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
    ,!

    “钱主任,你有所不知,周琼爱慕虚荣、迷恋权力是事实,但并不是个风流成性的女人,再说了,她的老公十多年前就因病去世了,为了女儿,她没有再嫁。说实在的,这母女俩也很不容易。按她的说法,之所以迷恋权力,是因为她太懂得权力的重要性。以前当护士时,别人对她颐指气使的,还有医生借机揩她的油。一气之下,她就跑到我的办公室,这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原来如此啊,看来这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胡局长,我有事先走了。”

    “好的,好的,下次我们来探讨那本《御女心经》。”

    钱三运打开卫生间门,走了出来。周琼见两人在里面窃窃私语很久,还以为在说贿选的事,却不知胡业山要将她当礼物送给钱三运。

    钱三运走出金色年华大酒店,在大街上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青山宾馆。

    青山宾馆产权属于青山县政府,由县机关事务管理局对口管理。胡若曦来青山后,就一直住在这里。

    快到宾馆时,钱三运给胡若曦打了个电话,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看看时间,快十点了,难道胡若曦睡着了?这几天,她既要参加人代会,又要处理日常公务,的确很辛苦的。

    由于贿选事关重大,钱三运决定还是尽快找到胡若曦,当面向她汇报情况。

    钱三运直奔胡若曦入住的房间,敲了几下门,没人应答,正疑惑间,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是小钱吧?”

    钱三运扭头一看,见胡若曦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胡县长,是您?”

    胡若曦笑道:“当然是我,这几天忙,刚才一个人出来在宾馆里散散步。今晚月色真好。”

    青山宾馆位于风景秀丽的县城环碧公园内,这里碧水环绕,闹中取静,既具都市的繁华,又有雅静的田园秀色,的确是个散步的好地方。

    钱三运说:“胡县长,刚才打您手机,一直无人接听,以为您睡着了。”

    “我出门时手机忘了带,本想回去拿,但转念一想,既然出去散心,就暂时告别各种事务的烦扰吧。三运,这么晚找我,是不是有什么要紧事?”

    “是的,胡县长。”

    胡若曦微微一怔,轻声问:“是不是与选举有关?”

    钱三运点点头。

    “三运,我们进屋说吧。”

    胡若曦的房间布置得井井有条,被子折叠得整整齐齐,可以看出,她是个爱整洁、爱干净的女人。

    “坐吧。”胡若曦一边招呼钱三运坐下,一边从水果箱里拿出一个苹果,“三运,我来削个苹果给你吃。”

    钱三运顿时就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慌忙站了起来,说:“胡县长,我自己来。”

    “三运,坐下,听话。”胡若曦拿起水果刀,很认真地削着苹果,她的手如柔荑,犹如羊脂般光洁柔嫩。

    此时的胡若曦像长辈,像姐姐,像知己,但丝毫看不出一点县领导的样子。

    钱三运很乖巧地坐下了,并道了谢。

    “三运,说说看,有什么要紧事?”

    “胡县长,刚才从多个渠道得知,吴德能收买多名人大代表,试图在这次县长选举中,取代您的位置……”钱三运将了解到的情况大致说了下。

    胡若曦一脸惊讶地看着钱三运,问:“三运,消息可靠吗?吴德能真的有这么大的胆子?”

    “是的,吴德能是个官迷,他和王连全联手将张县长赶下台后,就想登上县长的宝座,也多处活动关系,本以为十拿九稳,却没想到您从云川市空降到青山。这次县人代会,他通过送钱、送物的方式收买代表,野心很大。胡县长,消息千真万确,这对您非常不利啊。”

    胡若曦蹙起眉头,说:“吴德能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肯定不是一时的冲动,应该是经过处心积虑的策划。三运,你说是吗?”

    钱三运说:“一般来说,市领导是很担心选举时出现违背组织意图的事,但是,一旦发生,家丑不可外扬,市领导会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吴德能的情况还有些特殊,他的弟弟吴德勤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而且吴德勤与市委书记徐华为关系密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吴德能假如在县长选举中获胜,也不会有什么部门来调查他。即使有,也只是做做样子。”

    “三运,你分析得很有道理。”胡若曦将削好的苹果递给了钱三运,“三运,这事事关重大,关系到我的前途命运。我虽然不是个官迷,但是,如果真的在这次外人看来只是走走过场的选举中落败,将会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挫败,这样的结局我真的无法面对。三运,谢谢你及时为我提供了这一重要信息,我来想想看,该如何应对。”

    胡若曦的神色变得无比凝重起来,她用手托腮,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胡若曦在思考对策时,钱三运在细细品尝胡若曦亲手削的苹果。这是一个普通的苹果,但由于是胡若曦削的,钱三运吃起来觉得特别香甜可口。

    钱三运将苹果吃完后,胡若曦也停止了踱步,她搬起一张椅子,坐在了他的对面。

    “三运,刚才我想了又想,想出了几个对策,由于事情太突然,我的思绪太乱,也不知道这几个对策能否管用,你帮我参谋参谋。”

    “胡县长,您说。”

    “三运,我是这么想的。第一,我要尽快向县委书记王连全汇报,不管怎么说,他作为一把手,是不愿意看到这种违背组织意图的事发生的。”

    钱三运点头道:“胡县长,我也是这么想的。”

    胡若曦接着说:“第二,这次县人代会期间,市委组织部派了个副部长全程指导,这事有没有必要对他说?”

    钱三运说:“胡县长,依我看,是否与这个副部长通气,最好征求王连全书记的意见。吴德勤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我担心这个副部长和吴德勤是一个鼻孔出气。”

    胡若曦沉思片刻,说道:“说的也是,抛开王连全,直接和这个副部长沟通,的确不妥。这事不急,看王连全书记怎么说。”

    胡若曦顿了顿,接着说:“第三,在正式选举时,代表们的座位一定要遵守约定俗成的规则,不能让吴德能钻了空子。”

    钱三运附和道:“是的,这一点很必要,我作为这次人代会期间的组织组组长,会重点关注此事的。”

    胡若曦说:“三运,我现在思绪很乱,就想出这么几点,还不一定可行,你有什么好的补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