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0章
    ,!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还听到胡媛媛的说话声。

    “三运,是媛媛回来了,她怎么回来这么早?”叶莺莺站了起来,“对了,三运,和媛媛说了你要来吗?”

    “没有呢。”钱三运本来还想说,之所以没有提前告知媛媛,是想给她一个惊喜,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下,因为他觉得这太矫情。

    “媛媛这丫头以前在外面玩起来很疯的,每次我都要打好几遍电话,她才肯回来。今天回来这么早,我还以为你和她说了。走,我们出去看看。”

    叶莺莺袅袅娜娜地走在前面,钱三运亦步亦趋地紧随其后,目视着她摇曳生姿的身影,想起刚才无意中在洗浴间撞见的细腰翘臀,身体的某个部位竟无耻地燥热起来。

    二人走下楼梯。胡媛媛倚靠在一楼大厅的椅子上,闭着眼,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一个大男孩正弯腰为她的脚踝处贴药膏。保姆阿姨毕恭毕敬地站在一旁侍候。

    “媛媛,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叶莺莺爱女心切,急匆匆地走到媛媛身边,俯下身子,看她的伤情。

    媛媛龇牙咧嘴道:“妈妈,我跌倒了。”

    那个为媛媛贴药膏的大男孩站起身子,很恭敬地说:“阿姨,我们在游乐场玩时,媛媛不小心跌倒了。是我不好,光顾着玩,没有尽到照顾媛媛的责任。”

    大男孩个子很高,长相虽然不算太帅,可也眉清目秀。

    “大乐,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小心跌伤了,与你有半毛钱关系?”媛媛显然不愿意接受这个叫大乐的男孩的道歉。

    “媛媛,又耍大小姐脾气了。不管怎么说,你要感谢大乐。人家送你回来,还为你上药膏。”叶莺莺又转而对大乐说:“大乐,谢谢你。”

    大乐憨笑道:“阿姨,您太客气了。我是媛媛的同学,这点小事无足挂齿。”

    大乐说话时,钱三运一直默默地观察他。凭直觉,大乐对媛媛是有好感的。

    前几天在云川市人民医院,叶倾城搀扶吴国庆的一幕又浮现在钱三运眼前。那一刻,他心里酸酸的,疼疼的,仿佛一个孩子心爱的玩具被人拿走了。

    然而,今天他不仅不感到心疼,还有一种如释重负般的感觉。他知道自己不太可能与媛媛走到一起,可媛媛又喜欢他,他不忍伤害她的心,如果有一个优秀的大男孩能代替他,而媛媛又能接受,那是再好不过的事。

    叶莺莺说:“媛媛,你睁开眼,看是谁来了?”

    媛媛睁开眼,见钱三运正一脸微笑地看着她。她又惊又喜,娇嗔道:“三运哥,你好坏啊,来之前也不打声招呼,害得我出去跌伤了。”

    “媛媛,我来看看,伤得怎样?怎么不去医院呢?”钱三运也俯下身子,查看媛媛的伤情。

    媛媛笑嘻嘻地看着钱三运,说道:“没什么大碍的,就是跌倒了而已,又不是从高处坠落的,不用去医院的,在家休息几天就好了。”

    叶莺莺关切地说:“媛媛,最好还是去医院看看。”

    媛媛将头摇得像拨浪鼓,连声说:“不去,不去,我最讨厌去医院,那地方简直不是人待的。”

    叶莺莺无可奈何地说:“好吧,那先观察观察,如果疼得实在受不了,还得去医院看看。”

    “现在不疼了,贴了药膏后,就好多了。”为了证明脚踝处不疼了,媛媛强撑着站了起来,可是,还没站一会儿,就疼得受不了。

    大乐见状,慌忙搀扶着媛媛坐下,柔声说:“媛媛,不去医院不打紧,但现在还不能站立,也不能走路,要不,我背你去房间休息吧。”

    媛媛摆手道:“三运哥会背我去房间的。大乐,谢谢你送我回家,时间不早了,你回学校吧。”

    大乐一脸的窘态,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卸磨杀驴啊,钱三运心想,媛媛啊媛媛,你这样对待大乐,他会很伤心的。

    叶莺莺感激地看了大乐一眼,柔声说:“大乐,晚饭吃了没有?如果没吃,我让保姆阿姨热饭。”

    大乐连声说:“吃了,吃了。谢谢阿姨关心。”

    媛媛问钱三运:“三运哥,晚饭吃了吗?是不是在我家里吃的?”

    钱三运笑着说:“今晚有个应酬,在外面饭店吃的。”

    媛媛娇声道:“三运哥,我脚疼,走不了路,你背我上楼吧。”

    大乐尴尬至极,便起身告辞。

    “大乐,路上小心点,以后有空和同学们来我家玩哦。”

    大乐深情地看了媛媛一眼,恋恋不舍地走了。

    大乐走了,媛媛娇嗔道:“三运哥,怎么像个木头人呢?快背我上楼,还有,等下帮我按摩,还没玩多久,就腰酸背痛的,看来最近我活动还是少了。”

    钱三运弯下腰,媛媛两手抱住他的脖颈,柔软芳香的身子紧贴在他的身上。他两手伸向后面,捉住了媛媛的两条腿。

    钱三运将媛媛背到二楼卧室,在放她到床上时,她忽然用双手抱住他的脖颈,他的身子就不自觉地压在她的身上。媛媛趁机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无比怜爱地说:“三运哥,我想起死了!”

    “三运哥,你好狠心,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我!”媛媛挥舞着小拳头不停地擂他的后背,与其说是捶打,不如说是撒娇。

    “我不是来了吗?”钱三运挣脱了媛媛的怀抱。他下定决心,从今天开始,他要将媛媛当做自己的小妹妹,不能和她发生感情纠葛。

    “三运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媛媛可怜兮兮地望着钱三运。

    “怎么可能呢?我一直将你看作我的好妹妹啊。这不,我一来江州,就来看你了。”

    “可是,我,我不想——”媛媛还没说完,听见外面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一抬头,见叶莺莺来了。

    “媛媛,脚现在还疼吧?你看,脚踝处都有些肿了,不要硬撑着,最好去医院看看。”叶莺莺走到床边,弯下腰,撅起绝美的屁股,又一次查看媛媛脚踝处的伤情。

    钱三运用眼角盯着叶莺莺的细腰翘臀,吞了口口水,暗自道,真的是个颠倒众生的尤物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