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

    胡若曦摇头道:“暂停工作并不意味着停止工作,有些工作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开展的,但是,更要注意保密,更要注意方式方法。待掌握充足证据后,我们抓住战机,一鼓作气,将对手拿下。”

    钱三运试探着问:“胡县长,这是不是叫以静制动?”

    胡若曦微笑着说:“算是吧,以前对手在明处,你们也在明处;以后呢,他们在明处,你们却在暗处了。在暗处有在暗处的好处,可以让对手放松警惕。连全书记让工作组成员暂停工作,可能是承受了来自上层的压力。路民生的背后站着吴德勇,吴德勇的背后则是强大的吴氏家族。想要彻底揭开电器厂改制的盖子,我们不仅需要充足的证据,还要等待合适的时机,从目前情况看,这个时机还没有来到。”

    钱三运点头道:“是的,的确如此。我认为,路民生不仅有吴氏家族在背后撑腰,还很可能有黑恶势力为其撑腰。从这几天发生的几起突发事件看,黑恶势力的影子无处不在。”

    胡若曦对钱三运的判断表示赞同:“是的,所以你们更要注意人身安全。从今天起,工作组暂停工作,抽调人员回原单位上班。后续调查工作你可视情况抽调相关人员参加,但一定要在暗中进行,不能打草惊蛇。”

    工作组解散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电器厂职工都知道了,还在医院治疗腿伤的康师傅也给钱三运打了电话,询问消息的真实性。

    如实相告极易走漏风声,给接下来的暗中调查工作带来非常不利的影响,但承认工作组解散,电器厂职工又不能接受,这可难为钱三运了。左思右想,钱三运只能说工作组暂时解散,何时恢复工作等待上级通知,希望康师傅能够理解,并多做职工思想工作。

    康师傅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他虽然感到遗憾,但表示理解,他也隐约感到工作组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正如现在电器厂职工承受巨大的压力一样。老丁、老程相继被不明分子打伤后,电器厂职工如同惊弓之鸟,短时间内再上访似乎已无可能。

    从胡若曦办公室走出后,钱三运将自己关在办公室,静下心来,整理自己的思路。他觉得第一步要想方设法找到县电器厂原会计孔夫子。

    钱三运忽然想起,他曾听王石在说过,吴德勇、路民生与吴明曾在一次饭局上谈过如何对付孔夫子,并提到了孔夫子有一个女儿今年师范毕业后,参加了全县事业单位招考,被分配在城西小学。此外,吴明还设想以孔夫子的女儿作为突破口,逼孔夫子乖乖就范。

    钱三运分析,孔夫子去了哪里,他的女儿肯定知情。不过,他女儿是否愿意说出孔夫子的下落,就不得而知了。

    正当钱三运准备会会孔夫子的女儿时,叶倾城给他打来了电话,说妈妈在云川市突然遭遇车祸,情况很危急,现在正在市人民医院手术室接受治疗,她正在手术室外等候消息。

    叶倾城在电话中哭个不停,声音一度哽咽。她说不知道妈妈能否平安走出手术室。

    钱三运安慰叶倾城几句后,表示立刻就来云川,陪她一起照顾妈妈。

    挂断电话后,钱三运心里很沉重,他说不上自己究竟有多喜欢叶倾城,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他与她有过床笫之欢,而且,叶倾城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

    叶倾城是真心爱他的,就像当时柳月儿也是真心爱他的一样。钱三运无法拒绝一个对他那么痴情的女孩。他在冥冥之中就感觉到叶倾城就是他未来的妻子,虽然这样的结局并不是他非常渴望的。

    钱三运请假之后,直奔云川市人民医院。

    钱三运赶到医院时,叶倾城的妈妈刚刚被推出手术室。她的鼻子上插着管子,身上多处缠着绷带,闭着眼,像是在安然入睡。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对叶倾城的爸爸叶蓝天说:“叶书记,这次手术非常成功,经过我们的及时抢救,病人总算脱离了生命危险,下一步,病人将在我院观察治疗。”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叶蓝天这个铁骨铮铮的七尺汉子,此时眼里也噙着晶莹的泪花,他紧紧握住主治大夫的手,激动地说:“谢谢你,你辛苦了!”

    主治大夫指了指身边一个长相清秀、外表文静的酗子说:“叶书记,你最应该感谢的人是小吴医生。嫂夫人的血型是一种稀有血型,我们医院血库这种血型的血液存量不够用,你和你女儿的血型又不符合要求。正好小吴医生也是这种稀有血型,关键时刻,他挺身而出,挽起袖子,献出了一千多毫升的血液,刚好补充了这种血型血液的不足。”

    可能是由于献血有些过多,这个酗子面色有些难看,身子看起来有些虚弱,他静静地站在一旁,没有一点邀功请赏的意思。可以看出,他是个实诚的人。

    “谢谢你,国庆。这次多亏了你,要不是你,你阿姨也许——”叶蓝天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是谁都知道他的下半句要说什么。

    叶青天也惊讶地问:“国庆哥,大夫不说我还不知道呢,真的很感谢你!”

    这个叫吴国庆的医生对叶倾城的这番话语有些受宠若惊,很腼腆地说:“倾城,不用谢,能为阿姨做点什么,我很高兴。”

    钱三运问候过叶蓝天后,帮着医护人员将叶倾城的妈妈的手术车推到病房。

    “对了,国庆哥,我忘了介绍。”叶倾城指了指身边的钱三运,“他是我男朋友,名叫钱三运。”

    吴国庆惊讶万分,眼神中慌乱无比,支支吾吾地问:“倾,倾城,你,你都有男朋友了?”

    叶倾城说:“是的,国庆哥,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是怕你——”

    叶倾城还没有说完,吴国庆忽然用手捂着胸口,身子晃了晃,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他一手支撑在墙上,极其痛苦地说:“倾城,我现在很难受。”

    主治大夫用手摸了摸吴国庆的额头和脉搏,说:“可能是输血量过大,现在需要休息。”

    叶倾城用手搀扶着吴国庆,动情地说:“国庆哥,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可是,我也没有办法。不管怎样,你永远是我最亲的哥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