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

    在青山县,在召开县委常委会之前,通常会召开由县委书记、县长(县委副书记)、县委专职副书记、组织部长和纪委书记参加的五人小组预备会议,就一些重大事项特别是干部调整和干部处理事项事先酝酿。

    五人小组会议的主要议题就是酝酿和沟通,不产生任何决策结果,不能代替县委常委会的集体决策。但是,五人小组会议的酝酿和沟通结果直接影响到随后召开的县委常委会。

    县委嗅议室。距离开会时间还有两分钟。

    除了县委书记王连全外,县委副书记、代县长胡若曦、县委专职副书记周海洋、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王闽以及县委常委、组织部长陈官山都已各就各位。

    胡若曦和周海洋有说有笑地闲聊着。周海洋梳了个大背头,头发上喷了摩丝,显得神采奕奕。

    王闽和陈官山也聊得火热。不了解内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一对相识多年的老友呢。其实,王闽和陈官山面和心不和,在很多重大问题上观点不一甚至完全相左。但是,在官场上就是如此,每个人都是一个演技高超的演员,在不同的诚扮演不同的角色。该笑脸相对时笑脸相对,该剑拔弩张时剑拔弩张。

    下午三点,县委书记王连全准时到达会议室。诸如此类的会议,王连全对时间的掌握精确到以秒计算。他不会迟到,但也不会早到,哪怕是一分钟。他处处维护自己作为一把手的威风和尊严,哪怕在别人看来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王连全落座后,会场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王连全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水,轻咳两声,开始讲话:“今天的五人小组会议,主要议程就是研究干部调整和干部处理事项,为明天的县委常委会做准备。我们依次进行,先研究干部调整事项。”

    王连全讲话时,县委常委、组织部长陈官山给每人发了一份干部调整草案。

    胡若曦看后,忧心忡忡。人员调整名单未见侯登县的职务变动。也就是说,如果下午未能就处理侯登县一事达成初步意见,明天的县委常委会也很难达成最终处理意见。

    这次干部调整力度很大,主要是为接下来将要举行的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提前谋划布局。干部调整问题涉及到很多人的利益,历来深受各界关注。

    如果将干部提拔任用比做一个大蛋糕,每一方都想多吃蛋糕、吃蛋糕最为精华的部分。最终每方吃多少蛋糕、吃多少蛋糕的精华部分,取决于各方的实力强弱,也取决于各方斗争与妥协的结果。

    人员调整事项事先都经过了个别酝酿,中间波折也较小。按照相关规定,干部调整酝酿不充分或分歧较大的不上县委常委会。因此,像某些官场小说中所写的,县委常委会上各方对某一干部调整事项剑拔弩张,甚至大动干戈这种极端情况是极少出现的。当然,在县委常委会上不出现这种极端情况,不代表私下里各方不互相较量,有时较量还很激烈。

    眼看人员调整建议名单研究快要结束时,王连全意味深长地瞥了胡若曦一眼,问:“对于今天的人员调整名单,如果大家没有什么不同意见,那就上明天的县委常委会集体研究决定。”

    短暂的沉默之后,王闽和胡若曦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说:“我有话要说。”

    王连全微微一笑,说:“王闽同志,你说说看。”

    王闽扬了扬手中的干部处理草案,说:“我所说的,是今天我们需要研究的第二个大的事项中的其中一个小项,也可以说是第一个大的事项的补充。众所周知,今年以来,金色童年幼儿园违规经营现象层出不穷,先是发生幼儿园教师虐待幼儿事件;前不久,食堂违规使用腐烂变质食材,经官方检测机构鉴定为不合格食材,这给众多幼儿的身心健康带来不同程度的损害,也严重扰乱了正常的办学秩序和社会稳定。建议吊销金色童年幼儿园的民办教育办学资格,并免去对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的侯登县县教育局局长的职务,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以儆效尤。”

    “我不同意!”王闽话音刚落,陈官山就明确表示反对,“民办教育是新生事物,新生事物在发展壮大过程中,可能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出了问题,加以整改是必须的,但是,决不能一棒子将其打死。”

    由于激动,陈官山脸红脖子粗的,说话语速也很快,他顿了顿,接着说,“最近几年,青山县教育局的工作可圈可点,先后获得省市多项殊荣,有些工作甚至走在了全省的前列。应该说,这些成绩的取得与侯登县的付出是分不开的。诚然,侯登县这个同志在工作方式方法上存在一些问题,但人无完人,仅就金色童年幼儿园发生的这点小事,就全盘否定了侯登县的功绩,说好听的,那就是让能干事的好干部流汗又流血,说句不好听的,那就是以近乎莫须有的罪名、为了不可告人的秘密打击干部!”

    陈官山越说越激动,唾沫星子横飞,说到最后,将桌子一拍,以仇恨的眼光瞥了王闽和胡若曦一眼,大声说:“我们组织部门是决不允许用这种卑鄙方式打击报复干部的!”

    陈官山有失体面的言谈方式令王连全有些不满,他用指关节敲了敲桌子,提醒道:“官山同志,不要激动嘛。王闽同志的意见未经集体研究同意前,只是他个人的观点,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发表自己的观点,但说话时尽量心平气和,同时要注意措辞。”

    王连全看了看其他的几位参会者,说:“就王闽刚才提出的意见,大家都可以谈谈自己的看法嘛。”

    一般来说,在五人小组会议以及其他的一些集体研究决策会上,每个人的表态发言都有一套约定俗成的规则,那就是级别越高的越往后发言表态,级别最高的最后发言表态。如果级别最高的先发言,会产生先入为主的效果,后面的人想发言也不好说什么了。

    王连全从来就不是一个民主的领导,在一些重大事项上,他常常先入为主,武断霸道。但今天,他却一反常态。究其原因,一是不想为这事与陈官山及其幕后的吴德能短兵相接,二来也想来个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