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章
    ,!

    钱三运在出租屋等待王石在和张馨雨的到来时,接听了一个来自江州的电话。

    电话是胡长发的老婆叶莺莺打来的。叶莺莺说,最近媛媛情绪有些低落,有时坐在床上不言不语,也不太愿意外出散心,作为一位母亲,她很着急,害怕女儿这样下去,精神上会出问题。

    叶莺莺还说,希望钱三运在方便的时候能来江州陪陪媛媛,实在走不开,最好隔三差五打个电话给媛媛。现在,胡长发不知所踪,除了妈妈,媛媛最信任的人就是他了。

    挂断电话,钱三运不禁苦笑。他心里何尝不知道媛媛是在恋着他?媛媛是个美丽善良的女孩,虽然有过屈辱的过往。可是,自从与叶倾城有过实质性的关系后,他冥冥之中感觉到这个大大咧咧、特立独行的女孩有朝一日会成为他的妻子。

    正如叶倾城所说,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在结婚之前,可以花心点,但在结婚之后,就得对自己的另一半负责,不能再为所欲为了。

    但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区别是,男人大都是用下半身说话的动物,总希望占有天下所有的美女;女人则希望自己的一生中,只有一个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男人永远在她身边陪着她、呵护她。

    很明显,媛媛希望钱三运唯一喜欢的人就是她,然而,这对钱三运来说,实在是遥不可及的目标。他喜欢媛媛,这没有错,但是,让他只喜欢媛媛一个人,他根本做不到。别说是媛媛,就是口口声声叫他老公,并将贞操献给他的叶倾城,他也无法做到只爱她一个人。

    钱三运决定,等有机会去江州时,委婉地向媛媛说出,他喜欢她,但不太可能与她修成正果的。当然,以何种方式委婉地说出来,是一个令他头疼的问题。毕竟媛媛在遭受那段难以启齿的经历后,身心都很脆弱。

    眼下,只有遵照叶莺莺的要求,打个电话给媛媛,安慰她。

    正在这时,王石在带着张馨雨过来了。

    张馨雨是那种让任何男人眼前为之一亮的女孩。高挑的身材,美丽的颜容,如果精心培养,完全可以成为模特的。

    “他就是县政府办的钱主任,县长身边的一号红人。”王石在嬉皮笑脸地介绍钱三运。

    钱三运的年轻帅气远远超出张馨雨的预期。她本来以为,钱三运是个事业有成的油腻中年大叔。

    “钱主任好。”张馨雨轻声问候了一声,“我叫张馨雨,这位叔叔应该和你说了吧。”

    王石在之前打给钱三运的电话,只是说自己和一个叫张馨雨的初二女学生在一起,并没有细说,这是因为一来当时说话不方便,二来也顾及张馨雨的感受。

    “馨雨,你先看电视,我和钱主任说个事情。”在安顿好张馨雨后,王石在将钱三运拉进一间卧室里。

    “钱主任,遵照你的指示,我今天与张馨雨单独相处,并取得了她的充分信任,初步了解了乔峰一伙诱骗、摧残年幼少女的大致过程。为了让你全面掌握更多的细节,我特意将张馨雨带过来了。今晚,她就在你这过夜。”王石在呵呵笑了几声,开玩笑道,“今晚,张馨雨就是你的了。”

    “王石在,别说不正经的。我问你,你与张馨雨单独相处时,有没有和她干那事?”

    王石在摇头道:“钱主任,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虽然好那一口,但是良心未泯,怎么会干那种丧尽天良的事?”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你王石在都能抵制住诱惑,守得住底线,我钱三运又怎么会乘人之危,做出那种只有禽兽才会做的事?”

    王石在咧着嘴笑:“我刚才是说着玩的。我和张馨雨单独相处时,初步了解了她遭受侵害的过程,考虑到她的感受,我现在说下我所了解到的情况。有遗漏和不完整的地方,等下你私下再问她。”

    王石在详略得当地将张馨雨告诉他的说了一遍。钱三运问:“有没有嘱咐张馨雨,让她严格保密?千万不能将今晚的事告诉任何人,否则,不仅我们前功尽弃,她也会有人身危险。乔峰那伙人穷凶极恶,什么坏事都可能做得出来的。”

    王石在点头道:“是的,一旦泄露风声,我们就功亏一篑了。乔峰也不会放过张馨雨的。等下我和张馨雨说清利害关系,一定要让她守口如瓶,而且,让她和小娟等人打交道时千万不要留下破绽,免得让她们产生怀疑。”

    钱三运说:“好的,你现在就去和她说。还有,你现在已经取得了吴明的充分信任,今后与我联系时要慎之又慎。我准备抽个时间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甘日新商量此事,毕竟他是名老刑警,实战经验非常丰富。等时机成熟时我再当面向胡县长汇报此事。乔峰一伙在青山县盘踞多年,耳目很多,又有保护伞,在没有掌握充分证据之前,决不能打草惊蛇。”

    王石在说:“所言极是。等下我和张馨雨交代几句后,我就立刻离开这里。”

    王石在走出了卧室,和张馨雨说话去了。钱三运关上房门,抽空给胡媛媛打了个电话。

    钱三运的电话比灵丹妙药都管用,胡媛媛低落的情绪顿时高涨起来,在电话中,她三运哥叫个不停,还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三运哥,什么时候来江州?我想你了。”媛媛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

    “媛媛,你三运哥现在工作很忙,等我有空了,一定过去看你。”

    “三运哥,最近一段时间,你都很少主动打电话给我了,以后可以经常打电话给我吗?”

    “可以啊,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啊?”

    “你在家必须开开心心的,还有,要听妈妈的话。”

    “三运哥,是不是妈妈告诉你我不开心的?我没有不开心啊,我只是不想说话而已,我不说话时,是在想你呢,我不想在想你时被人打扰,包括我亲爱的妈妈。妈妈可能误解我了,等下我和妈妈解释下。三运哥,你的要求我保证能够做到,要不然请妈妈监督我,好吗?”

    “好的,媛媛,我相信你。情绪是会感染的,你心情好,我心情就好;你如果不开心,我也开心不起来。所以啊,我也希望你每次都能给我带来好的心情。”

    与胡媛媛煲了很长的电话粥后,钱三运走出卧室,不见了王石在的身影,估计早就走了。张馨雨依靠在沙发上,用一只手拖着下巴,似乎在想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