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

    王石在关上房门。雄斜着身子坐在床上,不敢正眼看他。

    “你叫雄?”王石在盯着她问。

    雄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看着我!”王石在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雄扬起那张粉雕玉琢的脸。她眼睛很大,很清澈,就像汪着一潭清泉。

    “雄不是你的真名?”王石在一手托起雄的尖下巴,凝视着这张美丽娇嫩、洁白无瑕的脸。

    “小娟说雄是我的艺名。我的真名叫张馨雨。”

    “张-馨-雨,名字不错。你今年多大了?”

    张馨雨低声道:“虚岁十五岁,周岁十四岁零四个月。”

    “读初中几年级了?”

    “初中二年级。”

    “哪所学校?”

    “神山乡初级中学。”

    “那你晚上怎么回去?”

    “晚上不回去了。”

    王石在惊讶地问:“你晚上不回家,父母亲不着急吗?”

    张馨雨摇摇头,“我的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我的爸爸常年在外打工,他身体不好,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多少钱。我还有一个弟弟,是个聋哑人,也不上学,在家由爷爷带着,我的奶奶也去世多年了。”

    “你晚上不回家,住在什么地方呢?”

    “住在小娟那里。小娟在城里租了一套房。”

    “小娟租的房子有多大?就你和她住吗?”

    “两室一厅。我只是在来县城时,才偶尔在她那住。有时,我也看到别的女孩在那房子里住。比如,今天晚上小丽也住在她那里。”

    王石在问:“小丽就是今晚陪吴队的那个?也是小娟带来的?”

    张馨雨乖巧地说:“是的。今晚就我和小丽。”

    “你这么小,为什么不好好学习呢?”

    “我一直在好好学习呀。我的学习成绩在学校挺好的。”

    王石在很惊讶,问:“你成绩挺好的,为什么做这事,被逼迫的还是自愿的?”

    张馨雨低垂着头,眼泪在眼眶打着转,轻声说:“做这事并非我所愿,可是,我又不得不做。”

    王石在劝慰道:“小妹妹,能说说你的过去吗?说实在的,我很想听。”

    张馨雨发现面前这个瘦弱的男人有点与众不同,他喜欢打听她的个人情况,态度很和蔼,眼神中并没有流露出太多淫邪的光。不像有的男人,见了她就动手动脚的。她和他单独在一个房间这么长时间,他最出格的举动是摸了一下她的下巴。换成别的男人,早就粗暴地剥掉她的衣服,急不可耐地与她干那种肮脏的事了。

    张馨雨胆子似乎大了点,她扬起那张粉雕玉琢的脸,看着王石在,问:“你也是警察吗?”

    王石在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警察?”

    张馨雨说:“那个吴队就是警察,我猜测你也是警察。”

    王石在淡淡一笑,道:“你猜对了,我是警察。”

    张馨雨说:“感觉你和他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

    张馨雨欲言又止,“反正就是不一样,也许,你更像我心目中的警察吧。”

    王石在哈哈大笑道:“馨雨,我好像听懂你的意思了。你是说你心目中的警察是抓坏人的,但有一天,你突然发现,有的警察竟然比坏人还坏。是吗?”

    “大概是吧。感觉你像个好人。”

    王石在说:“小妹妹,你不要怕,我本来就是好人。别说你不想做那种肮脏的事,就是你愿意,我也不可能和你做那种肮脏的事。”

    张馨雨懵懂地点了点头,忽然说:“叔叔,我看你是个好人,你也说你是个好人,能不能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能不能帮我要回我第一次和乔主席做那事的照片?”

    王石在听吴明说过,张馨雨的第一次给了乔峰,但具体过程并不清楚,可能吴明也不清楚。现在听张馨雨这么一说,乔峰好像在采阴补阳过程中拍了照片。

    “除了乔主席,还有没有人拍了那种不能外传的照片?”

    “没有了。”

    “还有哪些男人与你那个了?”王石在实在说不出那几个字,便以“那个”代替。

    “其实,并没有几个男人碰过我。乔主席碰过我几次,那个吴队碰过我几次,还有一个男人碰过我一次,你算是第四个。”

    王石在哑然失笑:“可我并没有对你动手动脚,而且,我也没打算对你怎样啊。”

    张馨雨红着脸说:“那我说错了。如果你要碰我,我也不会不同意的,反正就那样了,多一个人少一个人碰我,多一次少一次,也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你还是说说那照片的事吧。谢谢你如此信任我,其实啊,要蓉那些照片,摆脱某些人的控制,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不过,有一个条件。”王石在故意卖了个关子。

    “什么条件?只要你帮我蓉照片,摆脱小娟对我的控制,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张馨雨眼睛一亮。

    “其实,也很简单。我的条件是:原原本本说出事情的经过,并严格保密。我们今天的谈话不能和任何第三人说,能做到吗?”

    张馨雨见王石在开出的条件如此简单,便一口答应了:“我保证能够做到。”

    “那好,那你现在就说说事情的经过吧,越详细越好。”

    张馨雨将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一五一十地说了。

    张馨雨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母亲早逝,父亲体弱多病,还有一个残疾的弟弟。为了养家糊口,父亲常年在外打工,虽然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几个钱。

    张馨雨学习很刻苦,成绩一向名列前茅。她还有个爱好,就是画画。没有名师指点,也没有画笔什么的,她就因陋就简,在草稿纸上画画,在地上画画。由于她有画画的天赋,所以,经过勤学苦练,她的画画得很好,班级的美术课上,她的画常常被老师拿出来展览。学校举办的各类书画比赛,她每次都能获奖。

    两个多月前,在课间休息时,初三年级的一个女生找到了她。这个女生不爱学习,整天和社会上一些社会青年鬼混。她说:馨雨,你知道吗?县里有个助学基金会,专门对家庭贫困的农村孩子发放助学补助,每学期不少于五百元,性质类似于希望工程和春蕾计划。流程也很简单,只要申请通过就行。我有个表姐的父亲就在那个基金会工作,我可以帮你申请。由于是熟人,我可以让她先帮你弄到这笔补助,然后再补办申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