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章
    这几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人忽然一下子跪倒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口中念念有词:青天大老爷,你可为我们做主啊。

    钱三运这才看清了几个人的容貌。一共三个人,两个是青壮年,一个是老头,看他们的衣着,应该是附近的农民。

    原来是几个喊冤的百姓。社会发展到今天,竟然还有像古代一样拦驾喊冤的百姓,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不仅是胡若曦,陪同胡若曦调研的胡东升等当地官员也感到非常意外。胡东升顿时头大,县长刚下车就遇到喊冤的,肯定惹县长不快了。他和几个乡政府的官员手忙脚乱地将这几个百姓从地上拉了起来,吆喝道:“干什么的?你们如果有什么冤情可以通过正常渠道反映,跪在这里能解决问题吗?”

    胡若曦将胡东升等人制止住了,她走到这几个喊冤百姓的面前,亲切地问:“你们有什么冤情吗?”

    其中的一个男青年卷起上身的衣服,那里伤痕累累,他的眼里噙着泪水,哽咽道:“县长大人,你看我身上的伤痕,都是被坏人打的。都知道青山县来了个女青天,你可为我做主啊。”

    胡若曦心平气和地说:“我是政府官员,是人民的公仆,哪是什么女青天啊。你说你被坏人打了,为什么不向公安部门报案呢?”

    男青年的眼神有些躲闪,他下意识地扫视了周围的人群,欲言又止。钱三运从男青年慌乱的眼神中,敏锐地捕捉到,男青年应该有什么话不方便当着众人的面说,便试探着问:“是不是不方便说?”

    男青年点点头。

    胡若曦当机立断,吩咐胡东升:这样吧,胡书记,你和麻油厂联系下,我们先借用厂里的办公室用一下,然后再开始今天的调研。

    胡东升说,没问题,这是小事一桩。

    胡若曦点点头,转而对那个喊冤的男青年说:“这样吧,你随我来,我们私下谈。对了,和你一道喊冤的那两个人与你是什么关系?”

    男青年用手指了指身旁一个年龄比他大的男人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说:“他们两人,一个是我的哥哥,一个是我的爸爸。”

    胡若曦想了想,说:“那就让他们也一道过来吧。”

    男青年连声道谢,跟着胡若曦等人走进附近的一家麻油厂。

    胡东升已经与这家麻油厂的厂长联系过了。厂长直接将一行人引领到会议室。

    为了照顾到男青年的个人**,钱三运安排陪同人员先去会议室休息,他则和胡东升陪同胡若曦去了一间相对安静的办公室。

    男青年一家三人显然有些紧张,他们毕恭毕敬地站在一旁,心神不宁地望着胡若曦。

    为了缓解这几个人的紧张情绪,胡若曦微笑着说:“你们坐下说话吧,不要紧张。刚才在外面人多嘴杂,你们可能觉得说话不方便。现在,这里除了你们,只有三个人。”胡若曦开始向他们介绍钱三运和胡东升:“他们一个是县政府办副主任,一个是东河乡党委的胡书记。你们有什么话,放心大胆地说。”

    胡若曦的这一番话让胡东升很受用,可以看出,胡县长已经很信任他了。

    胡若曦的平易近人让男青年的紧张情绪大为缓解,他打开了话匣子:“县长大人,我叫徐向阳,是东河乡副村的农民。我的老婆虽然生过孝,但是长得很漂亮。有一天,她去乡里的理发店剪头发,无意中被路过此地的乔峰的儿子乔丹看到了。不过,当时她并不知道他就是乔峰的儿子,直到后来才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

    “乔峰是青山县的黑社会头目,干了很多坏事,我们乡里的三岁孝都知道。他的儿子乔丹也不是好人。乔丹被我老婆的长相迷住了,便走过去与她搭讪,我老婆不知道他是谁,还以为是问路的,便陪他聊了几句。乔丹说他在县城开了一家很大的娱乐城,叫新时代娱乐城,近期想招聘一批收银员,问我老婆有没有这方面的想法。我老婆没工作,当时就有了去县城打工挣钱的想法。乔丹让我老婆说出姓名、手机号码和家庭住址之类的个人信息,并说她去县城找他,不需要面试,也没有试用期,直接上班,而且工资比照老员工发放。乔峰当时没有说出什么过分的话,也没有为难我老婆,给人的总体印象挺好的。”

    “老婆回到家后,和我说了去县城工作的想法。我没有同意,我不同意是因为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虽然家里不富裕,但我是个手艺人,养家糊口还是不成问题的,再说我的儿子才两岁,离不开妈妈;二是不放心老婆去娱乐城上班,我老婆长得很漂亮,而娱乐城给我的印象就是不干净的地方。由于我不同意,老婆也就没有再坚持。”

    “可是,第二天,老婆就接到了乔丹的电话。他在电话中不停劝说我老婆去他的娱乐城上班。我老婆说不想去娱乐场所上班,乔丹说他在县城还有几家公司,并报出了几家公司的名字,让我老婆随便挑,并承诺给予她高薪待遇。我老婆当时就明白了这个乔丹让她去县城工作是不怀好意,就拒绝了。然而,这个乔丹一而再再而三地骚扰她,无奈之下,我老婆将他的号码加入黑名单。乔丹就换电话号码打,我老婆不理他,他就暴露出自己的真面目,威胁我老婆。我老婆当时也没当一回事,骂了一句神经病,就将手机关机了。她以为,只要过一段时间,乔丹就会将此事淡忘的。我也没有将这件事当回事。”

    “然而,我们都判断失误了。乔丹并不是那种善罢甘休的人。我老婆手机关机的第二天傍晚,两辆汽车停在我家门口,从车上下来七八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为首的正是乔丹。”

    “我和哥哥已经分家了,我爸爸那天晚上在我哥哥家。乔丹等人进屋后,将我一家三口堵在屋里。他坐在椅子上,架着二郎腿,冷冷地问,你们听说过乔峰与龙虎帮吗?”

    “乔峰和龙虎帮,我们当然都知道。我家儿子虽然才两岁多,但他只要一哭,我说你再哭,乔峰会来的,他马上就不哭了。我实话实说地和乔丹说,我听说过乔峰和龙虎帮。乔丹冷笑道,我就是乔峰的儿子乔丹。自从我拥有手机以来,在电话中骂我,将我的号码拉入黑名单,还关机不接电话的只有你叶菲菲一个人。我忘了说了,我老婆的名字就叫叶菲菲。”

    “乔丹说出这番话后,我和老婆都吓得浑身颤抖。真没想到,我们竟然惹怒了乔峰的儿子。我和老婆不停道歉,说真的不知道是你,如果知道是你的话我们绝不可能不理你的。乔丹冷笑道,太迟了,你们以为道歉就能解决问题吗?这样吧,我给你们两种选择,一种选择是赔偿我十万元的精神损失赔偿金,今晚必须一次性付清;另一种选择是让叶菲菲在我的公司打工一个月作为补偿,你们选择哪一条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