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

    吴晓天与项霜菲聊得火热,侯登县虽然心里很不是滋味,表面上却赔着笑脸,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神色。

    酒宴上,在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间,侯登县觉得火候已到,说:“吴局长,由于被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抹黑,金色童年幼儿园最近陷入了信任危机,导致不明真相的孩子家长聚众上访,这严重影响了安定和谐的社会大局,县领导对此大为光火。作为教育主管部门,我们严格加强民办教育监管……”

    这时候,吴晓天的手机响了,一看,原来是儿子吴国庆打来的。

    吴晓天做了个手掌下压的动作,说:“侯局,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爸爸,你现在是不是和教育局局长侯登县在老鹅馆吃饭?”吴国庆开门见山地问。

    吴晓天一愣,问:“国庆,你也在老鹅馆,看到我了?”

    “不是,我在云川呢。爸,说话方便吗?”

    吴晓天起身站了起来,说:“国庆,我出来说话。”

    吴晓天走出了包厢,躲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压低声音说:“国庆,有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是不是谈女朋友了?”

    “爸,这事很重要。我问你啊,金色童年幼儿园食堂食材检验报告出来了吗?”

    “国庆,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谁告诉你的?”吴晓天一惊。

    “爸,金色童年幼儿园为了节约成本,不顾幼儿健康,使用伪劣变质食材,简直是丧尽天良啊!爸,你可不能昧着良心,出具虚假检验报告,否则,不仅孩子家长不答应,我也不答应n登县不是好人,你少和他掺和在一起。”

    “放肆!怎么跟我说话的!”吴晓天很诧异,这个儿子从小乖巧,说话都温声细语的,今天怎么如此反常?

    “爸,我该说的都说到了,怎么做,你心里有数。还有,我提醒你,不要玩那些玉石了,别人送你玉石,你收下了,那叫雅贿——”

    吴晓天打断了儿子:“国庆,你在云川,谁告诉你这些的?”

    “爸,本来我不想说,但你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是倾城。倾城刚才打电话给我了。”

    吴晓天又是一惊:“倾城?她让你打电话给我的吗?你现在和倾城又好上了?”

    “爸,倾城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是你的事。再说了,这事对你来说其实很简单,什么也不用做就可以了,我就怕你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诱惑了,做了不应该做的事。爸,如果这事处理不好,使我丧失了与倾城和好的机会,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吴晓天摇了摇头,长叹道:“傻孩子,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为什么偏偏就一根筋呢?倾城对你没感觉,你和她不会有结果的。”

    “爸,你怎么知道我和倾城就没有结果?就算倾城现在对我没感觉,我也绝不会放弃的。我的心里只有倾城,其他再美丽的女孩我看都不会看一眼的。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

    “好了,国庆。爸祝你好运吧。”

    挂断电话后,吴晓天喃喃自语:看样子,我是要得罪某些人了。

    老鹅馆的菜肴色香味俱全,叶倾城尝了一口,赞不绝口。

    点燃生日蜡烛后,钱三运唱起了生日快乐歌。

    “三运,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单独和一个男人过生日,希望未来的每一个生日都能有你相伴。”叶倾城含情脉脉地凝视着身边的如意郎君。

    钱三运心里一热,面前的女孩虽然不是他特别喜欢的类型,但是,她对他的痴迷程度并不亚于当时的柳月儿。一想到不知所踪的柳月儿,钱三运的心里就隐隐作痛。

    “三运,怎么不说话,在想什么呢?”叶倾城的爱情表白没有得到回应,心有不甘地问。

    “倾城,你是个好女孩,我也知道你对我好,可是——”钱三运欲言又止。

    叶倾城的心猛地一沉,难道钱三运的下句就是要婉拒她的爱吗?

    “可是什么?”叶倾城心神不定地望着钱三运。

    “可是,你对我了解多少呢?”钱三运本来就没想拒绝叶倾城,再说了,就是想拒绝,见了叶倾城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他也于心不忍。

    叶倾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还好,只要他没有当面拒绝我的爱,我就有机会。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会尽百倍努力;即使没有希望,我也会尽百倍努力。爱情之路哪有一帆风顺的事?

    叶倾城是个口齿伶俐的姑娘,针对钱三运的问题,她一口气说了一大堆。

    钱三运默默地听着,最后说:“说了这么多,都是说我的优点。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任何人都不能例外,能说说我的缺点吗?”

    叶倾城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实在没有发现你有什么缺点,即使有,对我来说,也是优点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我认为我最大的缺点就是花心,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

    钱三运打开天窗说亮话,就是想给叶倾城泼泼冷水,提提醒,通俗点说,就是丑话说在前头。

    叶倾城不以为然地说:“男人有几个不花心的呢?我的观点是,不管男人女人,在结婚之前可以花心点,但结婚之后,就得对自己的另一半负责,不能再为所欲为了。”

    叶倾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话语有些歧义,怕钱三运产生不必要的误解,补充道:“三运,你可别想歪了,我可是不折不扣的处女呢。”

    叶倾城说这话时,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羞涩,就像是说一句极其轻松平常的话。这倒也符合她大大咧咧的性格。

    钱三运微笑不语,心里却在浮想联翩:别看我与几个女人有了感情纠葛,夏月婵、杨小琴、江曼婷、杨可欣、孙幼怡、柳月儿,都毫无例外地不是处女,别说,我还真的想尝尝处女的滋味呢。

    “三运,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叶倾城见钱三运不说话,急了,“你如果不相信,我晚上就验证给你看!”

    钱三运揣着明白装糊涂,直勾勾地看着叶倾城,“你倒是说说看,怎么个验证法?”

    叶倾城用粉拳轻轻擂了钱三运一下,一头扎进钱三运的怀里,喃喃道:“老公,你好坏哦。”

    钱三运搂着怀里的软玉温香,一股燥热从小腹部徐徐升起。钱三运的手温柔地摩挲叶倾城的香肩,叶倾城闭上双眼,似乎在等待那神圣一刻的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