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
    钱三运问:“孔夫子,后来呢?”

    孔夫子说:“也许是他们忌惮我掌握了电器厂财务上的把柄,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不久,他们就将我女儿送回来了。”

    钱三运沉思片刻,问:“孔夫子,你究竟掌握了县电器厂多少秘密?”

    孔夫子说:“我在县电器厂干了多年会计,财务上的秘密我理所当然地知晓一些。特别是路民生担任厂长后,胡作非为,引起厂里很多职工的强烈不满。路民生其他方面的问题我不敢乱说,但凡是涉及到财务方面的问题我是一清二楚的。”

    孔夫子顿了顿,接着说:“我也有意识地留存了一些路民生违反财经纪律的证据资料。比如他以假发票侵吞公款、私设小金库、用公款报销家庭和个人支出项目等等。此外,我还留存了涉及企业改制问题的证据资料。”

    钱三运大喜,连忙问:“这些证据资料在哪里呢?”

    孔夫子说:“这些证据资料被我保存在一个很秘密的地方,有原始凭证,有记账凭证;有原件,也有复印件,不过,复印件都被加盖了单位财务公章以及和原件一致章。从法律效力上看,即使是复印件,也是视同原件的。”

    钱三运连声说:“太好了,太好了。这些证据资料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不瞒你说,工作组虽然暂时解散了,都工作并没有停止,只不过调查取证工作从地上转到了地下。孔夫子,这些证据资料什么时候可以移交给我们工作组?”

    孔夫子犹豫片刻,吞吞吐吐地说:“钱,钱主任,我有个想法。”

    钱三运说:“孔夫子,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凡是我们能办到的,一定不遗余力帮助你;我们一时半会办不到的,也要积极为你争取。”

    孔夫子说:“钱主任,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就孔鹊这么一个女儿,我没有别的希望,就是希望她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只要我女儿平安了,我这把老骨头就是被路民生一伙烧成灰,也没什么大不了。”

    钱三运试探着问:“你们家在外地有什么亲戚朋友?如果有,可以让你女儿去那边避一避。至于工作的事,你们大可不必担心,什么取消录用资格,根本不存在的。”

    孔夫子连声说:“那就好,那就好。”

    然后,他抓了抓耳朵,苦思冥想半天,说道:“想来想去,我家没有外地的亲戚,江州倒是有一个,是我妹妹,不过,我很担心,路民生那伙人神通广大,很容易就能找到我妹妹家,我怕孔鹊在我妹妹家同样不安全。”

    钱三运说:“是的,路民生有黑社会背景,而且胆大妄为,什么事也能做得出。让孔鹊去江州,不是最好的选择。我来想想。”

    钱三运想到了江曼婷。这位成熟丰韵的干姐姐在北京有多家公司,如果让孔鹊去她那,一来可以确保安全,二来可以让孔鹊有个舒心的环境,可以让她尽快淡忘那段难以启齿的经历。

    钱三运于是说:“孔夫子,我有个姐姐在北京,她在北京开了几家公司,人脉资源也很好,孔鹊去那里能保证绝对安全。如果她愿意去,我负责引荐,我姐姐人挺好的。”

    孔夫子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说道:“那太好了,孔鹊师范毕业后,就想去北京工作。可是,我就她这么一个女儿,不想她离家太远,所以,她才选择回到青山工作。这样吧,我现在打个电话,征求她的意见。”

    孔夫子拨通了女儿的电话。与孔夫子预料的完全一致,孔鹊听说能去北京工作,青山这边的工作还能保留,非常兴奋,浑然忘却了那段屈辱的经历。

    钱三运说:“很好,就这么办。这样吧,我现在就来打电话,为你的女儿办理请假手续。”

    钱三运当着孔夫子的面,给县卫生局局长胡业山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孔鹊开个假病历,并负责联系新上任的县教育局局长,为孔鹊请半年长假。钱三运的想法是,也许用不了半年,吴明、乔丹一伙就会全军覆没的。那时候,孔鹊回到青山,就很安全了。

    开假病历、请长假,对于胡业山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他一口就答应了,并承诺今天就能将所有手续全部搞定。

    随后,钱三运躲到一边,给江曼婷打了个电话。他简要介绍了他作为工作组副组长赴县电器厂开展调查工作的情况以及孔鹊的个人情况。对于孔鹊赴北京工作的想法,江曼婷表示没有任何问题,并会对孔鹊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对于调查县电器厂以及路民生一伙的所作所为,江曼婷非常担心钱三运的人身安全。虽然她知道这个弟弟有勇有谋,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果路民生一伙在背后下黑手,难保不会发生危及人身安全的事件。

    江曼婷叮嘱钱三运一定要注意人身安全,并说,如果需要,她会给江曼雁的老公、现任云川市市长何胜利打电话,让他作为钱三运的坚强后盾。

    钱三运非常感动,在电话里和江曼婷说了很多令人面红心跳的情话。

    为孔鹊请假和赴北京工作的事轻松搞定,孔夫子没有了任何顾虑,当即带着钱三运去了他的老家,在一个废弃的地窖里找到了一个密封很好的铁柜。打开铁柜,是一摞摞证据资料。钱三运如获至宝,将其带回来,藏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孔夫子压在心口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在他看来,北京太遥远,只要做好保密工作,路民生一伙是不会知晓孔鹊的行踪的。而且,钱三运的那位姐姐很有能耐,有她的关心和帮助,孔鹊的安全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作为父亲,孔夫子考虑问题很全面,他向钱三运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孔鹊去北京,得从江州乘坐火车或飞机,从青山到江州这段路程,如何才能确保安全?

    钱三运左思右想,觉得孔夫子的担心并不是毫无道理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吴明突然对孔鹊下手,那就太对不起孔夫子了。

    他决定,利用周末时间去趟江州。这次去江州,送孔鹊只是其中的一项任务,他还要去江州奇石馆、绿之坊食品公司看看,此外,他觉得很有必要见一见叶莺莺和江曼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