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秋天天黑得快。钱三运从丁师傅家出来时,天已经擦黑。

    路民生说:“钱主任,到饭点了,晚餐我已让戴主任安排好了,就在你入住的鸿福宾馆,这也是我们电器厂来人接待的定点饭店。”

    钱三运说:“路厂长,谢谢你的好意。我们是有纪律的,不能接受你们的宴请。”

    路民生不以为然地说:“钱主任言重了,吃顿饭而已,又不是什么违法违纪的事!再说了,吃饭也是工作需要嘛。”

    在那个年代,还没有八项规定,吃顿饭其实真的不算什么过分的事。但是,钱三运认为并不是所有的饭都能吃,就像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上一样。路民生的邀请虽然算不上居心叵测,但肯定是有目地的,那就是拉拢他,让他在调查时能够网开一面。

    钱三运显然是带着任务来电器厂的,当然不能与被调查对象走得太近。再说了,如果电器厂职工知道他与路民生在一起吃吃喝喝,会作何感想?

    当然,正如胡若曦所要求的,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与路民生走得太近显然不妥,但在调查工作还未开始,就与他闹不愉快,也不是他希望看到的结果。

    钱三运说:“路厂长,你就别为难我了,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原则的。别人怎么做,我管不了,但我作为工作组副组长,不能带头做违反纪律的事。这样吧,下次去你们厂招待所食堂吃顿便饭,不喝酒。”

    路民生是个聪明人,既然钱三运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再强人所难只会引起他的反感,于是想出了一个折中方案:“钱主任,晚餐已经安排好了,如果不去吃,那就太浪费了。你看,我们只吃饭,不喝酒,怎样?”

    钱三运想了想,说:“好吧,不过菜肴不能太多。我也不说四菜一汤,就六菜一汤吧。”

    路民生一口答应了,当即将戴红叫到一边,轻声交代了几句。

    晚宴安排在鸿福宾馆二楼的黄山厅。钱三运到达包厢时,热腾腾的饭菜已经上桌了。

    的确如钱三运所要求的那样,没有上酒水,六菜一汤。可是,仔细一看,虽然是六菜一汤,可是每道菜都不是家常菜:清蒸野生甲鱼、椒盐乌蛇、烤乳猪、干锅大雁、香烤手撕兔和野菜肉圆锅,汤是浓汤野猪肚。

    钱三运皱眉道:“路厂长,这菜肴也太丰盛了吧?”

    路民生脸上堆着笑:“钱主任,都是按照你的指示办的,不上酒水,六菜一汤。”

    钱三运责怪自己,怎么不说具体点呢?这下倒好,左右为难,拂袖而去吧,那就闹不愉快;吃吧,明显铺张浪费了。

    陈少飞不知是想急于品尝这美味佳肴,还是想替钱三运解围,在一旁说:“钱主任,菜肴的确超标了,但盛情难却,依我看,今天就这样吧,下不为例就是了。”

    路民生接过话茬:“对,对,陈股长言之有理,下不为例。”

    钱三运心中冷哼一声:没有下次了。他见陈少飞既然说了,今晚就**一次吧,于是借坡下驴道:“好吧,既然路厂长这么盛情,那我们就好好享受这顿美味大餐吧。”

    鸿福宾馆虽然只是家三星级宾馆,但大厨的手艺很不错,这几道菜色香味俱全,看着就让人胃口大开。

    钱三运品尝了一口野猪肚汤,醇甘可口。他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去高山镇报到时,时任县委常委、县委组织部长周海洋曾对野猪肚汤赞不绝口,说这是健脾胃、祛湿气的良药。

    野猪肚汤味道鲜美,钱三运不知不觉就喝完了一碗。坐在身旁的戴红站了起来,又为他盛了一碗,在端给他时,由于凑得太近,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丰满的胸部轻轻触碰到了他的肩膀。钱三运顿时就感受到了那种坚挺的柔软。

    饭桌上的戴红,口齿伶俐,恭维话一套一套的。钱三运想,这个女人,作为交际花是再合适不过了。凭直觉,这并不是个简单的女人,以后和她打交道时要多留几个心眼。

    由于不喝酒,晚餐结束得也很早。路民生邀请大家到附近的ktv唱歌,理所当然地被钱三运拒绝了。

    鸿福宾馆位于城郊,距离主城区有七八里的路程。虽然有公交车可以通城里,但车辆班次较少,发车时间没有规律,且过了六点就没有车了。

    钱三运对工作组成员的要求是,可以不选择入住宾馆,但不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