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8章
    ,!

    钱三运前天夜里做了一个梦。

    梦里好几个女人为他争风吃醋,夏月婵和杨小琴扭打在一起,江曼婷和江曼雁姐妹俩也互不相让,唐美美和姜娇娇两个小女生也发生了口角,只有杨可韫独自一人默默垂泪。

    钱三运看着心疼,便走过去安慰杨可韫,不知什么时候,叶倾城突然冒了出来,她手里握着一把白晃晃的大剪刀,死死盯着他的下身,怨恨地说:“钱三运,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背着我,在外面养了这么多如花似玉的女人!我今天就剪掉你的命根子,让你从此尝不到做男人的乐趣!”

    叶倾城疯狂地扑过来,杨可韫大声喊道:“三运哥,快跑,快跑……”

    钱三运赶忙撒手就跑,叶倾城挥舞着剪刀,在他的身后拼命地追赶。其他的女人也都暂时放下芥蒂,跟在后面追了过来。杨小琴边追边叫道:“叶倾城,一定要冷静,千万不要做荒唐事!”

    然而,叶倾城就像是长跑运动员,耐力和持久力都不错,远远地将一大群女人甩在身后。钱三运跑到神山的一处悬崖边,见无路可走,便纵身跳了下去,叶倾城惨叫道:“三运,不要啊!”

    钱三运心里冷笑道:“现在终于知道后悔了啊!”

    钱三运的耳边呼呼风响,下面的悬崖深不见底,这时候,他忽然后悔不该跳崖。自己死了,那么多的女人让给别的男人?

    也许是命不该绝,钱三运坠落在一根粗大的树干上,手忙脚乱间,他抓住了其中的一根树枝,向前一看,又惊又喜,是一个黑漆漆的山洞。

    位于悬崖中间的山洞应该不会有什么豺狼野兽的。话说回来,就是有,也要勇敢向前,因为坠落万丈悬崖肯定是死路一条,进入这山洞也许还能发现一条生路。

    钱三运摸了摸口袋,手机还在,他打开手机,借助光亮,一步步向前走去。不知走了多远,看到了一线光亮,钱三运精神一振,莫非是找到了山洞出口?

    他信心倍增,大踏步向前走去,果然到了山洞尽头。突然,他看到一个美丽的少妇弱柳扶风般地站在那里。定睛一看,美少妇竟然是叶莺莺。

    叶莺莺三十多岁的模样,丰乳肥臀细腰却盈盈一握,鹅蛋型的脸上未施粉黛,肤色却如美玉般莹润光泽,小巧的鼻梁,樱红的薄唇,两道远黛般的长眉下,是漆黑闪亮的眸子,眸光似水波般静静流淌。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朱翠香。”这样媚而不妖,艳而不俗的美女无疑是人间极品。

    “叶阿姨,你怎么在这里?”钱三运惊讶地问。

    叶莺莺笑盈盈地走过来,伸手抱住他的腰,低声道:“三运,我知道你女人多,也知道你会来这里,所以在这里等你。你看,这里多么寂静,也没有别人的干扰,我会好好陪你的。”

    一想到众女人的争风吃醋及叶倾城的大剪刀,钱三运就胆战心惊,他连忙将叶莺莺往外推,“叶阿姨,我已经戒色了。再说了,你是胡媛媛的妈妈,让她知道了,如何是好?”

    叶莺莺媚笑道:“三运,你骗谁呢?你要是戒色,老母猪都能上树了!媛媛知道又怎样?大不了让她一起陪你!”

    钱三运犹豫道:“叶阿姨,这恐怕不好吧。”

    叶莺莺妩媚一笑,自个儿将连衣裙脱了下来,露出洁白无瑕的身子,右胸上的一颗美人痣特别显眼。

    钱三运顿时兴奋起来,忘了众女吃醋和大剪刀,也不管什么伦理道德,抱着她动作起来,叶莺莺在他身下婉转承欢。

    天亮后,钱三运发现身下湿漉漉的一片,不禁暗自摇头,只觉得这梦太荒诞。

    钱三运走出金水湾大酒店。

    夜晚的江州,霓虹灯竞相绽放,绚丽的灯光编织着梦幻般的夜晚,将这座钢筋水泥的城市打扮得艳丽多姿。飘香的咖啡厅,微醺的酒馆,躁动不安的ktv,都在挑逗着人们压抑已久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纸醉金迷的味道。

    钱三运招手拦了一辆的士,直奔叶莺莺家所在的琥珀山庄。

    琥珀山庄是江州有名的富人区之一,地理位置绝佳,离市中心繁华地带咫尺之遥,又依山傍水,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叶莺莺家是一套独栋别墅。别墅具有欧式风情,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钱三运敲开了别墅的大门,是保姆阿姨开的门。

    保姆阿姨的脸上堆着笑,说道:“你是钱先生吧,主人在楼上呢。”

    钱三运道了谢,径直上了二楼。叶莺莺家以前来过,钱三运是轻车熟路。

    上楼之后,他没有看见叶莺莺,也没有多想,便直奔胡媛媛的房间,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卧室门是敞开的,胡媛媛并不在,床上有些凌乱,堆着几件花花绿绿的衣服。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很显然,胡媛媛正在浴室里洗澡。钱三运忽然想来个恶作剧,便走到浴室门口,轻轻地敲了几下门。

    浴室门竟然打开了,在氤氲的水气中,一个正在淋浴的苗条身影如海市蜃楼般的出现在钱三运的面前。

    这女子身材极好,腰肢袅娜,香娇玉嫩,钱三运正愣愣地望着她,觉得不太对劲,这哪是胡媛媛,这分明就是叶莺莺!

    叶莺莺扭过头来,露出一张美极了的鹅蛋脸,眯着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她并没有注意到敲门的并不是胡媛媛,而是钱三运。她柔声道:“媛媛,怎么到现在才回来?我卧室淋浴间的水龙头坏了,就来到你的房间洗个澡。”

    “叶,叶阿姨,我不是媛媛,我是小钱。”钱三运支支吾吾地说,他本想将头扭向一边,可是,叶莺莺美轮美奂的身体似乎有一种特别的魔力,硬是将他定格在那里,脖颈都不能动弹。

    “啊!”叶莺莺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慌忙取下一条粉红色的毛巾,缠在窄细的腰臀上。

    沉默了一会,叶莺莺恢复了镇定,背对着钱三运说:“小钱,你怎么这么快就来啦?不是说在饭店吃饭吗?去帮阿姨把衣服拿来,就在媛媛的床上。”

    钱三运很快意识到了刚才的失态,赶忙点点头,目光悄然从那柔美的腰身曲线上移开,走到床边,心脏还在“扑通扑通”地狂跳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