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章
    王石在详细讲述了进出龙虎帮基地的经过。

    王石在能说会道,又很会来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在吴明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高,现在说他是吴明的心腹也一点不为过。

    这一天下午下班时,吴明将王石在叫到一边说:“小王,最近手头是不是紧了?晚上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让你见见世面。”

    王石在故意问道:“吴队,是不是又去抓嫖?”

    在此之前,王石在曾跟随吴明去县里一些娱乐场所抓嫖。抓嫖的原因要么是娱乐场所未交保护费,要么是得罪了吴明,要么是手头紧了,挣点外快。

    据王石在了解,不仅是吴明,县治安大队的很多民警都与娱乐场所的失足女子有瓜葛,嫖娼免费,有时还联手抓嫖客收罚款。

    吴明神神秘秘地说:“不是,抓嫖就像割韭菜,一茬又一茬的,割不完。今晚带你去赌博,挣点外快。”

    吴明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说出去赌博,王石在并不感到意外,他惊讶的是,赌博就一定能够挣钱?难道是出老千?

    “难道是出老千?”王石在好奇地问。

    “今晚我们杀几条肥猪。”吴明坏笑道。

    王石在虽然并不爱好赌博,但作为一名警察,对这些赌场行话还是能听懂的。喜欢赌博,但赌技不高、社会背景简单的生意人被老千团伙称为“猪”,出面约他们参赌叫“牵猪”,赢这些人的钱就叫“杀猪”。

    王石在上了吴明的车,车子上了青江公路,最后拐入了公路边的一座工厂里。这座工厂以前应该是一家服装厂,后来停产了。

    王石在忽然想起,这家工厂应该就是钱三运有次悄悄和他说的那家工厂,就是在这座废弃的工厂,被歹徒劫持的陆小曼被尾随而至的钱三运及时解救。

    王石在多长了一个心眼,从进入工厂的那一刻,他就留意这里的一草一木。

    这个工厂有栋三层楼的厂房,还有一栋宿舍楼、几排平房。

    工厂虽然停产,但食堂依然红火。晚上,宽敞明亮的食堂包厢,王石在和吴明、乔丹等一同就餐。

    这段时间,王石在跟着吴明与乔丹有过几次接触,每次乔丹身边都有不同的美女相伴。

    这次乔丹的身边依然有一位美女,不过,令王石在感到诧异的是,这个美女与以往的那些搔首弄姿的美女不同,她似乎郁郁寡欢,很少说话。

    王石在注意到,乔丹称呼这位美女叫菲菲,不知道是真名还是艺名。

    此次就餐的除了龙虎帮的成员外,还有几个生意人。从乔丹、吴明等人与他们的言谈中,王石在断定这几个生意人就是吴明口中的“肥猪”,他们有钱、好赌,又没有什么复杂的社会背景,他们与乔丹的龙湖集团有业务往来,在前期的赌博中,也赢了一些小钱。

    以前让这几个生意人赢点小钱只是放长线钓大鱼。今天晚上,让这几个生意人大出血的机会到了。

    果然,酒足饭饱后,吴明、乔丹与这几个生意人就开始赌博。由于参赌人数众多,在一间大的废旧厂房里,这些人分为两桌赌博。

    王石在之前也跟着吴明一起抓过赌博,也了解一些出老千的方法。遥控骰子、透视眼镜和配套扑克牌麻将牌是必备工具。赌博时,有人负责戴隐形眼镜,有人根据指令使用遥控器遥控,有人参与赌博。

    王石在在一旁观战,这几个生意人兵败如山倒,在很短的时间内,不仅将以前赢的钱全部输了,还倒贴了几十万。眼看携带的现金没了,吴明、乔丹就怂恿他们借高利贷,也就是“水钱”。

    这几个生意人输红了眼,哪知道今晚陷入了乔丹等人精心设计的陷阱,又借了不少“水钱”,继续赌博。

    王石在对赌博没兴趣,他趁着吴明、乔丹等人赌博之机,悄悄地溜了出去,在工厂里转悠。

    工厂靠近青江公路的大门紧锁,厂区还有几个龙虎帮的成员在来回走动,应该是在望风和巡逻。其实,在王石在看来,这种望风和巡逻与其说是防止警察前来抓赌,不如说是防止那些“肥猪”输钱后胡闹和事后报复。

    可以看出,这里虽然是一个赌窝,但不是任何人都能随心所欲进来的。能来这里赌博的,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或者说,是经过乔丹等人邀约的。

    王石在与这几个巡逻的龙虎帮成员面熟,所以,他在工厂走动也没有引起他们的怀疑。

    工厂里并没有什么异样。工厂有道后门,不过门是紧锁的,无法出去。围墙太高,且围墙顶端安装着防护措施,想要爬出去几乎不可能。

    王石在透过后门铁门缝隙,借助明亮的月光,可以看见后门外有条一米多宽的水泥路通往前方。前方就是大山,在水泥路的尽头,距离后门大约五百米的山脚下,依稀可见一幢乡村别墅。

    王石在想,这座工厂的位置的确很好。乔丹将这里选作龙虎帮的一个基地真是煞费苦心。

    工厂的前门通青江公路,从这里出去,不远处就有很多岔路口,可谓四通八达。后门就是大山,在大山里藏几个人,如同在大海里滴几滴水。

    王石在最想知道的是,这后门水泥路通往的乡村别墅,它的主人是谁?那里是不是隐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为了不引起吴明、乔丹等人的怀疑,王石在又返回了赌场。

    那几个生意人将借来的“水钱”也输得一干二净,他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呆坐在桌旁。

    晚上吃饭时,乔丹一脸的笑逐颜开,与这些生意人称兄道弟,又是敬酒又是说笑的。现在,他就像换了一个人,紧绷着脸,恶狠狠地说:“几位老板,愿赌服输,你们今天输了球,立个字据,三天之内还钱。超过这个最后期限,可别怪我乔丹不讲情面!”

    一个身材肥胖的老板也许是猜出了乔丹等人出老千,有些不服气,抗议道:“乔老板,虽然是愿赌服输,但要输得心服口服,你们出老千,使用欺诈手段,赢了我们的钱,赢得很不光彩,我们表示不服!”

    乔丹可不是普通人,他是青山县黑社会老大乔峰的儿子,当即就给了这个表示不服的胖老板一记重重的耳光,“我警告你,不要血口喷人!你说我们出老千,有证据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