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

    吴明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小王,好好干,过年帮你争取个副科级。”

    王石在一脸的虔诚,恭恭敬敬地说:“谢谢吴队的栽培。”

    吴明说:“我暂时还是县治安大队的副大队长,不出意外的话,今年年末或者明年年初,我就能将副字抹去,到时候推荐你当我的副手。”

    王石在千恩万谢,自不必言。

    吴明叫来了那个叫燕子的柔弱女人,吩咐道:“燕子,小王是我的兄弟,晚上将他安顿好。等下,从下面挑选一个漂亮的女人,让我的兄弟好好爽下。记住,让大黑蛋尽职尽责,按照以前的要求做好防护工作,不能出一点纰漏。”

    燕子点点头,表情一直很漠然,这表情与那个叫菲菲的少妇有些类似。

    吴明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打了几个哈欠,便去别墅其中的一个房间睡觉了。

    燕子将王石在引领到其中一个房间。这房间布局与宾馆客房有几分类似。柔软的大床,暧昧的灯光,一台彩色电视,不过收不了几个台,还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

    没多久,门开了,大黑蛋和燕子带来了一个女人。

    这是一个长相不错但很柔弱的女人,柔弱到走路都不稳当,仿佛风一吹,就会倒的。她的皮肤很白,不过不是那种健康的白皙,而是一种病态的白,感觉她有很久没有见过阳光了。

    “王警官,今晚为你服务的是小萍姑娘,你尽情地玩,玩好了和我说一声,我就在门外。”大黑蛋说完就退了出去,并随手将房门关上了。

    大黑蛋走了,燕子不非但没有走,反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王石在不禁胡思乱想,难道你俩和我一起玩双飞?

    令他失望的是,燕子并没有陪他的意思,而是说:“你们开始吧。”

    王石在一惊,连忙问:“你不走?”

    燕子拿起电视遥控器,将电视调到一档韩国偶像剧,翘起二郎腿,漫不经心地说:“你玩你的,我看电视,不会打扰你们的。”

    王石在再有兴致,也无法接受一个第三者在一旁观战。

    “你在这里不走,我还怎么玩?”王石在有些恼火。

    “没办法,这是规矩,除非你不玩,如果你想玩,就得遵守规矩。再说了,这也是为你的安全考虑。”

    “我晕,玩个女人还考虑安全,难道小萍姑娘还是吕四娘?”吕四娘是野史中的侠女,相传为吕留良孙女,她武功高强,为报家仇,她以选妃之名混进皇宫,后在雍正召其侍寝时以短剑将雍正斩首而亡。

    “爱信不信。”燕子咕哝了一句,便不再说话了,她盯着电视机,饶有兴趣地看起韩剧来。

    无奈之下,王石在只得给吴明发了条短信:“吴队,今晚我也享受皇帝待遇了,找个妃子侍寝,还有敬事房在一旁观看。”

    吴明很快就给王石在打来了电话:“小王,刚才忘了告诉你,来此别墅找女人玩,一般都有人在场的。一方面是担心你和这些女人发生真情,另一方面,也是为你的安全考虑。”

    王石在惊讶地问:“怕和她们发生真情,倒是能理解。可是,怎么会有安全方面的考虑?她们不是三陪女或兼职女?”

    吴明沉默片刻,说道:“小王,你也不要问得太细,这些女人都是由于各种原因被关在这里的。如果你觉得有人在一旁观战不自在,我可以让乔丹破个例,让燕子出去。”

    王石在很想知道,这些被囚禁在这栋地处偏远山区的别墅里的女人,都是些什么人?是因为何种原因被囚禁于此的?究竟有多少人?她们遭受了怎样惨无人道的欺凌与蹂躏?还有,钱三运很关心的,吴明的昔日女友唐甜甜是不是也被关押在这里?

    王石在迫不及待地说:“是的,吴队,虽然我也算是情场老手,但真的很不习惯当着第三人的面干那事。”

    吴明的说情果然奏效,乔丹很快就打来电话,指令燕子出去。

    燕子临出门前,提醒道:“这个小萍,有一次差点将一个男人的命根子咬断了,不过,她最近几个月变乖巧了。”

    王石在想,这栋别墅的保密程度非常高,非乔丹和吴明的心腹不能进来。就是这样,还对寻欢的男女严格监督,足以说明,这里隐藏着很多见不得光的东西。

    那女人坐在床上,眼神有些茫然,看她的样子,即使没有精神没问题,估计也有其他的心理问题。

    这女人除了精神状态不佳、肤色煞白和身体柔弱外,但她那身材、那脸蛋,谁也不会否认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王石在端了一杯茶水,递给了她,“喝点水吧。”

    女人接过水,很顺从地喝了。

    “你叫小萍?”王石在盯着她问。

    女人点了点头。

    “今年多大?”

    “二十二。”

    王石在忽然意识到,在卧室里问话其实并不安全,很难说这卧室里没有安装针孔摄像头或者窃听器什么的。

    王石在灵机一动,想到了书上的情节,在卫生间里问话,并且将水龙头打开,这样,即使有窃听设备也很难发挥作用。

    王石在装出一副色咪咪的样子,嬉皮笑脸地说:“小萍,陪我洗个鸳鸯浴吧?”

    小萍很乖巧地点点头。现在的小萍,就是一个木偶。王石在甚至开始怀疑,燕子说的小萍差点咬断男人命根子这事是不是杜撰的。

    王石在搂着小萍进了卫生间。他关上门,打开水龙头,水就哗哗地流淌。他认真检查了一番卫生间,并未看到有什么异常。

    小萍站在镜子前,眼睛出神地对着镜子看,泪水在眼眶打着转儿。

    这一幕,被王石在捕捉到了。从这一细节可以判断,这个叫小萍的姑娘精神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是不太可能对影自怜、黯然神伤的。

    王石在靠在门上,掏出一支烟,猛的吸了一口,一团烟雾在卫生间里弥漫开来。

    “你抽烟吗?”王石在问。

    小萍摇了摇头。

    “你的真名叫小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