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
    ,!

    乔丹两个凶神恶煞般的手下像老鹰捉小鸡似的将王丽萍抓到乔丹入住的宾馆房间。

    乔丹背着手,来回在房间里踱步。看到被抓回来的王丽萍,他冷笑道:“我说了,没有人能逃脱出我的手掌心,你还不信,现在,是不是相信了?”

    王丽萍胆怯地说:“乔总,我哪里惹你了,为什么要抓我?”

    乔丹走到她的面前,用一只手托着她的尖下巴,狞笑道:“谁让你长得如此魅惑众生呢?你如果是个丑八怪,我才不会拿正眼瞧你呢。”

    王丽萍哭泣道:“乔总,你行行好,放过我吧,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乔丹坏笑道:“你觉得可能吗?我说过了,凡是我看中的女人,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将她搞上手的。你放乖巧点,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乔丹看着面前的美人,迫不及待地抱起她,将她扔到宽敞舒适的大床上。

    乔丹的两个手下很识时务地关上房门,走出了房间。

    王丽萍此刻脑海中只有贞操两个字,她下定决心,就是宁愿死,也不能让这个畜牲得逞。

    她拼命反抗,可是,毫无用处。乔丹身强体壮,在部队当兵期间又练过武术,就是两三个普通的男人他也能轻松对付,更别说一柔弱女子了。

    王丽萍眼看大势已去,眼里流出无比伤心的泪水。

    她悔恨交加,趁乔丹不注意,突然狠狠地咬了他一口。乔丹疼痛得哇哇大叫起来。

    乔丹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他一把抓起王丽萍,毫不留情地打了她几巴掌,然后恶狠狠地说:“我警告你,别惹我发怒,否则,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我杀你,就像杀一只鸡!我亲手掐死的女人就有两个,你如果不想当第三个,就老老实实听我的话!”

    王丽萍不是怕死,可是,一想到自己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去,她觉得很不值得。

    王丽萍的父母亲本来还有个儿子,也就是她的哥哥。可是,哥哥在十七岁那年,意外遭遇车祸身亡了。那一夜,她的父母亲苍老了十几岁。

    哥哥和她是父母亲的两根支柱,哥哥这根支柱轰然倒塌,她这根支柱如果再突然倒塌,父母亲就完全丧失了继续活下去的意义。为了父母亲,她不能死。

    王丽萍含着泪,忍受着屈辱。

    乔丹整整折磨了她一夜。天快亮时,他叫来了几个亲信。她被戴上眼罩,塞进了一辆汽车。汽车兜了一大圈,被送到了现在所处的乡村别墅里。

    一开始,王丽萍被关在一间房子里,只要不出门,她干什么都没人管,就是自杀,也没人制止她。房间里没有电话,她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被关押在哪里。

    房间里有电视,可是,她根本就没有心情看。她除了想念男友就是想念父母亲。

    在关押之初,乔丹对她的身体还是比较迷恋,动辄就凌辱她。乔丹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如果乖乖听话,等对你的考验期一结束,我就放你出去,还让你当公司财务部副部长。

    后来王丽萍才知道,凡是被乔丹强迫上手的女人,都要将其关押一段时间,看她的表现再决定是放是留。如果听话,就放她出去,并对其威逼利诱,决不能报警,否则会让她死得很难看;如果仍然不听话,就一直关在这里;如果在所谓的考验期反抗,则遭受到严厉惩罚,不仅被关在条件艰苦、阴暗潮湿的地下室,还要遭受各种惨无人道的折磨和凌辱。

    王丽萍为了有机会逃出去,便选择了假意向乔丹服软。然而,她一来怕乔丹会改变主意,二来有些急不可耐,一次在遭受乔丹凌辱后,趁他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之际,悄悄地溜出了房间。

    然而,王丽萍为她的冒失和心急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她慌慌张张地在四合院里寻找出口时,就被在此看家护院的家丁发现并抓了个正着。

    得知王丽萍逃脱未果被抓回来时,乔丹暴跳如雷,他狠狠地打了她几耳光子,质问她为什么骗他?

    王丽萍忍着疼痛,就是不说话。乔丹恶狠狠地说:“本来你还是有机会走出去的,但是,现在这个机会被你亲手葬送了。我最恨别人骗我!”

    乔丹将王丽萍折磨一番后,叫来了两个亲信,吩咐道:“今天,她就是你们的,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然后,将她送到地下室,严加看管。敢欺骗我,我让她付出代价!”

    地下室阴冷潮湿,见不到一点阳光。空间并不大,不到十个平方,里面有张单人床,还有个简陋的卫生间。除此之外,几乎一无所有。

    王丽萍不知道,像这样的地下室究竟有几间,但她可以肯定,绝对不止一间,因为,她经常在黑夜中听到附近处有清晰的女人的哭泣声。

    很多时候,她想到了死,可是,父母亲垂垂老矣的身影一遍遍浮现在她的脑海中。为了含辛茹苦的父母亲,她苟且地活着。

    王丽萍断断续续说出了事情的经过。说到最后,她声音哽咽,已泣不成声了。

    王石在心如刀割,一个美丽清纯的女孩被乔丹这个畜牲祸害了,而且,他祸害的女人绝不止王丽萍一个人。他说亲手杀死的女人就有两个,很可能是一句真话。这样一个罪恶滔天的大坏蛋,如果不尽快被绳之以法,会有更多无辜的女人遭殃的。

    王丽萍扬起一张美丽却惨白的脸,轻声说:“我知道你不是坏人,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王石在说:“你说吧,我会尽力而为帮你的。”

    “你能不能转告我的父母亲,说我现在还活着,让他们不要担心。”

    王石在想了想,说:“我这么说,他们会相信吗?他们如果问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女儿还活着,她在哪里?我能说吗?在目前情况下,还是不说为好。”

    “那好吧,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请你转告他们,让他们为我收尸。”

    “小萍,你不会死的,一定能出去的,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