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
    钱三运忽然接到康师傅的电话。

    康师傅说,县电器厂原会计、人称孔夫子的孔富突然找到了他,说想通过他,找到工作组钱组长,说是有要事相告。

    钱三运大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当即通过康师傅提供的联系方式联系上了孔富。

    见面的地点是在城郊的一个偏僻角落,那场景很像地下党接头。

    孔富果然不愧于孔夫子这个外号,一身的学究气,穿了身老旧的中山装,戴着一副镜片很厚的老式眼镜。幸好,他说话用的不是文言文,没有满口的之乎者也。

    “钱主任,你们工作组怎么突然解散了?”孔夫子开门见山地问。

    钱三运笑道:“连你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孔夫子都躲着不见我,工作组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孔夫子长叹一声道:“一言难尽啊,我倒是天不怕地不怕,可是,我也是为人父母啊,我的女儿最近差点被坏**害了。”

    钱三运其实早就猜测到,这段时间孔夫子的突然消失,极有可能与他的女儿有关。因为早就听王石在说过,吴明等人曾策划以此逼迫孔夫子乖乖就范。

    “说说你女儿的情况吧。”

    孔夫子说:“我的女儿今年师范毕业后,参加了全县事业单位招考,被分配在城西小学。前几天,她傍晚下班后,突然被两个尾随的陌生人绑架了。”

    “女儿被人塞进了汽车,嘴巴被堵住,被带到一个地方。凭感觉,这地方距离县城并不远,但具体在哪,她并不知道,因为她的眼睛被戴上了眼罩,什么也看不见。”

    钱三运自言自语道:“不会又是那栋乡村别墅吧。”

    孔夫子不解地问:“钱主任,什么乡村别墅?”

    钱三运摆摆手,说道:“没什么,你接着说,你女儿现在还好吧。”

    孔夫子叹气道:“唉,现在倒是平安无事,可是,经历那次绑架后,她的心里有了严重的阴影。现在,她吃住都在学校里,不敢走出校园半步。在校园里只要见到陌生人,就本能地产生恐惧心理。她现在的境况,如同惊弓之鸟,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我真的很担心,她的精神会崩溃的。”

    “你女儿为什么不请假,到外面躲避一段时间?也借此机会调节调节情绪?”

    “我女儿想请假,可是校长说,她还在试用期,请个两三天假,问题倒不是很大,但请长假肯定是不行的,是会被取消录用资格的。请两三天假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我女儿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所以选择了不请假。”

    “请长假会取消录用资格,我倒是没听说过。也许是有这条规定,也许是有人对校长进行了暗示。这样吧,如果你女儿想请长假,我来帮她。这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到时候让医院开个病历,再疏通疏通教育系统的关系,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孔夫子说着说着,泪水就涌出来了,他用衣袖轻轻擦拭泪水,动情地说:“钱主任,太谢谢你了!康师傅、丁师傅,还有我们厂里的职工,都说你人挺好的,今日一见,果然一点不假。钱主任,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她如果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和老伴也不想活了。”

    钱三运鼓励道:“孔夫子,现在不是旧社会,你不要害怕,政府会为你伸张正义的。你女儿后来没有报警吗?”

    孔夫子摇头道:“我们哪敢报警?那伙坏人威胁我女儿,若是敢报警,她的下翅很惨的。钱主任,我还是接着说我女儿的遭遇吧。”

    “好的,你慢慢说,尽可能详细点。”钱三运的猎奇心理在作祟,所以希望孔夫子说得越详细越好。

    “我女儿被坏人带进了一个地方,那里还能听到鸟的叫声,估计是在山村。”

    钱三运打断孔夫子的话:“孔夫子,你是说你女儿听到了鸟的叫声?”

    孔夫子点头道:“是的,我女儿听得很分明,是鸟叫声。而且,她说,鸟叫声此起彼伏,还不时来场大合唱,可以判断,那里是在农村。”

    钱三运判断,孔夫子女儿很可能被带进了乔丹的乡村别墅里。

    孔夫子接着说:“我女儿被带进一个房间时,眼罩被解开了。这是一间类似于宾馆房间的卧室,还有个独立的洗浴间。房门被关上了,里面有两个男人和女人。”

    “两个男人一高一矮,都戴着面具,看不出他们的长相。女人长得很漂亮,但身体虚弱,面色苍白,我女儿用了一个词来形容:漂亮的女鬼。”

    “矮个子男人问我女儿,孔鹊,知道你为什么被带到这里吗?”

    钱三运又插了一句:“孔雀?你女儿名叫孔雀?”

    孔夫子说:“我女儿名叫孔鹊,鹊桥相会的鹊。”

    钱三运说:“一个很好听的名字。你接着说吧。”

    孔夫子接着说:“我女儿极其害怕,说她不知道。”

    “那人说,你被带到这里,是因为你的父亲孔夫子得罪我了。”

    “我女儿从来不管大人的事,所以也就无从知道我和县电器厂的管理层有什么瓜葛。我女儿一头雾水,矮个子男人说:你回去告诉你的父亲,让他在县电器厂的财务问题上永远闭嘴,也不要再上访举报,否则,嘿嘿,接下来的一幕就是你的下场。”

    “接下来发生了很可耻的一幕。那个高个子男人当着我女儿的面,就粗暴地脱掉那女人的衣服,干起了肮脏之事。我女儿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一个黄花大闺女哪好意思在一旁看那丑事?她将头撇向一边,用双手捂住眼睛。”

    “矮个子男人见状,威胁我的女儿,不仅要看,而且还要目不转睛,从开始看到结束,否则,下一个女主角就是她。我女儿哪敢不看?唉,这伙畜牲,真是作孽啊!”孔夫子痛心疾首,泪如雨下。

    钱三运想,高个子男人应该是乔丹的心腹,矮个子男人是不是吴明?那面色苍白的女人是燕子,还是王丽萍,抑或是被囚禁的别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