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

    “三运,你想干什么?”胡若曦用手臂撑起上身,努力想坐起来,可又被钱三运给摁了下去。

    钱三运没有说话,只是痴痴地望着胡若曦绝美的脸。弯弯的峨眉,一双美目勾魂摄魄,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如雪玉般晶莹的雪肌如冰似雪。

    钱三运有一种强烈的想吻她的冲动。可是,胡若曦的脑袋左右摇摆,嘴唇紧闭,就是不让钱三运如愿。

    “三运,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不怕我报警吗?”胡若曦的喉咙里带着哭腔,她知道钱三运不是徐军,即使反抗也是徒劳。

    胡若曦不说还不打紧,一说反而激起了钱三运强烈的逆反心理。钱三运的心中翻江倒海,郑耀明为你的父亲洗清冤屈,你就委身与他,我救了你的命,还没有实质性的动作,你就威胁要报警,即使只是气话,可有必要这么说吗?如果你不说这话,而是向我求饶,我也许会放过你的。

    胡若曦的睡裙是拉链式的,拉链在中间位置。气恼的钱三运将拉链拉开,三下五除二就脱下了睡裙。胡若曦美丽的身子呈现在他的眼前。

    她的身材真好,凹凸分明,玲珑有致,肌肤白皙娇嫩,曲线优美,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成熟女人的魅力,简直就是不可多得的稀世珍品。

    钱三运又不免醋意大发,郑耀明那个老头子真的太有艳福了,一个人独占她十几年了。

    钱三运贪婪地欣赏着这个迷人的美女县长,眼里放射出淫邪的光,心中想,今晚你就是我的人了!

    “三运,我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胡若曦眼巴巴地看着钱三运,用哀求的语气说道。

    “我对你不好吗?自从到县政府办后,我简直就成了你的一条狗,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9有,那次在东河,为了救你,我腿脚抽筋,差点连命都没了!”

    “可是,我就是弄不懂,你平时是那么理智的一个人,今天晚上怎么会失去理智呢?”

    “你打电话让我过来做推拿,我毫无怨言就过来了。我过来就是听你大秀和郑耀明之间的恩爱故事吗?”

    “三运,你是不是吃醋了?”

    “对,你说得很对,我今晚就是吃醋了!”

    胡若曦一脸惊讶地问:“三运,难道你一直默默喜欢我?”

    钱三运冷笑道:“胡若曦,你不会是直到今晚才知道我一直暗地里喜欢你吧?”

    胡若曦说:“三运,我不骗你,一直以来,我都是将你看成是我的好弟弟、好朋友、好助手,真的没想到你竟然喜欢我。可是,你已经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你这样对我,不觉得对不起倾城吗?”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胡若曦,郑耀明当年有老婆,有孩子,你还不是一样喜欢他、心甘情愿做他的地下情人?你对得起他的老婆吗?”

    “三运,你究竟想怎样?”

    “胡若曦,你应该知道我想做什么!”

    “唉,真没想到,我竟然养虎为患,将你调到我身边,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无法饶恕的错误。还有,今天晚上让你来我家,也是一个重大错误,简直是引狼入室啊。我承认我看错了人,本以为将你当做我的好弟弟、好朋友,却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那你说说,我是怎样的一个人?”

    “大色鬼!大流氓!简直坏透了!”胡若曦说这话时,语气特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

    “既然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已经这么差了,那我也没有必要冒充好人了!”

    钱三运一手托起胡若曦光滑柔美的后背,很熟练地解开后面的纽扣,他再一挥手,粉红色的胸罩就像一只美丽的风筝,飞向卧室的某个角落。

    “三运,我承认你不是徐军,我没有能力抵抗你的侵犯,可你想过没有,你为了图一时之快,而牺牲几年的自由,值得吗?”胡若曦本能地用双臂环在胸前,遮挡住丰满的胸部,却被钱三运粗鲁地拉开了。

    “我知道你不会报警的。”钱三运冷冷地说道。

    “说个理由。”胡若曦问。

    “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你如果报警,很可能会闹得满城风雨,对你的名声、仕途没有一点好处。你是一个很要面子的女人,不会做这傻事的。”

    胡若曦不得不承认,钱三运之所以胆大妄为,是看准她的心理的。的确如此,即使被他侵犯成功,她也不会报警的。况且,他是她的救命恩人,那次在东河,如果没有他的舍身相救,她很可能早就死了。如果因为此事,将他送入大牢,她的心里会一辈子不安的。她之所以威胁说要报警,纯粹就是吓唬他,好让他及时收手,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三运,你说得对,你今晚就是做了错事,我也不会报警的。但你想过没有,我是县长,你是我的下属,我如果打压你,你一辈子翻不了身?”

    钱三运忽然意识到,这的确是个问题,如果胡若曦联手王连全,不仅可以将他赶出县政府办,而且,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免掉他的副科级。只怕那时候,他想找关系也来不及了。

    “三运,你现在放手,还来得及,这事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胡若曦还抱着最后一线希望。

    钱三运不是傻瓜,他很清楚,即使现在收手,已经迟了。胡若曦事后即使不会对他采取报复措施,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很难回到从前了。既然横竖都一样,还不如征服她。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钱三运解除了胡若曦身上最后的武装。此时的胡若曦,真的是身无寸缕,在力大无比的钱三运面前,就是一头可怜的待宰的羔羊。

    “三运,你真的不能这样对我啊,我曾经向郑耀明许下诺言,今生今世不会让第二个男人碰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