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

    “当然还是学生。初二学生。这小丫头长得水灵灵的,皮肤娇嫩得都能拧出水来。她长得美,又嫩又紧,真的是让人回味无穷啊。”

    “吴队长,这个小美女你已经享受过啦?”

    “那是当然。你小子不会是想玩处女吧?”

    王石在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不是,我哪敢痴心妄想啊?吴队长,像这样小的美女,玩一次得花多少钱?”

    “小王,当我是拉皮条的啊?我既然请你玩,那都是不花钱的。”

    王石在龇牙道:“不花钱,还有这等好事?”

    吴明用手指指戳戳:“小王,这等好事你又不是第一次享受了!这么快就忘了?乔主席生日那天晚上,你不也是一分钱没花,玩了一个晚上?”

    王石在赔笑道:“那是,那是。跟在吴队长后面就是有奔头!”

    吴明说:“晚上你和我共赴一个饭局,吃完饭后,我们入住金色年华大酒店。晚上八点左右,会有人将小美女送到你的房间,你可以随心所欲地玩,但时间不能超过一小时。你如果战斗力足够强,可以玩两三次。”

    王石在嬉笑道:“我怕小女孩太小,吃不消。”

    吴明道:“说的也是,这个小女孩前不久才开发的,出台次数很少,满打满算也就十来次。”

    王石在故意说:“吴队长,这个小女孩是你亲自开发的呀?真的很羡慕你啊。”

    吴明道:“狗屁!我有这等福气就好了!她是乔主席开发的。乔主席每个月都要开发一两个少女。他玩过几次后,就将她们送给其他信得过的人享用。这个女孩我也只玩过几次。”

    王石在说:“吴队长,什么时候你也开发几个处女玩玩。”

    吴明道:“又不是没玩过!其实啊,我更喜欢长相不错的良家妇女,有女人的韵味,又解风情,技巧又好。不像有的少女,躺在床上像僵尸,啥也不会,啥也不懂,不好玩。”

    王石在附和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少女太青涩,不懂得配合,不好玩。”

    晚上,王石在跟随吴明参加了一个饭局。这饭局是个小型的、也是比较私密的饭局。吴明肯带王石在参加此类饭局,说明他对王石在已经充分信任了。

    饭局是由吴明的二叔、也就是吴德能的二哥吴德勇组织的,参加饭局的还有青山县电器厂厂长路民生。

    龙有九子,各不相同。吴德勇长得高高大大、仪表堂堂,虽然是年过半百的老人,但很有风度很有气势,年轻人一定是个魅力四射的大帅哥。

    路民生个子很高,但人瘦得像一根竹竿,似乎风一吹,他就会被吹倒。不过,这个人很健谈,口如悬河,说个不停。

    在酒席上,王石在除了敬酒外,很少说话。但是,他从众人的言谈中,大致知道是在商量一件事情。

    吴德勇乘着企业改制的东风,利用自己的小聪明,再加上吴家的势力,在青山县以低价收购了几个企业。青山县贸易中心就是他成功收购的一个典范。

    最近,吴德勇又与青山县电器厂的管理层及企业改制资产评估机构合谋,准备故伎重演,以低价收购青山县电器厂,再暗地里分赃。

    然而,他们这种私分国有资产的行径被青山县电器厂会计孔富发觉。孔富有个绰号“孔夫子”,做事中规中矩,不愿意与吴德勇等人同流合污。青山县电器厂厂长路民生威逼利诱,但孔夫子不为其所动。路民生便找借口免了孔富的会计的职务,将其转岗到生产车间。

    本来孔夫子对路民生等工厂高层与吴德勇合谋私分国有资产的行径就非常不满,现在倒好,自己被打击报复,会计职务也没了,便四处上访、写举报信。

    在企业改制节骨眼上,出现孔夫子这个绊脚石,自然令吴德勇等人非常恼火。他指令路民生妥善处理此事。路民生无奈之下,将孔夫子请到自己的办公室。他先是做了一番检讨,说自己不该将孔夫子下放到车间,并承诺,只要孔夫子不再上访投诉,立刻官复原职,并且企业改制后将担任财务部部长,还可参与公司分红。

    然而,孔夫子就是孔夫子,无论路民生怎么好言相劝,他就是一根筋,一点不动心,并当着路民生的面将其大骂一顿。

    孔夫子吃了秤砣铁了心要上访举报投诉,自然让吴德勇如坐针毡。他今晚将吴明叫来,就是专门商量此事的。他说:“吴明,如何让路民生封口,你有什么好的方法?”

    吴明用手做了个砍杀的动作,说:“最好的封口方法,就是让这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孔夫子永远从地球上消失,但是,这始终是个隐患,万一将来事情败露,对大家都不好。这个人有什么不良嗜好吗?”

    吴德勇瞥了路民生一眼,问:“路厂长,孔夫子有什么不良嗜好吗?”

    路民生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孔夫子有什么不良嗜好,便说道:“孔夫子为人刻板,不爱交际,在家怕老婆,爱好看书,特别是财会方面的书籍,并考取了注册会计师。应该说,他的财会业务是很过硬的。要说他有什么不良嗜好,我仔细想了想,实在没想出来。他这个人不近女色,再漂亮的女人也不会多看一眼;也不贪财,不是自己的钱一分钱也不会要。”

    吴明犹豫半晌,说:“这的确有些难办。但是,一个人好不好色,并不看他的表相。有的人是闷骚型的,表面上一本正经,其实,是锅盖盖马桶——闷骚。一个男人,只要他性取向正常,又不存在性功能障碍,都不会对一个漂亮的女人无动于衷的。对了,你说孔夫子很怕老婆?”

    路民生点头道:“是的。他是名副其实的床头柜和妻管严。”

    吴德勇眼睛一亮,插话道:“可不可以让孔夫子的老婆做他的思想工作?”

    路民生摇头道:“这点我其实也想过并且尝试了,但没有什么效果。那婆娘我苦口婆心劝导了半天,一点效果也没有。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