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7章
    ,!

    胡若曦附和道:“是的,王书记,今后,全县干部群众将紧密团结在你的周围,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共同将青山的事情办好。”

    对于胡若曦的主动示好,王连全很满意。当然,他也知道“操”之过急会弄巧成拙的道理。胡若曦并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时机不成熟不能摊牌。再说了,经过一番千辛万苦得到的东西,才会格外珍惜。

    在青山县,他王连全才是实至名归的一把手,胡若曦即使顺利当选县长,也还是刚孵出的小鸟,翅膀硬不起来。对付胡若曦,王连全自恃有一百种方法。

    作为官场老油子及消息灵通人士,王连全对吴德能贿淹背后的角逐洞若观火。

    一般而言,上级领导很不愿意看到贿选的发生,因为这明显违背了组织意图。组织意图得不到强有力的贯彻,对上级领导的权威和执行力是一个严峻的挑战。正常情况下,胡若曦作为县长候选人,王连全是有责任保证组织意图得到全面贯彻的。

    但是,如今的形势并不太正常。胡若曦作为代县长,是前市委书记郑耀明留下的遗产。现在的市委书记是徐华为,他更愿意看到青山县长是他圈子里的人,而胡若曦暂时还不是。而且,有传言说,胡若曦是郑耀明的情妇,而郑耀明正在接受有关部门的调查,一旦郑耀明接受调查的事被坐实,让他的情妇当选县长岂不是犯了官场大忌?

    然而,胡若曦来青山后,工作兢兢业业,虽然并未取得显著的政绩,但也没有犯错误,此时将她调离青山,更换县长候选人,并不合适。再说了,郑耀明接受调查一事只是传言。接受调查与存在违法违纪行为并不能划等号,何况,即使存在违法违纪行为而接受调查,也很难说他就不能摆平此事。官场的水太深,有的人问题一大堆,最终却安然着陆,仍在台上呼风唤雨。

    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吴德勤是吴德能的弟弟,是市委书记徐华为的好友和亲信,吴德能贿选成功,徐华为很可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王连全曾一度陷入两难境地。如果对贿选听之任之,胡若曦很可能要落选,落洋极有可能调离青山,对于这个美丽的女人,他一直是有想法的,可一旦调离,他的想法就真的成了镜中花水中月了。

    如果对贿选进行干预,那无疑惹吴德能不快。王连全并不惧怕吴德能,但是他怕吴德勤。市委组织部长是管干部的,如果他敲是市委书记的红人,那他的权力就非常大。王连全要想在官场上更上一层楼,就不得不与吴德勤处好关系。

    胡若曦的主动示好,让王连全坚定了帮她一把的想法,他帮她并不是怕选举没有贯彻组织意图而遭到上级领导追责,而是因为她是个男人见了都会想入非非的美女,而他天生对这样美丽与智慧并存的美女缺乏免疫力。

    王连全左思右想,认定吴德能即使贿选失败,吴德勤也不好怪罪他,毕竟,胡若曦才是这次县长选举的唯一候选人。

    制止贿选并不难,找吴德能个别谈话,警告他不要做违法违纪的事,再在正式选举前的某次会议上,暗示有人搞贿选,纪委正在开展调查,并重申选举纪律。有这几招,吴德能要想争取半数以上的选票,难度极大。

    然而,王连全不愿意做得这样直接,或者说,他不愿意与吴德能发生直接冲突,他想将制止贿选一事做得不露声色。

    王连全一个电话将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王闽叫到了房间。

    王闽进房间后,发现胡若曦也在,有些诧异。

    由于距离分组讨论会开始时间不多了,王连全开门见山地说:“胡县长,你将掌握到的情况向王闽同志说说吧。”

    昨天晚上,钱三运推拿结束后,胡若曦就打电话将吴德能贿选一事告诉了王闽。王闽说了自己的想法,但他建议,最好先向王连全汇报,毕竟他是县委一把手。

    为了不引起王连全的怀疑,胡若曦又言简意赅地将吴德能贿选一事重述了一遍。

    “贿选是一种违法违纪行为,如何及时制止,王书记怎么看?”王闽装作很虔诚的样子,聆听王连全指示。

    “王闽同志,你是县纪委书记,对于查办贿选有经验,说说你的看法。”王连全这个老狐狸就是不直接表态,将皮球踢向王闽。万一将来吴德勤怪罪他,他也有话可说。

    “王书记,以我之见,你应该立即约谈吴德能,警告他悬崖勒马,千万不要做任何违法违纪的事,否则必将受到党纪国法的严厉制裁。”王闽说完,冷冷地观察王连全的表情。

    王连全摇头道:“你说的虽然也是一个方法,但不具有可行性。吴德能虽然一时利令智昏,做了错事,但是,到目前为止,并未造成严重后果。再说了,我们掌握到的证据也并不充分,贸然与他谈话,效果不大。他也许会说,谁说我贿选了?证据呢?仅凭一两个人的胡言乱语就能认定我贿选?”

    王连全说话的时候,胡若曦也在认真思考。吴德能贿选一事是板上钉钉,但是,如何固定证据的确是一个大问题,因为贿选一事做得太隐秘,透露证人姓名又显然不厚道。

    王闽说:“王书记,要不我今天抽时间与各代表团团长谈话,提醒他们要约束好代表团成员的行为,不要参与贿选,不要心存侥幸心理。”

    王连全说:“这个办法虽具有一定的可行性,但实际效果如何,不敢确定。代表们既然收了吴德能好处,也是做了一番思想斗争的,你提醒他们,他们中的一部分意志不坚定者可能会动摇,但大多数人还是会投吴德能的票。一旦超过半数代表投吴德能的票,局势就会失控的。”

    不得不承认,王连全的分析是有一定道理的。王闽其实心里很清楚,对于如何制止贿选,王连全有多种手段可以使用,但他就是不肯直接说出来,主要原因估计是不想与吴德能结怨太深。

    距离小组讨论会的时间越来越近,必须尽快想出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王闽试探着问:“王书记,这样吧,我向市纪委汇报,让他们立即派一个工作组下来,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