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2章
    ,!

    胡若曦赶往县治安大队询问室的时候,陈子龙正坐在铁椅子上打瞌睡。

    “胡县长,是他吗?”叶青天轻声问。

    “是的,就是他。”徐寅生抢着答道。

    见审讯无果,吴明和王石在去值班室睡觉了,留下王二狗看守陈子龙。

    叶青天问王二狗:“吴明呢?”

    王二狗揉着惺忪睡眼,说道:“吴队长在值班室睡觉。”

    叶青天冷冷地说:“让吴明过来一下。”

    不多时,王二狗将吴明喊过来了,一同过来的还有王石在。

    王石在见钱三运也来了,有些惊讶,但他迅速恢复了镇定,只是与钱三运微微点头。钱三运心里有数,现在的王石在相当于安插在吴明身边的一个卧底,他的一举一动必须慎之又慎。

    叶青天生气地说:“吴明,你怎么将他给抓了,知道他是谁吗?”

    吴明依然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不冷不热地说:“叶局长,卖淫嫖娼是一种违法行为,抓嫖还要看他的身份吗?按你的意思,如果是市长嫖娼,我们就不应该抓?”

    叶青天顿时哑口无言,吴明说的并没有错。他是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如果接到有人涉嫌卖淫嫖娼的举报,他去抓嫖是他的权力,也是他的责任。

    这时候,正在打盹的陈子龙听到说话声,突然醒了,见到胡若曦,就像见到了救星,急切地说:“胡县长,快放我出去!你们青山县有这么欢迎我们考察组的吗?刚来青山,就被你们设计陷害了!”

    胡若曦笑道:“陈总,你这话言重了,我们怎么会陷害你呢?”

    陈子龙见县长都来接他,胆量陡然增加很多,他用手指了指吴明、王石在等人,气愤地说:“就是他们干的,故意让小姐来房间诱惑我,然后抓我,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

    胡若曦一愣,觉得陈子龙所说可能是真的,因为吴明是吴德能的儿子,父子俩是一丘之貉,他们从中作梗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吴明虽然只是副科级干部,但由于家世显赫,压根儿就没有将叶青天放在眼里,对于胡若曦,他只有憎恨,没有尊敬。他冷笑道:“你这是信口雌黄!谁设计陷害你的?你敢说你没有嫖娼吗?有人强迫你嫖娼吗?”

    陈子龙顿时理屈,他嫖娼是不争的事实,对方还拍了很多照片,想抵赖是不可能的。但他不知道吴明的身份,嘟囔道:“算了,不和你说这些了,快放我出去,关我一夜,又冷又饿,还没有睡觉,今天啥事也办不成了!”

    吴明冷笑道:“出去?说起来倒很轻松,按照规定,我们可以对你处以十五日以下的拘留。看你态度好,可以少拘留几天,我看,就十天吧。”

    陈子龙顿时傻了眼,他用乞求的眼光看着胡若曦,说:“胡县长,快放我出去吧,我也不睡觉了,直接去乡镇考察发电厂项目选址。”

    胡若曦对叶青天说:“叶局长,放了他吧。”

    叶青天知道吴明是个难缠的角色,硬来是肯定不行的,毕竟理在吴明那边,若吴明坚持按照有关规定处罚陈子龙,他这个做局长的也无计可施。他放下局长的架子,轻轻拍了拍吴明的肩膀,态度和蔼地说:“吴队长,先放了他吧,等下胡县长和他还有重要公务要办。至于该给他怎样的处罚,以后再说吧。”

    吴明似笑非笑道:“叶局长,我来县公安局也有好几年了,对于卖淫嫖娼行为,从来都是先处罚后放人,好像没有先放人再处罚吧?上级部门如果知道我们徇私枉法,我们可是要承担责任的。”

    吴明的阴阳怪气让叶青天很不爽,他冷冷地说:“吴明,你将他放了,所有责任我一个人承担,与你无关。”

    叶青天话说到这个份上,吴明也不好不放人了,他心不甘情不愿地对王石在说:“小王,将他放了!”

    被放出来的陈子龙,士气有所恢复,他坐在车上抱怨道:“胡县长,你们青山人真不厚道,竟然设计陷害我,有这种待客之道吗?算了,依我看,考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胡若曦的心猛地一沉,好不容易邀请考察组来青山,啥都没看就这么回去了,发电厂项目落户青山也就彻底没戏了。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钱三运接过话茬:“陈总,你能不能说具体点?是不是刚才那个吴队长设计陷害你?”

    陈子龙摆手道:“不说了,送我回酒店,我们启程回省城。省能源集团不会和你们青山县合作的!”

    钱三运冷冷地说:“陈总,昨天下午才来青山,今天上午就打道回府,回去怎么向王董事长交代?”

    陈子龙愤愤地看了钱三运一眼,质问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对于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钱三运也是一肚子的气,若是平时,他肯定会揶揄他一顿,但今天,为了发电厂项目,他只能忍气吞声,于是淡淡地说:“陈总,我只是提醒你而已,是为你考虑,没有别的意思。”

    陈子龙说打道回府只是一时的气话,如果今天就回省城,他确实不好向王晓军董事长交代。如果青山这边将他嫖娼被抓的事说出去,那他副总的位置也难保了。

    陈子龙沉默不语,钱三运又说:“陈总,我知道你是被人陷害的,你知道那个带头抓你的吴队长是什么来头吗?”

    陈子龙一愣,说:“我哪知道?”

    “他是青山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吴德能的儿子。”

    “吴县长的儿子?昨晚吴县长也参与晚宴了呀?”

    钱三运点头道:“没错。陈总有所不知,吴县长和胡县长在某些问题上的观点和看法有所不同,举个例子吧,发电厂项目究竟落户在哪个乡镇?吴县长倾向于落户高山镇,而胡县长觉得高山镇应该重点发展旅游业,最适宜的地方是东河乡。”

    钱三运说得轻描淡写,他不想将胡若曦与吴德能之间的重大矛盾如实说来,毕竟陈子龙是个外人,向一个外人、而且还是当着胡若曦的面说县政府领导班子不和是大忌。

    陈总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钱三运这么一说,他顿时就明白了,原来是县长和常务副县长之间不和。他嫖娼被抓就算是被设计陷害,也与胡若曦没有一毛钱关系。再说了,要不是胡若曦亲自带着县公安局长来救他,他还在询问室接受审讯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