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

    胖老板辩解道:“我们以前赌博即使输,也是有输有赢,但今天,我就从来没有赢过。而且,除了我,其他的几个老板也输得一塌糊涂。这里是你们的地盘,周围都是你们的人,你们出老千,我能有什么证据?乔老板,你是大老板,我也就是挣点辛苦钱养家糊口的小生意人,要不我来说几句,你看能否接受?”

    乔丹冷笑道:“周老板,想和我谈条件?”

    胖老板说:“算是吧。乔老板,我是这么想的,今天的赌博环境对我们很不利,要么,我今天输的现金全不要了,但借的水钱我们一笔勾销;要么,我们换个地方再战,如果再输,就是将老婆输掉了,我也无话可说。”

    乔丹冷冷地说:“换个地方再战可以,但前提是,今天你们借的水钱要一分不少、连本带息地还我们!”

    胖老板说:“乔老板,我的意思是说,换个地方再战,今晚的不算,就当是我们兄弟之间娱乐。”

    乔丹忽然狂笑道:“周老板,你幼稚得有些可笑!你当我们是孝,刚才我们不是在赌钱,是在玩游戏?还好意思说我们是兄弟!亲兄弟,明算账,这句话你不会没听说过吧?”

    胖老板结结巴巴地说:“可,可是,你们出老千了。”

    乔丹对站在身后的一个彪形大汉使了个眼色,那大汉当即叫了几个人,当着其他几个生意人的面,将胖老板狠狠揍了一顿。

    胖老板被揍得鼻青脸肿,磕头求饶:“乔老板,你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今晚借的那些水钱我保证在三天之内一分不少地归还给你!我没钱就是砸锅卖铁、卖老婆卖女儿也要将钱凑齐给你!”

    乔丹哈哈大笑道:“好吧,我暂且相信你一次。三天之内,你如果不将钱一分不少地还我,可别怪我乔丹心狠手辣啊。对了,你不是说有个女儿吗?她多大了?”

    胖老板自知说漏了嘴,紧张到了极点,怯生生地说:“女儿十五岁,还在上初中。”

    乔丹开怀大笑道:“好哇,我乔丹就喜欢这么嫩的学生妹。你刚才不是说就是卖女儿也要将钱还我吗?这样吧,你将女儿送来,如果长得不错,我看上眼了,今晚你借的五十万我就不要了。”

    胖老板胆怯地说:“我女儿长得丑,又矮又胖,乔老板,我还是凑钱还你吧。”

    乔丹迅速收拢了脸上的笑容,恶狠狠地说:“周老板,我警告你,别在我面前玩阴谋诡计,否则,你要承担一切后果!”

    胖老板连声道:“不会的,不会的,你放我回去吧,我今天晚上就开始筹钱。”

    乔丹招手将身边的一个黑帮成员叫到身边,说:“你现在就将周老板送回家,记住他的家庭住址,顺便看看他女儿的长相。路上要确保他的安全。”

    周老板走了。其他几个生意人战战兢兢地坐在赌桌旁,谁也不敢开口说话。

    乔丹问:“你们几个老板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是不是也像周老板那样,换地方与我再战?”

    几个生意人异口同声地说:“不了,我们愿赌服输。”

    乔丹说:“还是你们明事理啊,这个周老板,既然来赌博,却连最基本的愿赌服输的规则都不遵守,竟然还说今天晚上的是游戏,幼稚得有些可笑!你们说,周老板是不是太幼稚了?”

    “是的,是的。”几个生意人头点得像小鸡啄米。

    乔丹大手一挥,大声道:“弟兄们送客!几位老板,可不要忘了还钱最后期限哦!”

    几个生意人逃离了魔窟。他们后悔得心都要滴血。辛辛苦苦挣的钱,一两个小时就输得一干二净,还欠下一笔巨债。乔丹一伙是惹不起的,今晚欠的水钱是一分不能少的。

    这边,乔丹已经让人将今天晚上的账目弄清楚了。这几个生意人今晚共输掉现金九十八万,还欠下总共一百三十万元的高利贷。

    乔丹得意洋洋地说:“这几个人不知道天高地厚,前几次还赢了我几万元,今晚不仅将他们吃下去的全吐出来了,还赚了他们二百来万。现在,我们论功行赏。”

    九十八万现金留存了六十万元作为活动经费,剩下的三十八万按照一定比例分了。吴明轻轻松松就分得了十万元。王石在作为旁观者,啥也没做,也分得了两万元。

    吴明走到王石在的身边,亲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王,这个来钱是不是比抓嫖抓赌更来得快?这两万元可以包下嫩模一个月了。”

    王石在嘿嘿笑道:“谢谢吴队关心,跟着吴队干,就是有奔头。”

    吴明说:“小王,等下我再带你去一个地方见见世面,这个地方距离这里很近。”

    王石在一愣,又一个很近的地方?难道是后门山脚下的那幢乡村别墅?

    乔丹将那个叫菲菲的美女搂在怀里。这个美女似乎不大情愿,可又无可奈何。乔丹当着众人的面,一只手在她丰满的胸口乱摸,另一只手则放肆地抚摸她的翘臀。

    这的确是一位很漂亮的美少妇,五官精致,身材凹凸有致。王石在想,要是这样的美女能陪他一夜,就是减几年阳寿也心甘情愿。

    王石在不时将目光投向乔丹怀里的美少妇。吴明看得很真切,轻声道:“小王,是不是在想入非非?”

    王石在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憨憨地干笑几声。

    吴明说:“这个美少妇是乔经理最近才开发的,好像是在东河乡街头偶遇的,虽然是人妻,但长得很漂亮,男人见了都想上她。我昨天和他开玩笑说,你什么时候将她玩腻了也给我玩玩,他说,你就别打这个主意了,这个娘们是个极品,我估计没个一年半载玩不腻。”

    王石在说:“吴队,我怎么感觉这娘们与乔经理其他的女人有点不同?从来没见她笑过,像个冷美人?”

    吴明悄声说:“小王,你有所不知,这个娘们是乔经理抢来的,这娘们在家有老公、有儿子,她又不是心甘情愿跟着乔经理,怎么会开心?不过,乔经理觉得,这样冷艳的女人玩起来更过瘾,更能激起他的征服欲。”

    王石在问:“吴队,既然这娘们是抢来的,她怎么不回去?”

    吴明说:“小王,你是真傻还是装傻?这娘们心里就是一千个不愿意,她能回去、敢回去吗?她就是侥幸回去了,乔经理又会将她抢回来的,再说了,她还要考虑到家人特别是儿子的安全,乔经理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