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

    胡若曦每次进王连全的办公室,都发现窗帘是拉上的。即使是大白天,办公室里也是亮着灯光。心理学上说,这种人心理上或多或少都有些阴暗。

    “王书记,我向你汇报工作……”胡若曦将政府工作中的部分重大事项向王连全做了汇报。

    王连全身材高大魁梧,平时不苟言笑。当然,他的不苟言笑只是针对下属的,对于上级,他显然不是这个样子。在青山县官场,王连全的严厉是出了名的,对待下属苛刻至极,为人也很霸道。

    王连全有个重要特点,就是很少下基层调研,除了必须要开的会外,他大多数时间都泡在办公室。当然,你如果认为王连全不理政事,那就大错特错了。他耳聪目明,青山县发生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及时感知到。

    这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明朝那两位很奇葩的皇帝:嘉靖皇帝三十年不上朝,只为在西苑炼丹修道;万历皇帝为了对抗群臣,二十年拒绝上朝。他们不上朝并不代表不理朝政。

    王连全和很多大权在握的领导一样,除了恋权外,还很好色。当然,他的好色隐蔽性较强,不像某些领导,见到漂亮的女下属眼睛都会发光。

    王连全当年在省委办公厅工作时,当过某位省领导的秘书。要不是在作风问题上犯过错误,以他的人脉关系和工作能力,现在最起码是正厅级干部了。吃一堑长一智,在阴沟里翻了船后,王连全的好色收敛了很多。

    对于胡若曦这样集美丽与智慧于一身的女人,王连全第一次见到她时,心里就痒痒的。但是,王连全明白,胡若曦的背后站着市委书记郑耀明。据坊间传言,胡若曦是郑耀明的情人。王连全胆子再大,也不敢打市委书记情人的主意。

    后来,郑耀明调任省政协,再后来,传说郑耀明有经济方面的问题,有关部门正在调查他。王连全冬眠在心里的想法渐渐开始复苏,他开始以各种借口找胡若曦,试着亲近她,偶尔也说出一两句让人浮想联翩的话语。

    然而,胡若曦似乎并不买王连全的账,并刻意与他保持距离。王连全便很气恼,放任吴德能架空了她的权力,并在一些重大事项上对她使绊子,让她难以有所作为。

    今天,胡若曦主动过来汇报工作,并将姿态放得很低。王连全很满意胡若曦的表现,他是个权力欲很强的男人,胡若曦之前的那个张县长,就是因为不能正确摆正自己的位置,被他联手和吴德能做掉了,不但丢了官职,还身陷囹圄。可以说,搞官场斗争,王连全还是很有一手的。

    再说了,王连全对胡若曦是有想法的。胡若曦的主动示好,让他看到了征服这个美丽少妇的希望。当然,他心里很清楚,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特别是对付胡若曦这样的女人。必须慢慢来,一步一个脚印,切不可“操”之过急。

    王连全听完汇报后,对政府工作做出了几点重要指示。胡若曦一边听,一边在本子上记录。

    “好的,王书记,我们一定按照你的要求去办。”

    “最近一段时期,县政府做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工作,也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是,这与全县人民的期待、与市委市政府的要求还有不小的差距。”王连全别有深意地瞥了胡若曦一眼,然后说,“当然,你在工作中也承受着这样那样的阻力和压力,我暂且表个态,以后不论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全力帮你协调解决。”

    “谢谢王书记的关心和支持。”胡若曦笑脸如花。她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自然知道王连全作如此表态,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是,面对目前的困境,除了寻求他的支持,实在找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

    “对了,王书记,金色童年幼儿园食堂违规使用不合格食材,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孩子家长极为愤慨,并聚众上访。我认为,不对责任人严肃处理,不足以平民愤。”胡若曦最后抛出了这个重磅炸弹。

    “听说金色童年幼儿园是吴县长的亲戚开办的,是这么回事吗?”王连全果然消息灵通,这层关系都一清二楚。

    胡若曦故意装作非常惊讶的样子,“哦,还有这层关系?我倒是没听说过。”

    “金色童年幼儿园食堂使用不合格食材,影响很坏,必须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不能因为幼儿园是县领导亲戚就网开一面。”

    王连全边说边站了起来,踱步走到胡若曦的身边,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胡县长,如何处理相关责任人,谈谈你的看法。”

    王连全轻拍肩膀的动作虽然不太合适,但也不能说是过分。王连全五十多岁,在年龄上足足可以做胡若曦的父亲;王连全又是县委一把手,胡若曦是副书记,是她名正言顺的直接领导。

    胡若曦说:“王书记,金色童年幼儿园违规使用不合格食材事件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不严肃处理无法给孩子家长一个交代。我建议:停止金色童年幼儿园的办学资格,让公办幼儿园接手管理工作;免去负有直接领导责任的县教育局局长侯登县的职务。”

    对于胡若曦建议的处理决定,王连全显然有些惊讶。他愣了好一会儿,说:“是不是严厉了点?”

    胡若曦回答得很坚定:“王书记,你想想看,金色童年幼儿园使用霉烂变质食材给孩子们的身心健康带来严重损害,如果严格按照规定处理,他们的行为已经涉嫌违法犯罪。我倒是认为对他们的处理是轻了而不是重了。”

    王连全虽然联手吴德能将原来不听话的张县长拉下马,但是,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他之前纵容吴德能架空胡若曦的县长权力,是因为想借此报复她。而现在,这个前提已经不存在了。

    最近一段时期,吴德能独揽县政府大权,在某种程度上与王连全形成分庭抗礼之势,在很多重大问题上不向他请示、汇报,已经不将他这个县委书记放在眼里了。王连全对吴德能的成见也越来越深。现在,正好借金色童年幼儿园事件给吴德能一个下马威,既让他长长记性,又能讨好胡若曦,可谓一箭双雕。

    王连全终于下定决心:“这样吧,下午的五人小组会议你将这个问题提出来,如果大家没什么反对意见,就按你说的办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