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

    然而,胡若曦并不倾向于将发电厂项目放在高山镇,她的理由是,高山镇旅游资源,特别是温泉资源丰富,今后的发展方向应该是旅游兴镇。火力发电厂建设投产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显而易见,但是,在生产电能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一些污染,如燃料燃烧过程中排出的尘粒、灰渣、烟气,电厂设备运行中排出的废水、废液以及电厂运行时发出的噪音。

    贿选失败,赔了夫人又折兵,吴德能非常恼火,他认为这一切都是胡若曦背地里搞的鬼,对她的仇怨更深了。

    县长碰头会只是县长部署工作、交换意见的平台,并不是议事决策机构。

    胡若曦知道,吴德能贿选失败后,对她的积怨加深,工作上想得到他的支持几乎不可能。当然,自从成功当选县长,将“副”字抹去后,胡若曦势头正猛,她再也不能容忍过去县长权力被吴德能架空的被动局面了,她的目标就是在较短时间内,牢牢掌握政府这边的大权。

    发电厂项目能否落户青山,八字还没一撇,胡若曦没有必要在选址问题上与吴德能闹得太僵,她建议,从三个选址中除掉一个,留下两个让省能源集团考察组实地考察论证。

    三选二倒是很顺利,神山乡被抹去,只留下高山镇和东河乡。

    由省能源集团副总经理陈子龙任组长的考察组来到青山,胡若曦高度重视,亲自率领钱三运等人前往青江公路到青山县城的路口迎接。

    陈子龙其貌不扬,身高不足一米六,体重却有一百六十斤,走起路来身子一摆一摆的,就像个大企鹅。脸上始终堆着笑,是个笑面虎。

    陈子龙握着胡若曦白皙娇嫩的手,舍不得放下,他的眼睛色咪咪地看着胡若曦,心里想,这个女县长真是个极品美女,她年纪轻轻就能当上县长,原因只可能有两个,一个是生她的人牛逼,另一个是日她的人牛逼。看她出众的容颜,后一种可能性更大。

    陈子龙一行来青山已是下午四点了,随后,在青山县政府会议室,胡若曦主持召开了一个欢迎会。散会后,一行人前往青山县档次最高的金色年华大酒店就餐。

    按照考察组工作安排,第二天上午前往高山镇实地考察建厂环境。根据约定俗成的惯例,为了凸显县政府对考察组的重视,胡若曦等县领导将在早晨前往考察组入住的酒店,同考察组成员共进早餐。

    然而,在约定的时间内,考察组成员都在酒店二楼西餐厅等候,却独独不见组长陈子龙。

    胡若曦想,这个陈子龙一定是在耍派头,故意迟到,以显示他的重要性。胡若曦最看不惯不守时的人,不过,她心里愠怒,表面上不动声色,继续与考察组其他成员谈笑风生。

    不知不觉又过了十几分钟,还是不见陈子龙的身影。胡若曦问考察组副组长徐寅生:“徐组长,陈总怎么还没到?”

    徐寅生看起来温文尔雅,戴着一副金边眼镜,他是省能源集团的中层干部,业务技术娴熟,这次来青山考察,组长陈子龙主要是带队及沟通协调,具体拿意见还靠徐寅生等技术骨干。

    徐寅生答道:“陈总昨晚喝了不少酒,早晨是不是睡过头了?这样吧,我来打个电话。”

    徐寅生拨打陈子龙的手机,无人接听,又拨打宾馆房间里的座机,还是无人接听。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祥的预感,神色凝重地对胡若曦说:“胡县长,感觉事情有些蹊跷,陈总的手机及房间电话都无人接听,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徐寅生这么一说,众人都有些紧张。这年头,猝死的人挺多的,陈总会不会也遭此不测?胡若曦起身站了起来,对众人说:“我们去陈总的房间看看。”

    一行人都神色紧张地直奔陈总入住的楼层,到了房门口,胡若曦敲了几下门,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钱三运趴在门缝里侧耳倾听,里面似乎有电视机的声音。他又重重地敲了几下门,还是没有动静。

    “小钱,让服务员上来,将房门打开吧。”胡若曦心里大倒苦水,如果陈总出师未捷身先死,虽然不至于导致发电厂项目落户青山的愿望落空,却是一个很不好的兆头。

    服务员打开房门时,所有人都屏佐吸。令所有人惊讶的是,房间里虽然非常凌乱,却没有看到陈子龙的身影。

    卫生间的门是虚掩的。有人提醒道:“会不会在卫生间里?”

    卫生间里没有一点动静,说陈子龙会不会在卫生间里,言外之意就是陈子龙会不会是死在卫生间里?

    这年头洗澡时猝死的人也不在少数。有人这么一提醒,众人都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卫生间那扇虚掩的门,却没有人敢进去看看。

    “我去看看。”钱三运站了出来,心里想,有什么可怕的,活人都不怕,还怕死人?

    钱三运打开卫生间的门,出乎他意料的是,里面并没有人。

    “一个大活人,怎么突然就消失了?”胡若曦自言自语道。

    众人也是大惑不解。徐寅生再次拨打陈子龙的手机,房间里竟然响起一首很流行的彩铃声:“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一些……”原来,陈子龙的手机落在枕头下面了。

    陈子龙究竟去了哪里?钱三运掀开床上的被子,发现了一条女人的丁字内裤。在房间地板上,他还发现一个散落的避孕套外包装。

    “陈总会不会是因为嫖娼被警察抓走了?”钱三运语惊四座。

    徐寅生感到纳闷,他知道陈子龙好这一口,以前也因为嫖娼被抓,最后找人将此事摆平了。可是,陈子龙这次是考察组组长,算是青山县的贵客,正常情况下,青山县是不会动他的,难道是误打误撞抓他的?

    “小钱,你是根据什么判断出陈总是因为嫖娼被抓?”正在沉思的胡若曦并没有注意到钱三运的那些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