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

    叶倾城听后,义愤填膺,呼啦一声站了起来,“三运,我现在就去找吴晓天叔叔,他怎么与侯登县这种人同流合污呢?”

    钱三运慌忙将叶倾城拉下,“倾城,现在吴晓天与侯登县在一起吃饭,你贸然找他,并不合适。别急,我们来想想办法。”

    “要不,我现在打电话给我爸爸,让我爸爸出面?我爸爸和吴晓天叔叔是同学,他们关系可好呢。”

    钱三运试探着问:“倾城,为这事惊动你爸爸,合适吗?”

    “我觉得合适,因为我们的出发点是好的,只要是好事,爸爸都会支持我们的。其实啊,我和吴叔叔也很熟,吴叔叔的儿子以前一直想追我,可我就是不喜欢他。”

    钱三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难道吴晓天的儿子不帅?”

    叶倾城摇摇头,道:“那也不是,长得也很帅。可是,我觉得他像那种奶油小生,没有男子汉的气概,总之,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就喜欢你这种既帅气又硬朗的男孩。所以,我在第一次见到你时,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你。我有时甚至想,如果你不爱我了,我活着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可是,我又不能死,死太自私,是对父母亲的不公平。如果你不爱我了,我就去庙里当尼姑,敲敲木鱼,念念经文,了此残生。”

    叶倾城的一番肺腑之言,让钱三运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撼。从几何时起,他就在思考着爱与被爱的话题。选自己所爱,爱自己所选,自己所选爱自己,固然是人生一大美事。

    然而,很多时候,人却要面临这样的抉择:我爱的人并不爱我或者心已有所属,爱我的人我又不爱或者不是我的最爱。

    如何抉择,这的确是一个难题。

    就在今晚,在听了叶倾城的真情流露后,钱三运似乎已经有了答案:那就是与其等待一个不太可能的结局,比如柳月儿、杨可欣,不如敞开胸怀接纳一个对自己一往情深的女孩,比如叶倾城。

    一见钟情固然并不少见,但爱情的培养更需要时间。

    钱三运轻轻将叶倾城搂在怀里,深情地说:“倾城,其实呢,你在我眼里,是个很不错的女孩。以后呢,可不许这样胡思乱想,否则我会不快乐的。”

    叶倾城转忧为喜,说:“好的,三运,我以后绝口不提这种消极的话题。”

    叶倾城顿了顿,接着说:“老公,我可以和你商量件事吗?”

    钱三运淡然一笑,道:“商量?怎么这么客气?”

    叶倾城突然在钱三运脸上吧嗒亲了一口,娇声道:“这叫相敬如宾,懂吗?”

    “懂了。你说说吧,和我商量什么事?”

    “我想现在打个电话给吴叔叔的儿子,让他向吴叔叔施压,这叫走曲线救国道路。”

    “这是好事,是替我排忧解难,哪需要商量啊。”

    “吴叔叔的儿子一直追我,可我就是对他没有感觉。我现在当着你的面打电话给他,就是怕你吃醋啊。”

    钱三运笑道:“以为我是醋坛子啊?”

    叶倾城笑吟吟地说:“其实啊,我心里其实也很矛盾,既怕你吃醋,又希望你吃醋。你吃醋,表明你很在乎我,心里有我;如果我和别的男孩亲热,你都无动于衷,那就说明我在你心目中可有可无。”

    钱三运笑而不语,心里却波涛骇浪。这个叶倾城,对自己太迷恋了。这是好事,也是坏事。有个女孩如此深爱自己,自然求之不得;可是,自己天生就是多情种,虽然不是见一个爱一个,但也不乏红颜知己。如果有一天,自己又爱上了别的女孩,对叶倾城是不是一种巨大的伤害?

    侯登县今天晚上将吴晓天请到饭桌,着实下了一番功夫。

    侯登县虽然与吴晓天相识,但并未建立起个人友谊。再说,吴晓天所在的县食药监局是垂直管理单位,受地方政府的影响较小。

    得到吴德能的面授机宜后,侯登县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初步打探出吴晓天的个人爱好:爱收藏玉石。

    侯登县拨通吴晓天的电话,开门见山地说自己有块朋友送的和田玉,请吴晓天帮忙鉴定真伪。

    吴晓天本来不喜欢侯登县这个人,但他是个玉石迷,一听到玉石这个字眼,浑身就来劲。对于侯登县的邀请,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侯登县并不收藏玉石,他最大的爱好是赌博和女人。这块和田玉是一所中学的校长从新疆旅游带回来送给他的,侯登县收下后就搁在家里,也不去管它。没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吴晓天答应赴约,侯登县很高兴,找了几个亲信作陪,为了掩人耳目,他特意将就餐地点安排在位于城乡结合部的老鹅馆。老鹅馆虽然不高端大气上档次,但菜肴非常有特色。对于经常大鱼大肉的人来说,这样的特色菜肴更能吸引人。

    同其他官员玩女人习惯于遮遮掩掩不同的是,侯登县高调得多,经常带着各式各样的女人出席各种宴会。在他看来,这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今晚侯登县带的女人就是县医院的美女肖士项霜菲。项霜菲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外加大长腿、**大、屁股翘,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妖精。

    一走进包厢,吴晓天就拿起随身携带的小电筒和放大镜,将那块和田玉看了又看,摸了又摸。慢慢地,吴晓天的脸色由晴转阴。侯登县会察言观色,猜测这块玉石价值不是很高。

    果然,吴晓天将玉石往桌前一推,不满地说:“这块玉虽然也是河田出产,但品相不好,市场价也就值几百元。一块品质好的和田玉,应具备以下几个特征:体如凝脂、精光内蕴、质厚温润、坚硬细密,而这块玉石并不具备这些。”

    侯登县破口大骂:“马拉戈壁,竟然拿赝品糊弄我,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项霜菲媚眼如丝,娇声道:“吴局长,你的爱好可真高雅啊。”

    吴晓天打量着面前的尤物,哈哈大笑道:“其实,我也是个大俗人啊。”

    侯登县这只老狐狸,一眼就看出吴晓天除了爱好收藏玉石外,还喜欢美女。这也难怪,世上有几个男人不喜欢美女,特别是像项霜菲这样的尤物?

    侯登县隐隐有些担心:如果吴晓天惦记起自己的这个小情人,那可如何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