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章
    ,!

    钱三运理解胡若曦的心事,她是县长,但她同时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正值狼虎之年的成熟美女。钱三运作为她的下属,如果经常出入她的住所,会引起别人的无限遐想。

    “三运,其实也没啥。现在一些大城市流行请家庭医生,你精通推拿技术,与医生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差别,请你为我做推拿保健,也是很正常的事。但是,我就怕某些人在背后说闲话,人言可畏啊。”

    钱三运附和道:“是的,胡县长,我以后会注意的。”

    胡若曦说:“三运,这与你无关,以后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我会把握好这个度的。”

    钱三运的心猛的一沉,就像突然掉落到一个冰冷的冰窟,胡若曦的言外之意是,以后二人的关系只能维持在上下级关系。这可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胡若曦说的并没有错。她一个漂亮的女县长,难道会主动将帅气的男下属潜规则了?钱三运承认对胡若曦有非分之想,这也是任何一个心理和生理都正常的男人的本能反应。

    胡若曦不是风尘女子,也不是水性杨花的风流女子,在很多人眼里,她就是美丽的白天鹅,浑身上下透露出高贵典雅的气质。对于这个很多人高攀不上的女人,指望她主动献身,那几率也许比被陨石砸中的几率更小。

    “胡县长,我现在为你做腹部推拿,可是,古人说,男女授受不亲,你觉得合适吗?”

    胡若曦嫣然一笑道:“三运,看你说的,男女授受不亲那是古时候的封建思想,现在早就过时了。再说了,你现在相当于医生,医生给病人治病,是不分男女的。很多医院的妇产科医生还是男人呢。你尽管推拿,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

    有胡若曦这句话,钱三运胆子就大了很多。他让胡若曦平卧在床上,卷起她腹部的衣服,露出平坦的、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

    钱三运先用右手掌心贴附在胡若曦的肚脐部位,左手掌心叠在右手背上,做顺时针方向按摩约一百二十次,然后逐渐到全腹,然后再逐渐缩小按摩范围,回到脐部。

    如此反复按摩三次,钱三运再交换左右手的位置,以左掌心贴附脐部,右手重叠压在左手掌背,依前面的方法,做逆时针方向按摩一百二十次。

    钱三运手法很好,张弛有度,刚柔相济,胡若曦舒服至极,微闭着双眼,满脸全是陶醉的表情。以至于推拿结束后,她还有些意犹未尽,恍然若失地问:“三运,结束了?”

    钱三运点头道:“是的,推拿也有个度,次数少了多了都起不到应有的效果。”

    “那好吧。”胡若曦从床上坐了起来,捋了捋散乱的秀发,柔声说,“三运,累了吧?”

    “一点也不累。”钱三运说的是真心话,能有机会为漂亮的女上司推拿,他怎么会感到累?

    “不累就好。三运,感觉你的推拿很有效果,我刚才都有睡意了。”

    “那真的挺好。胡县长,我走了,您早点休息吧。”

    “好的,三运,路上注意安全啊。”胡若曦叮嘱道。

    在青山宾馆胡若曦的房间,钱三运为美女县长做推拿,两人虽然有身体接触,但这对孤男寡女没有越雷池半步。然而,在吴德能的家里,吴明差点将陆小曼强暴了。

    绑架事件发生后,陆小曼都有些杯弓蛇影了,白天还稍微好些,一到晚上,精神就高度紧张,害怕有人会再次绑架她。

    幸好她有个很有权势的父亲吴德能。吴德能得知女儿遭此劫难后,非常气愤,指示儿子吴明调查此事。出于名誉考虑,吴德能要求吴明暗中进行调查。

    几天过去了,吴德能询问儿子吴明进展情况,吴明说没有进展。吴德能猜测绑架案很可能是青山县的黑社会干的,他要求吴明给青山县的黑社会头目传话,不要动陆小曼,动了陆小曼就是动他吴德能,在太岁爷头上动土是没好果子吃的。

    吴德能担心女儿的人身安全,要求她晚上住在他家。

    丈夫方大同很少在家,丈夫不在家时,陆小曼就住在吴德能家。吴德能的家就在书香门第小区的对面,过条马路就到了。

    吴德能是青山县炙手可热的人物,树大根深,关系网错综复杂,连黑社会都敬他三分。住在他家里,陆小曼觉得安全,至少心安。

    县人代会期间,方大同为了吴德能贿选的事忙上忙下,吃住在宾馆,虽然离家并不算远,但没有回家。

    这天晚上,住在金色年华大酒店的吴德能正与吴明、方大同以及几个亲信在宾馆商量选举的事。

    得知吴德能晚上就住在宾馆,晚上喝了酒,又精虫上脑的吴明找了个借口溜出去了。

    吴明直奔吴德能的房子而去。

    吴明早就想打陆小曼的主意,虽然他知道她是父亲的情人。有一次,他偷偷摸了一把陆小曼屁股,却被她一顿训斥,让他非常恼火,可是,忌惮于父亲的权威,他当面又不敢对她怎样。

    吴明有自己的房子,平时不与吴德能住在一起,但他有父亲房子的钥匙。

    吴明打开房门,听到洗浴间有哗哗的水声,心中想,陆小曼,要将自己洗得白白净净的哦,等下我就来享用你了。

    吴明本来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纨绔子弟,加上晚上喝了不少酒,胆子更大了。他走到洗浴间门口,见门没有关紧,从门缝里偷看陆小曼圆润白皙的身子,完美的曲线,虽然阅女无数,但他还是止不住地吞口水。

    陆小曼浑然不觉有人偷看,正对着镜子孤芳自赏。这么美的身子,这几年却独守空床,虽然有丈夫,却只是摆设。她又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虽然有形形色色的男人明示或者暗示对她的好感,但都被她一一拒之门外。

    陆小曼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天夜里的不幸遭遇,要不是贵人搭救,她早就被坏人凌辱了。这么好的身子被坏人糟蹋,她就是死也不甘心。如果那晚真的被坏人强暴,现在的她会是什么样子?她不敢往下想了。

    陆小曼在洗浴间孤芳自赏,吴明正对着她美艳不可方物的身子大流口水。他浑身燥热,欲火焚身,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推门而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