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
    ,!

    周琼说:“有的,有一份礼品,但我看都没看,就放在宾馆房间了。送礼人也让我到时候投吴德能一票,我表面上是答应了,但我怎么可能昧着良心投他的票?”

    钱三运大笑道:“周护士长好高的政治觉悟啊。只是,如果都像你和胡局长,吴德能恐怕要哭了,送了好处出去,却没得到回报,这不是冤大头是啥?”

    周琼讪讪笑道:“其实,我也没你说的觉悟那么高。不过,说实话,那块手表充其量也就值个一两千元,我还真的看不上眼呢。只是,是熟人找到我的,我又不好拒绝。”

    言多必失,周琼刚刚还在说礼品看都没看,现在又说那是块价值一两千元的手表,前后矛盾。所以,她说的投票时不会投吴德能的票同样不可信。

    钱三运又问:“周护士长,送礼人有没有说什么?”

    周琼瞥了胡业山一眼,似乎是想得到他的授意。

    胡业山哈哈大笑道:“小周,钱主任和我是忘年交,关系老铁着呢。你不要有任何顾虑,有一说一。”

    周琼见胡业山这么一说,面色轻松了很多,说:“钱主任,给我送礼的人说,有的代表态度摇摆不定,为了确保投票时万无一失,他让我坐在这些代表中间,正式投票时顺便监督他们。”

    周琼的回答与花木兰所说的如出一辙。也就是说,吴德能对这次选举是经过精心策划准备的,不仅派亲信收买代表,还对那些态度摇摆不定的代表使用小伎俩。

    县长选举是过半数通过即可当选,因此,一旦贿选未被发现,吴德能当选县长的概率还是很大的。

    贿选一般都是很隐蔽的,收了好处的人自然守口如瓶,要想发现贿选,并不容易,除非内部人和知情者泄密。这次吴德能贿选得以提前发现,花木兰是立了大功的。

    这时候,胡业山将钱三运拉到卫生间,关上门,悄悄地说:“钱主任,周琼就是我上次说的县医院的老护士,你觉得她怎样?”

    “胡局长,周琼是你的老情人,她长得好看不好看与我有半毛钱关系?”

    胡业山坏笑道:“怎么就没有关系?如果你想泡她,就是动动嘴的事。别看她年龄大了点,但有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周琼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我要不是吃了药,根本经不起她几下折腾。就是吃了药,身子也快要散架了。钱主任,你年级轻,体力好,可以尝试与她一战,保证让你有种从未有过的快乐体验。”

    钱三运心里痒痒的,嘴上却批评道:“胡局长,你看你,整日沉迷于声色犬马,哪有心思干工作?”

    胡业山很委屈地说:“钱主任,你可不要这样批评我,我虽然爱玩,但工作干得并不差,今年几项开创性工作还获得上级表彰呢。再说了,我肯和你说这些,是将你当作我的好兄弟,要不然,我也不会将我的女人拱手送给别人啊。”

    钱三运呵呵笑道:“胡局长,作为朋友,我刚才只是友情提醒你,玩女人不能太疯狂,否则,弄得不好,会栽在女人身上的。”

    胡业山说:“钱主任,我现在分寸把握得很好,也不强迫她们,大都是主动找我的,都有所图,不会有事的。我再说一遍,你对周琼真的没兴趣吗?”

    “胡局长,你知道贿选一事有多严重吗?我必须马上向领导汇报此事,哪有心思和你谈风花雪月?”

    “好吧。”胡业山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钱主任,你不会向领导如实汇报我收了吴德能的贿赂吧?”

    “怎么会呢?”钱三运淡然一笑道,“胡局长,你我是朋友,我怎么可能会出卖你?”

    “是的,我们是朋友。钱主任,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只要我胡业山能办到的,绝不说半个不字。还有,我忘了告诉你,周琼有个女儿在江中医科大学学医,明年毕业,现在正在县医院实习,长得也是如花似玉,钱主任有没有兴趣?”

    钱三运说:“胡局长,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胡业山说:“我又没有让你追她做女朋友,不就是玩玩嘛。说实话,周琼女儿长得虽然漂亮,但很开放,不太适合当女朋友,当情人还是蛮不错的。”

    钱三运问:“胡局长,你莫非想打周琼女儿的主意?”

    胡业山坏笑道:“不瞒你说,我还真有这个想法,只是暂时还未付诸实施。漂亮女人就是一道美味佳肴,我不吃,别人也会吃的。再说了,周琼女儿性格外向,也非常开放,听周琼说,女儿上高中时就开始和同学谈恋爱了。我猜测,她早就不是处女了。”

    “胡局长,你如果泡上了周琼的女儿,她妈妈会找你拼命的,简直太乱了。”

    胡业山不屑一顾地说:“她敢!周琼这个女人非常爱慕虚荣,也很迷恋权力,为了当护士长,主动向我献身。现在,她既想当城东医院副院长,又想让女儿留在县医院工作,还希望我能帮她女儿弄个正式事业编制。如果得罪了我,她就什么也休想得到,连护士长职位也保不住!”

    “周琼这么风流,她老公难道不管吗?”

    (百度百科:徐其耀。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胸口不太舒服到医院“高干病房”后,40多岁的女护士王秀丽为其打点滴,徐其耀的左手上还输着液,竟三下两下就解开了王秀丽白大褂的纽扣……成了徐其耀的情人后,王秀丽求徐为其毕业后在家待业的女儿安排工作,也把女儿刘澜送入了“虎口”。这个可怜的姑娘,一年之中两次为徐其耀堕胎。令人发指的是,荒淫无度的徐其耀不仅不隐瞒自己的无耻行径,有时反而故意标榜自己的“能耐”。一次酒后,他不仅当着众人的面炫耀自己的“一箭双雕”,居然还将这母女俩的“床上功夫”进行了一番比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