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

    钱三运好奇心大发,跟着花木兰来到床边。花木兰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木匣子,打开一看,是一款女士手表。这是一块价值不菲的手表,市场价至少在千元以上。

    “别人贿赂你的,为的是在选举时投人家一票?”钱三运问。

    花木兰一脸惊讶地望着钱三运,支支吾吾地问:“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钱三运淡然一笑说:“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的吗?现在正在开人代会,某些人为了实现自己丑恶的目的,贿选你们这些人大代表。”

    花木兰点头道:“你说的一点没错,我这份礼品的确是别人送的,为的就是我的那张选票。”

    钱三运微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送你礼品的人并不就是那个试图通过贿选当选某种职务的人。花主任,可以透露是谁送给你这份礼品,让你在投票时照顾谁呢?”

    花木兰笑道:“钱主任,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了,还要问我干嘛?”

    钱三运摇头道:“我只是猜测而已,并不敢确定是谁。”

    “那你猜猜看。”

    “我猜测送你礼品的应该是高山镇党委书记方大同,谋求通过这次选举上位的是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吴德能。”

    花木兰的脸上露出无比惊讶的神色,问道:“钱主任,你是不是早就知情?”

    钱三运笑道:“花主任,看来我是猜对了。说实话,我并不知情,我要是知情,我晚上就不可能来你这儿了。”

    花木兰有些黯然神伤,“钱主任,怎么就不能来我这儿?我又不是老虎,还能吃了你不成?你看你,不是好好的嘛,毫发未损。”

    钱三运嬉笑道:“花主任,我真的怕被你吃了。”

    “我倒是想吃你,可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我们如果对换一下,我是身强力壮的男人,你是柔弱美丽的女子,恐怕你今晚是凶多吉少了。”花木兰顿了顿,转移了话题,“钱主任,你是怎么猜测这两个人就是方大同和吴德能?”

    钱三运淡然一笑道:“是这样的。吴德能一直觊觎县长的宝座,但由于多种原因,原来的张县长出事后,他并没有能够成为代县长,而是从云川市空降了胡若曦。吴德能自恃在青山树大根深,就想在县人代会期间整出点动静来,便铤而走险,寻求通过贿选的方式当选县长,从而将胡若曦排挤出去。贿赂代表的事,吴德能不可能亲自上阵的,他有很多亲信。比如,高山镇代表团,方大同就是他的心腹。送礼品给代表、做代表工作自然就是方大同的事。”

    花木兰点头道:“你分析得很有道理。可是,我有一事不太明白,胡若曦是上级指定的唯一县长候选人,吴德能要想成功当选,代表们只能通过另选他人的办法,在选票上填上吴德能的名字。如果吴德能当选,胡若曦落选,那就是重大选举事故,上级领导最反感这种违背组织意图的行为。吴德能就不怕上级部门追查吗?”

    钱三运说:“花主任,你说的没错,上级领导确实不希望看到这种现象的发生。但是,在现实生活中,通过打招呼、贿选,将组织内定的候选人排挤出去的现象还少吗?你知道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吴德勤是吴德能的弟弟吗?”

    花木兰摇头道:“我知道组织部长是吴德勤,但不知道他就是吴德能的弟弟。”

    钱三运说:“组织部长是管干部的,实权可不小,这次县人大换届选举,市委组织部来了个副部长,全程指导。吴德勤与现任云川市委书记徐华为是省委党校同班同学,关系很不错。一旦吴德能成功当选,吴德勤肯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且通过他的影响力让此事变成既成事实。到时候,将胡若曦调离青山县,贿选一事就算软着陆了。”

    花木兰说:“钱主任,照你这么说,吴德能这不叫铤而走险,说不好听点叫处心积虑,说好听点叫步步为营。”

    “是的,可以这么说。花主任,你能说说这次贿选的具体细节吗?”

    花木兰反问道:“钱主任,我告诉你贿选细节,有什么好处吗?”

    “没有好处。”

    “没有好处,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随你的便吧,你真不想说,我也不能勉强你。”钱三运起身站了起来,他心里已经有打算了,吴德能贿选自然不可能贿选一两个代表,至少要贿选半数以上的代表,既然花木兰不说,那他就找其他人了解情况。比如胡业山,也是县人大代表,他应该了解一些情况。

    “钱主任,我真拿你没办法。算了,我服了你。”花木兰将钱三运拉坐下了,“我来说说我掌握到的细节吧。今天中午,镇党委书记方大同来到我的房间串门,他先是将我吹捧了一番,说我基层工作经验丰富,善于团结群众等等。”

    “然后,他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木匣子,递给了我,说这是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吴德能送给我的。”

    “我很惊讶,我又不认识吴德能,他凭什么送这么贵重的礼品给我?方大同笑眯眯地解释道,吴德能县长在青山县工作多年,不仅资历老,工作经验丰富,而且政绩明显,他希望在这次人代会上能更上一层楼,当上县长,以更好地为青山县人民服务。”

    “我不解地问,县长唯一候选人不是胡若曦吗?方大同说,胡若曦一女流之辈,没有基层工作经验,不适合当一县之长。”

    “我顿时明白了方大同的意思,就是通过贿选让吴德能成功上位。胡若曦和吴德能我都不认识,他们哪一个当选县长与我有半毛钱关系?我和方大同说,好吧,我听你的,怎么选?”

    “方大同说,根据会议议程,将在第三次全体会议上选举新一届人大、政府领导班子,你到时候通过另选他人的方式在选票上写上吴德能的名字就行了。”

    “只要写上三个字,就能获得一块价值不菲的手表,这买卖太划算了。方大同见我很爽快地答应了,还交代我一个任务,说有几个代表虽然也同意选举吴德能当县长,但态度摇摆不定。为以防万一,选举时让我坐在他们中间,以指导投票的名义,监督他们投票。方大同还说,座位顺序不要你操心的,一切已有安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