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

    王石在的讲述戛然而止,钱三运意犹未尽,问:“怎么不说了?”

    王石在笑着说:“钱主任,是不是听上瘾了?”

    钱三运也不隐瞒:“你是在现场开阔眼界,我则是在听你的叙说,也想开开眼界嘛。”

    王石在说:“其实昨晚我也只旁观了三个节目,后来还有哪些节目,我就不太清楚了,因为我提前走了。”

    “你说你自始自终没有参加那些娱乐项目,只是选择当一个旁观者,这一点我还能相信,但你说提前走了,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钱主任,连你都不信我啊。”王石在一本正经地说,“我如果骗你,立马变成太监!我选择提前走,一是觉得后面游戏的尺度越来越大,自己承受不了;二是怕自己一时糊涂,酿成大错。这种事是可大可小的,真要追究下来,是犯罪行为,是要坐牢的,而嫖娼不同,嫖娼最多也就是违法行为。有你为我撑腰,违法行为其实也不是个什么事儿;三是我还惦记着酒店房间那些漂亮的美女呢。与其在这里当看客,不如去酒店房间真刀实枪地干一仗。我离开这里后,随即去了酒店房间,与一个美女玩了个把小时,那才真叫爽呢。这美女说她是空姐兼职,我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不过,我有她的联系方式,你如果感兴趣,我可以给你。”

    “我对这个不感兴趣。王石在,发现你越来越堕落了。”

    “好吧,我承认你比我高尚,不像我这么堕落,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钱主任,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你总该相信我没有说谎吧?”

    钱三运坏笑道:“你如果将第三个游戏项目描述一下,我就选择相信你。”

    王石在哈哈大笑道:“说了半天,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原来还想接着听啊。好吧,我来简要说说第三个游戏项目的玩法吧。这个游戏叫愤怒的小鸟。五个美女张开腿坐在地上,排成一排,相互间隔半米。男人们依次来,他们的蛋蛋上都戴个专门的皮套,用粗橡皮筋扯着,一头固定在沙发底下。他们与每个女人不得不少于五分钟,坚持不了就认输。男人们在与前面两个女人交锋时,疼痛还能忍受,后面几个女人由于距离越来越远,蛋儿勒得很疼,他们狂呼乱叫,女人们则笑弯了腰。”

    钱三运道:“这些人真会玩。王石在,你在关键时刻抵制了诱惑,没有犯更大的错误。不过,我感觉你今晚是立了大功的,获取了很多有价值的线索。比如,吴明与乔峰关系非常密切,乔峰以捐资助学之名祸害了不少幼女,乔峰组织如此疯狂的派对,等等。以后,你要在保护自己的前提下,争锐得吴明的绝对信任,掌握他和乔峰更多的涉嫌违法犯罪的线索。”

    “钱主任,我立了这么大功,你拿什么犒赏我?”

    “你立了大功,是为民除害,最该犒赏你的是青山县的老百姓!要不这样吧,下次你去江州找那个空姐兼职,费用由我来买单。”

    “说实在的,如果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关系,我倒是宁愿选择跟在吴明后面,吃香的喝辣的,还有美女玩。”

    钱三运接过王石在的话茬:“还有十四五岁的幼女玩。”

    王石在摇头道:“你又在取笑我了。我王石在有些堕落不假,但还没堕落到侵害未成年少女的地步。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这是一个掌握乔峰侵害幼女证据的大好机会。”

    “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想到这个问题了。王石在,下次吴明请你玩学生妹,你就将计就计,私下里接触这个女生,设法了解这个女生是自愿堕落还是有人逼迫,如果有人逼迫,是何人所为,通过什么手段。乔峰在青山县祸害百姓多年,干了很多坏事,腐蚀拉拢了一批干部当他的保护伞。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总有一天,他会受到正义的惩罚的。”

    金色童年幼儿园食堂食材检测报告已正式出炉,检测结果为不合格。是“不合格”而不是“不安全”,不知本来就是如此,还是吴晓天适当照顾了吴德能的面子。

    胡若曦将检测报告递给钱三运,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有了这份检测报告,我们就有了处罚金色童年幼儿园、处分侯登县的依据。当时我还担心,吴晓天会不会出虚假的检测报告,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当天散会后我打给他的电话也起了一定作用。”

    钱三运心里想,要不是我利用叶倾城的关系找到了吴晓天,现在的检测报告很可能不是这个结果,但是,他没有说出其中的是非曲折,这一方面是照顾了胡若曦的面子,另一方面,他也没想着要邀功请赏,于是附和道:“是啊,第一回合我们赢了,但吴德能势力很大,想要处罚、处理人,阻力应该很大的。”

    胡若曦点点头,说:“是的,这一点我早就考虑到了。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明天要开县委常委会,会上将研究一批重大事项,包括干部调整事项。下午,将召开五人小组会议,提前就明天的议题进行酝酿,我会努力争取一个好的结果的。”

    钱三运道:“我在想,让金色童年幼儿园停止办学、免去侯登县的教育局局长职务,如果能争取到一样,我们就算成功了。”

    胡若曦莞尔一笑,说:“三运,怎么就那么不自信呢?官场的艺术就是斗争与妥协的艺术。参加五人小组的是县委书记王连全、我、县委副书记周海洋、县委常委、组织部长陈官山以及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王闽。这几个人当中,周海洋是中间派,从不参与站队,和我关系也还好,上午他还来了我的办公室,和我就一些重大人事任免交换了意见,实际上就是希望我支持他想提拔的人,作为交换,他也会支持我的。”

    胡若曦喝了一口茶,接着说:“县纪委书记王闽以前也在云川市工作,我们相识多年,关系一直很不错,可以说,在县里所有的常委当中,我最放心的就是他了。”

    钱三运问:“胡县长,组织部长陈官山会支持吗?”

    胡若曦摇头道:“陈官山是今年才接任周海洋的位置担任组织部长的,他在市委组织部工作时,就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吴德勤的亲信,而吴德勤是吴德能的弟弟,你说陈官山会支持我吗?”

    钱三运思索片刻,说:“五人小组当中,已经确定会有三票,现在的关键是争取县委书记王连全的支持,至少他不反对,毕竟他是一把手。胡县长,是这样吗?”

    胡若曦点头道:“是的。我等下就去他的办公室,就一些重大事项征求他的意见,顺便再争取他对于处理侯登县及处罚金色童年幼儿园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