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1章
    第二起突发事件是,原电器厂会计、掌握路民生等人涉嫌违法犯罪关键证据的孔夫子突然不见了踪影。

    按照孔夫子的性格,在正常情况下,他是不会无缘无故消失,更不会平白无故躲避工作组了解情况的。

    他是个连死都不怕的人,以前不惧怕路民生打击报复,多次去市、县上访投诉,现在,县里有工作组下来调查,他理应积极配合才对。

    他的突然失踪,可能是失去了人身自由,可能是受到了某种比让他死更难受的威胁,也可能是其他某种原因。

    孔夫子的离奇失踪,让钱三运暂时失去了一个了解电器厂财务信息的大好机会。

    虽然安蓝蓝初步发现了电器厂的一些财务问题,但是,这些问题的最终定性需要翔实的证据佐证,在当前工作组成员及电器厂职工遭受人身威胁的背景下,调查取证工作难度很大。

    如果熟知电器厂财务信息的孔夫子提供关键线索和证据,涉及财务方面的调查将更有针对性、可操作性,工作量会大大减轻,也许还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成果。

    老锻老程遭受不测后,电器厂职工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他们避而不见工作组成员,更别说提供线索、反映问题了。

    有个成语叫先礼后兵,如果站在路民生的角度,他一开始邀请吃饭、送购物卡及后来的美人计都是“礼”,而后来电器厂的老职工老丁、老程相继被打伤,工作组成员遭受人身威胁就是“兵”了。

    第三起突发事件是,唐志国陪同蒋炳海调查取证途中,发现有辆汽车一直尾随。作为一名警察,职业的敏感让他下意识地提高了警惕。下车时,尾随的汽车突然加大油门,冲着他们撞了上去。幸亏唐志国早有提防,身手又好,飞快地拽着蒋炳海逃过一劫。那辆汽车趁着夜色逃跑了。

    有惊无险,要不是唐志国反应敏捷,这次不死也是伤。蒋炳海虽然查办过多名贪官,也遭遇到各种人身威胁,但这种死里逃生的经历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

    唐志国记下了那辆汽车的号牌,查询之后,发现是辆套牌车,看来对手是经过精心策划的。

    钱三运接到唐志国的汇报后,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他知道,这一系列事件即使不是路民生指使,也与他脱不了干系。

    如果说以前的电话恐吓只是人身威胁,目的就是阻止工作组进一步深入调查,那么,现在他们的所作所为更像是狗急跳墙了。

    钱三运决定当面向胡若曦汇报这几起突发事件。

    还没等他开口,胡若曦说:“三运,你来得正好,我正要找你呢。连全书记刚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有人反映,工作组成员严重干扰了县电器厂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并且存在吃拿卡要等问题。”

    要不是在县长办公室,钱三运准会拍案而起。他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说:“路民生是恶人先告状,简直是一派胡言!”

    胡若曦盯着钱三运,说:“你确定工作组成员依法依规开展各项调查工作,且没有违纪现象?”

    钱三运斩钉截铁地说:“确定!”

    胡若曦微笑着说:“三运,你再想想看。”

    钱三运坚定地摇了摇头:“胡县长,我要求工作组其他成员,一定要将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不能做违法违纪的事,我相信他们也严格遵守了各项规定。”

    胡若曦似乎还不相信钱三运的话,问:“有人反映,说你违规接受宴请,说菜肴可以是六菜一汤,但一定要上档次,还要有野味,有这回事吗?”

    钱三运顿时头大,路民生这人真是阴险狡诈啊,明明这一切都是他的安排,现在却倒打一耙,栽赃到他头上!

    钱三运努力装作很淡定的样子,说:“胡县长,工作组在电器厂工作期间,确实接受了一次厂方宴请,菜肴虽是六菜一汤,但确实超标。不过,真相并不是像他们所说的那样。”

    钱三运将当时的经过简要叙述了一遍,说:“胡县长,我所说的都是事实,工作组其他成员可以证实。虽然这次接受宴请事出有因,但我作为工作组带队人员,没有顶住压力,我愿意承担责任。”

    胡若曦将手一挥,说:“这是小事,也无法上纲上线。有人反映,说你入住宾馆期间,违规接受色情服务,有这回事吗?”

    “没有。”钱三运断然否认。他承认自己在美色面前缺乏定力,但是,他并不喜欢风尘女子,哪怕她长得再漂亮,更别说与她们有亲密接触了。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