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
    ,!

    钱三运神色凝重地说:“人大代表是人民推选出来的,肩负着着人民的重托,可现在是,人大代表不仅没有认真履行自己的神圣职责,反而将这一职责变成谋私利的工具,真的让人既寒心又揪心啊。”

    花木兰不以为然地说:“钱主任,你别和我唱高调。抛开贿选不说,为什么我们这些人大代表在投票选举时一定要严格按照组织意图来?为什么就不能推选出我们信得过的候选人?吴德能固然口碑不太好,但我们又对胡若曦了解多少?打个比方,假如胡若曦口碑不好,能力平平,能够提拔是因为上面有人,而吴德能能力、政绩、口碑都不错,我们是严格按照组织意图投票选举胡若曦当县长,还是另选吴德能当县长?”

    花木兰的连珠炮发问让钱三运无言以对。不得不承认,花木兰是个善于思考,也很有想法的一个女人,她的观点并非没有道理,特别是她的假设,的确引人深思。

    花木兰窃笑道:“钱主任,怎么不说话了?”

    钱三运苦笑道:“我承认你说的有点道理,但是,我们今天就事论事,哪怕吴德能能力再强,贿选肯定是不对的,也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你接受贿赂也是违纪行为。”

    花木兰道:“钱主任,我不喜欢你上纲上线,法不责众,收受贿赂的又不止我花木兰一个!这样吧,看在我们曾经在桃花村共过事的份上,我投票时投你的直接上级胡若曦一票。至于别人投谁,我可管不了,也不愿意管。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别人瓦上霜?”

    “好,我相信花主任是个明事理识大体的人,谢谢你提供的消息。”作为一个农村代表,花木兰能有这个觉悟就很不错了,对她要求太高是不现实的。

    钱三运起身准备告辞。花木兰叮嘱道:“钱主任,希望你不要说出是我告诉你这一切的。否则,我会到处对人说,县政府办的大帅哥钱三运也被我睡了。”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花主任,你真幽默。好了,告辞了。”

    钱三运走了,花木兰满脸惆怅地目送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掏出手机,试着给苏启顺打了个电话。

    出乎她意料的是,苏启顺很快接通了她的电话,并对她的邀请很兴奋。

    这个晚上,在宾馆舒适柔软的大床上,花木兰默默闭上眼,将苏启顺想象成钱三运,尽情地享受着他猛烈的身体撞击。

    钱三运出门不久,就给胡业山打了个电话。

    胡业山也是县人大代表,也入住在金色年华大酒店。钱三运给他打电话时,他说现在不方便见面,要稍等片刻。

    钱三运还在电话里隐隐约约听到女人的呻吟声,就知道这个好色成瘾的家伙,在人代会期间也没有闲着,正在宾馆房间与女人鬼混。

    十多分钟后,胡业山回电了,说现在方便了。

    钱三运走进胡业山的房间,见与他鬼混的女人还没有离去,有些诧异。

    胡业山这只修炼成精的老狐狸敏锐察觉到了钱三运心头的疑惑,解释道:“钱主任,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县医院妇产科的护士长周琼,她是县卫生系统的县人大代表,也是我的好朋友。”

    钱三运微笑着与周琼微笑致意。周琼三四十岁的样子,虽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看起来有几分像香港影星周海媚。

    钱三运忽然想起来了,曾听胡业山说过,这女人原来只是县医院的普通护士,为了谋求护士长的位子,主动去胡业山的办公室献身,并如愿以偿当上了护士长。县医院城东新区分院正在筹建中,她还想当副院长,因此,她对胡业山是言听计从。

    胡业山还说,这女人虽然年龄大了点,但韵味十足,口活一流,而且,她有个女儿在省城学医,长得非常漂亮。

    胡业山这个老色鬼,真的比古时候的皇帝还逍遥快活。女人一大堆,而且都别有一番风味。

    “胡局长,我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钱三运说这话时,有意地将眼神瞟向周琼,言外之意是,有她在是不是说话不方便?

    胡业山读懂了钱三运的眼神,笑着说:“钱主任,有话直说,都是自己人。”

    周琼虽然年龄不小了,却像个小女生撒起娇来,娇嗔道:“钱主任,是不是嫌弃我在这里碍手碍脚的?要不,你们谈,我出去回避一下?”

    既然胡业山说了无需回避,钱三运自然也不好赶周琼走,再说了,她也是县人大代表,多找一个人了解情况,得到的信息也就更全面,于是说:“不需要的,我了解的这个情况与周护士长也有关呢。”

    “钱主任,与我也有关?”周琼睁大眼睛,一脸夸张的表情。

    钱三运点头道:“是的,我也不转弯抹角了,这次县人代会期间,有没有人为了搞贿选,给你们这些县人大代表送礼呢?”

    周琼和胡业山面面相觑。

    过了一会,胡业山才醒悟过来,哈哈大笑道:“钱主任,你这问题问得好突然哦。”

    钱三运一本正经地说:“胡局长,此事非常重大,我们作为朋友,你应该毫无保留地说出你所掌握到的情况。”

    胡业山对钱三运是心存忌惮的,也不敢撒谎,便如实说:“钱主任,是这么回事。今天中午,有熟人给我送了一个红包,说在县长选举时投吴德能一票。我心里想,我怎么可能投吴德能的票?胡若曦县长年轻有为,有才有德,又是我的宗家,我当然是选她啦。可是,为了照顾送礼人的面子,我假装答应了。”

    胡业山的这番话,钱三运自然不会全信。

    “胡局长,给你送礼的人,有没有其他方面的交代?”

    胡业山想了想说:“他还说,事成之后,吴德能会记住你的,到时候将你调整到更重要的岗位上。”

    “没了?”

    “没了,就这么多。”

    胡业山将目光转向周琼,问:“周琼,有没有人给你送礼?”

    周琼心里想,你这只老狐狸,有人向我送礼的事,我不都如实对你说了吗?还要问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