶。

    “是啊,她们看了你的照片,说真的很帅,我说,他本人比现实中还帅呢。”

    钱三运苦笑道:“我如果长得不帅,你还会这么追我吗?”

    “我说真话啊,如果你本来就不帅,我可能不会爱你的;但是,这是个伪命题,现在的你,哪怕突然变成丑八怪,我也会爱你的,因为你的相貌、人品、性格甚至一切都浑然融为一体,密不可分。”

    晚餐地点选择在县城的一家特色老鹅馆。这是钱三运第二次来这家老鹅馆了,上一次是县政府办副主任刘传坤请他来的。这里的特色菜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两人在老鹅馆的一个小包厢坐下。叶倾城埋头看菜单时,钱三运从门缝中看到过道里正走过几个熟悉的身影:县教育局局长侯登县、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吴晓天,还有几个他不认识的男人,以及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

    钱三运心中大惊:侯登县真的下手了,而且看来成效初显,至少将吴晓天请来了。一旦吴晓天在食材检测报告上做手脚,那就对胡若曦太不利了。还有,那个漂亮的女孩会不会就是胡业山所说的侯登县的小情人、在县医院当护士的项霜菲?

    叶倾城一抬头,见钱三运神色凝重地透着门缝向外张望,连忙问:“三运,怎么啦?”

    “倾城,我看到几个熟人。”

    “三运,我看你神色紧张,那几个人是干什么的?”叶倾城关切地问。

    钱三运挥手示意叶倾城过来,小声道:“倾城,看那个女孩,认识吗?”

    叶倾城从门缝里探出头,看了一眼那个刚走过去的漂亮女孩的侧影,说:“认识啊。是我在县医院的同事项霜菲。怎么了?难道你认识她?”

    “不认识。”钱三运实话实说。

    “不认识?不可能吧?刚才你还说碰到几个熟人,而且神色紧张,不会是你想追项霜菲,又怕她发现我们在一起吧?”叶倾城用手轻轻地椅钱三运的胳膊,用哀求的语气说,“老公,你就说说嘛,到底和项霜菲发展到哪一步了?”

    “倾城,什么发展到哪一步?”钱三运哭笑不得,“你真会胡思乱想!我都不认识项霜菲,又怎么可能和她发展什么关系呢?”

    “你不认识她,又怎么会让我辨认是不是她呢?”叶倾城打破砂锅问到底。

    钱三运回到座位上,笑道:“我是猜测的。”

    叶倾城显然对钱三运的回答不满意,低着头,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那模样楚楚动人,与以往活泼开朗的个性判若两人。

    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叶倾城对钱三运用情至深。

    钱三运动了情,凑近叶倾城的身边,柔声说:“倾城,我真的没有骗你。我猜测那个女孩是你们医院的,要不,我来说说我的理由?”

    叶倾城忽然一头扎进钱三运的怀里,说:“三运,我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好吗?没有你,我会死的!”

    钱三运深情地用手轻轻摩挲叶倾城乌黑柔顺的长发,轻声说:“傻丫头,怎么会呢?”

    钱三运简明扼要地将金色童年幼儿园的孩子家长上访、侯登县包养小情人项霜菲及大闹会场、侯登县拉拢吴晓天的事说了,并特别说道:“幼儿园违规使用不合格、不安全食材,给幼儿身心健康带来很大的损害。然而,有些人为了个人私利,竟然想掩盖事实真相,混淆视听。如果对此听之任之,伤害的会是更多无辜的群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