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7章
    ,!

    钱三运说:“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其中应该有隐情。”

    “是的,三运,你说的一点不错。知道姐为什么和你说这些吗?”

    “不知道。”钱三运实话实说。

    “三运,那次在东河,那么多人,只有你奋不顾身下水救我。没有你,也许我早就不在这个人世间了。说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一点也不为过。工作上,你是我的重要参谋和助手,你来县政府办时间不长,帮我处理了很多大事,如金色童年幼儿园食堂违规使用食材事件、县电器厂职工上访引发的群体**件、率工作组前去电器厂调查核实以及刚刚结束的县长选举,对你我是充分信任的。虽然你是我的下属,但在我眼里,你更像是我的知己和弟弟。”

    “谢谢,姐,我知道你对我好。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你对我如此赏识,我就是死也无憾。”

    “三运,很多时候,我都想亲口对你说声谢谢,可是,我一直没有说。今天,我要说一声:谢谢你,三运。”

    “姐,你是我的姐姐,我是你的弟弟,弟弟为姐姐做了点事,哪需要道谢?再说了,这些事本来就是我的工作。”

    “三运,虽然一部分是本职工作,但你做得非常出色,比如县长选举,要不是你及时获知吴德能贿选的细节,我们加以防范,很有可能我就要落选了。县长落选,对于我这个生性要强的女人来说,简直是无法面对的。”

    “姐,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成功当选县长,是你人生中的一个高点,也是起点,相信你会成为一位优秀的女县长。”

    “你工作能力很强,有勇有谋,也给了我很多帮助,我于公于私都会全力支持你开展工作。三运,没有发现姐最近有些焦虑吗?比如失眠,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但前段时间,就动辄失眠。幸亏你的推拿,让我失眠症状改善了很多。”

    “姐,如果可能,我愿意每天为你推拿。姐,你的焦虑是不是来自工作上的?”

    “不全是,还有生活上的。你有没有听说郑耀明正在接受有关部门调查的传言吗?”

    “好像听说过。”

    “看来不是空穴来风啊。我有相当长一段时间联系不上他了。他这个人,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但在位上非常强势,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得罪过不少人,好官难当啊。调到省政协后一段时间,我们还有联系,但之后,他就刻意不与我联系了,感觉他是怕牵连我。其实,我跟了他十几年,并没有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好处。”

    钱三运的脑海中出现这样一副画面:一个年近六十的老头子,在一个三十多岁美少妇身上奋力耕耘。看来当官真好啊,二十岁的胡若曦将处女之身献给了年龄足足可以做她父亲的郑耀明,而且心甘情愿做了他十几年的情妇。不知怎的,他的心中突然滋生出一股浓浓的醋意。

    胡若曦说她十多年没有从郑耀明那里得到好处,钱三运并不敢苟同。她也许没有从郑耀明那里得到财物,但她三十多岁就能升任正处级,即使能力再强,如果没有人为她说话站台,也是不可能的。

    当今官场,能力只是升官的一个考量因素,而且还不是主要的因素,机遇和背景才是至关重要的。

    “三运,怎么不说话呢?”

    “姐,你说,我一直在听着呢。”

    “三运,我很害怕,如果老郑真的被双规,我该怎么办?我并不是怕受到牵连,我从来就没有利用他手中的权力谋取过私利,我是怕他万一出事了,我的感情寄托也没了。十多年来,我只爱他一个人,恋他一个人,虽然他不是我名正言顺的丈夫,但我对他的感情远超妻子对丈夫的那种情愫。”

    “姐,纪委不会冤枉好人的,我相信郑书记是清白的,你也不用担心。”钱三运嘴上虽然这样安慰,但心里愤愤不平,一个老头子,值得你如此迷恋呢?你大晚上的让我过来,我还以为你对我有想法,弄得我屁颠屁颠的,哪知道过来之后,却在使劲说一个老男人的种种好处!纪委的同志,将这个包养情妇的**官员收了吧。

    “三运,我相信老郑没事的,但心里就是惶恐不安,害怕他出事。今晚找你来,一来让你为我做推拿,二来也是想找个人谈心。不会嫌姐婆婆妈妈吧?”

    “不会的,姐。两个人分享快乐,会得到双份的快乐;两个人分担忧愁,一个人只有一半。姐,我愿意为你分担忧愁,也很想听你的故事。”

    “三运,我和你说说我和老郑之间的故事吧,严格来说,这不是故事,是我的一段真实的经历。”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胡若曦敞开心扉,和她的救命恩人,也是最信任的男下属诉说她的故事。

    胡若曦的家在我省北部的一个小县城,她的父亲是当地一家国有企业——县啤酒厂财务科的一名干部,因为举报单位领导侵吞公款,被打击报复,那位单位领导的弟弟是县里的公安局长,竟然指使亲信,将一起强奸杀人案嫁祸给他,办了一起冤案。

    胡若曦的父亲被抓走之后,遭受了刑讯逼供,一伙人在审讯室内对他拳打脚踢,用警棍敲击敏感部位,在头上放鞭炮,用牙签扎手指缝,各种阴损的办法都使用到了他的身上。

    胡若曦的父亲本来一直咬牙坚持下来,拒不承认,可几天之后,竟然有刑警威胁,再不招供,便开车将他拉出去,直接造成逃跑假象,当橱毙,最后,他不堪折磨,终于屈服,按照对方的要求做了笔录。

    有一位颇有正义感的年轻干警,因为同情胡若曦父亲的遭遇,在暗中送给了他纸笔,让他写上诉材料,他就咬破手指写了血衣,连同写好的上诉材料,一起交到干警手中,那名干警悄悄将血衣与信件带了出去,交给胡若曦的母亲。

    胡若曦的母亲带着材料到当地政法部门申诉,却没有得到结果。无奈之下,她只好到北京上访,可被当地驻京办事处的人员拦截,关在宾馆房间里,之后强制遣返,回到地方后,先是被拘留一周,接着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胡若曦的母亲不服,从精神病院逃了出来,打算再次前往北京,可在半路上就被劫回,这次被抓之后,当地执法部门以“寻衅滋事罪”将她逮捕,判处两年徒刑。

    当年的胡若曦,才十九岁,是江州一所大学的大一新生。父母亲的冤屈让她无法静下心来学习,她是兄弟姐妹中的老大,便毫不犹豫地接过母亲的接力棒,开始上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