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

    钱三运轻声问:“花主任,难道你掌握了什么内幕消息?”

    花木兰成心要吊钱三运胃口,故意说:“钱主任,时间不早了,我得抓紧写一个议案,先走了啊。”

    钱三运不禁摇头,这个风骚的女人,给她二两颜色还开起染坊来了,便来个欲擒故纵,说:“花主任,你忙吧,我也有事了。”

    这下轮到花木兰发愣了,她走了两步,又折返回来,冲着钱三运离去的背影,大声喊道:“钱主任,你过来一下。”

    钱三运暗自发笑,回过头来,故作惊讶地问:“花主任,你找我有事?”

    花木兰走了上来,凑近钱三运的身边,对着他的耳畔轻语道:“钱主任,我住808房间,晚上八点半,我有空。”不等钱三运回答,花木兰就扭着肥臀,头也不回地走了。

    钱三运左右为难。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如果去,花木兰这个风骚的女人很可能会想和他发生苟且之事,他当然不是坐怀不乱的男人,但并不是看见女人就想上,特别是对花木兰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他并没有兴趣;如果不去,看花木兰的神色,似乎了解一些选举的内幕情况,这很可能与贿选有关,而这正是他需要重点关注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一个女人,还能强迫不成?晚上八点半,钱三运敲开了花木兰的房门。

    花木兰穿着一套若隐若现的性感睡裙,丰腴的身材一览无遗。看得出来,她是经过精心打扮的,身上还散发出淡淡的香水味。

    “钱主任,我知道你会来的。”花木兰坏笑道,“因为我知道,我的这个消息对你来说很重要。”

    钱三运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微笑着问:“是吗?”

    “是的。钱主任,我也不和你拐弯抹角了,我们来个交换吧。”

    “交换?交换什么?”

    花木兰没有正面回答钱三运的问题,而是习惯性地将丰满的胸部挺了挺,露出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媚笑道:“钱主任,你觉得我美不美?”

    “还行吧,风韵犹存。”

    “钱主任,你这是褒义还是贬义?”

    “随你怎么想吧,我只是说了句实话而已。花主任,你刚才说拿什么交换来着?”

    “钱主任,我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告诉你有关选举的内幕消息,你陪我一夜。”

    钱三运明知故问道:“陪你聊天?哪有那么多话说呀。”

    花木兰轻轻地用手指弹了一下钱三运的额头,嗲声嗲气地说:“钱主任,不是我说你,你难道是榆木疙瘩吗?我是让你陪我睡觉!睡觉,懂吗?就是干那种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才能做的快活事。”

    果然是花木兰,说话口无遮拦。钱三运扑哧一笑,说:“花主任,我们曾在桃花村工作过一段时间,你年龄比我大一大截,在我眼里,你就是我的长辈。如果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叫你一声阿姨。”

    花木兰愣了,没想到钱三运会打出这张牌,这可让她骑虎难下了。

    “花主任,你沉默,就代表你默认了。那我也不客气了,花阿姨,很高兴能有你这么一个农村工作经验丰富又心直口快的阿姨。说实在的,那次你和我谈如何发展山村经济,我被你渊博的知识、独到的见解、敏锐的眼光所折服,果然不愧是人大代表,说起话来,高屋建瓴,比一般村干部强多了。”钱三运又给花木兰戴了顶高帽。不过,实事求是地说,花木兰虽然风骚,但肚子里还是有点货的。不像有的女人大代表,纯粹就是一个花瓶。

    “钱主任,你又是在变相拒绝我吧。你说说看,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不是我花木兰吹牛,只要我点点头,进这个房间和我睡觉的男人能排到楼道外面!”花木兰有些气恼,本想着将这个小帅哥拿下,老是吃咸肉,今晚想尝尝鲜肉,没想到他竟然不解风情,还和她认起亲来。

    “花阿姨,你是我的长辈,我即使对你喜欢,那也是晚辈对长辈的喜欢。至于你说的喜欢你的男人很多,我一点也不感到怀疑,我相信花阿姨的魅力。”

    花木兰气鼓鼓地说:“好吧,我知道你的意思,说来说去就是不喜欢我,害我准备了半个晚上,又是沐浴,又是抹香水,又是更衣的,到头来却是一场空。钱主任,我也不要你叫我阿姨,你走吧,我打电话让苏启顺过来陪我睡觉!”

    “你和苏镇长也有一腿?”钱三运惊讶地问。

    “我花木兰本来就是个风骚的女人,除个别人不将我放在眼里外,绝大多数男人见了,都是想上我的。你别看苏启顺高高瘦瘦,像根竹竿,在床上却生龙活虎的。你可不要以为是我看上了苏启顺的权力,主动引诱他的,是他先勾引我的。”

    钱三运笑道:“花主任,你真坦白。”

    花木兰不以为然地说:“孔子说,食色,性也。性与吃饭同等重要。”

    钱三运笑道:“我纠正你一个常识错误,食色,性也,这句话不是孔子说的,是告子说的。孔子也有一句名言,叫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意思与这句话大同小异。”

    “管他谁说的,反正就是这个意思。我花木兰对男女之事一向看得开,男女在一起睡个觉与吃顿饭,有什么区别?有的人道貌岸然,表面上一本正经,背地里却干了很多见不得人的龌龊事!钱主任,我可不是在说你。”

    “花主任,我承认你说的并非毫无道理,但我不是那种龌龊小人。”钱三运站了起来,“花主任,你忙吧,我走了。”

    “就这么走了?”花木兰不解地问。

    钱三运呵呵笑道:“花主任,难道让我和你秉烛夜谈?我看还是算了,等下苏镇长来,我赖着不走,就尴尬了。”

    “钱主任,我随便说的,你还当真?苏启顺现在被镇医院王晓丽那个悬狸迷住了,整日被她弄得神魂颠倒的。男人,特别是事业有成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算了,不说气话了,你过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