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
    ,!

    “这么说来,我将是你的第二个男人了?”钱三运坏笑道。

    “三运,不要。我不想做背叛老郑的事,这是不可饶恕的!”

    钱三运冷笑道:“真是世间少有的痴情女子啊。胡若曦,你这么爱他,为了他守身如玉,值得吗?他真的爱你吗?”

    “爱,他是爱我的,他说过,这个世上,我是他唯一爱的女人。他和老婆的婚姻是包办婚姻,他对她没有感情。”

    “胡若曦,他说什么你都相信?也许他是爱你的,但是,我就不相信,他只爱你一个人!男人的感情是藤,一条藤上可以有很多的瓜;女人的感情则是瓜,她只依附一条藤。你将他视为你的唯一,他会将你视为他的唯一吗?”

    “会的,我了解他,他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真的很可笑!他如果不三心二意,又怎么会背叛妻子,与你搞地下情?”

    “那不一样。”胡若曦哀求道,“三运,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曾经在老郑的面前许下诺言,无论如何不让别的男人碰我。我还发过誓言,如果我和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我死后就下地狱,那个男人也下地狱。”

    “那好呀,我和你一起下地狱吧!”

    “下地狱你也不怕?”

    “不怕,现在我只想上天堂。”

    以免梦长夜多,钱三运抱紧胡若曦精美绝伦的身子,轻而易举攻陷了她的城池。

    “三运,不要啊……”胡若曦的语气中有着一丝哆嗦,可是,已经迟了。她绝望地闭上眼,眼角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钱三运是年轻力壮的酗子,郑耀明是人到暮年的老头,而且,最近几年,他身体某个部位的功能已经严重退化,退化到不能正常运转的地步。事实上,胡若曦已经好几年没有过男欢女爱了。

    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让胡若曦渐渐兴奋起来。她浑然忘了下地狱的誓言,由完全的被动变成半推半就,最后她竟然不由自主地奉迎,婉转承欢。

    在一番酣畅淋漓的征战后,卧室里很快安静下来,除了剧烈的喘息外,再没有其他的声音,洁白柔滑的床单已经变得褶皱不堪,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污渍。

    几分钟后,钱三运气喘吁吁地坐了起来,忽然觉得前胸有些疼痛,低头望去,胸前竟然出现了几道触目惊心的抓痕,他有些哭笑不得地望着胡若曦那张妩媚动人的俏脸。

    胡若曦此时秀发凌乱,美眸微闭,胸前起伏不定,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殷红的薄唇如同两片娇嫩的玫瑰花瓣,微微翕动着。神情上露出一丝满足,似乎仍旧陶醉在激情过后的余韵中。

    凝视良久,钱三运低声抱怨道:“若曦,你看看,都抓出血丝来了,下手怎么这么重啊,咱们又不是仇人,犯得着这么下毒手吗?”

    胡若曦俏脸绯红,如同熟透的苹果,她睁开眼睛,飞快地瞥了钱三运一眼,害羞地捂住脸,气呼呼地说:“你就是我的仇人&得我死后要下地狱了!”

    钱三运笑道:“没事的,若曦,我陪你一起下地狱,在地狱里关心你,呵护你,还有,像今天一样继续爱你。”

    “三运,你坏,太坏了,下地狱还想继续欺负我!”

    钱三运伏下身子,扳开她的双手,凝视着她美丽的脸庞,目光里满是温柔。

    胡若曦被看得有些心慌意乱,羞涩地扭过娇艳如花的俏脸,抿嘴笑道:“不许看。”

    钱三运嘿嘿坏笑着把头凑过去,在她耳边低语道:“刚才你叫得那么凶,还说我是你的仇人,说明你在撒谎。我不是你的仇人,我是你的恩人才对,是我唤醒了你已经沉睡的身体**,若曦,刚才你大叫的样子,才是一个真真切切的女人!”

    胡若曦乜了钱三运一眼,耳根已经红透,翻过身来,将脸埋在枕头上,不再用正眼看他。

    钱三运将她的身子又扳了过来,在她粉红的俏脸上亲了一口,继续说道:“若曦,你的声音很美,就像天籁之音。”

    “三运,别再取笑我了。我们做个交易,好吗?”

    “什么交易?”

    “你救过我的命,但今晚也侵犯了我。两者相抵,我们的恩怨情仇从此一笔勾销。我不欠你的,你也不欠我的。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欺负我了,否则,我可能一气之下,真的会将你送进大牢的。好吗?”

    钱三运想,救人已成为往事,今晚的事不需要他承担任何责任,倒是一个很划算的交易。

    “若曦,好的,但我有一个条件。”

    胡若曦一愣,问道:“什么条件?可不许漫天要价哦,否则,我们就谈不到一起来了。”

    “不会的,我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我的条件就是,从明天开始,我们所有的恩怨情仇一笔勾销。”

    胡若曦苦笑道:“三运,你可真够贪心的。好吧,我答应你,希望你遵守约定,不许反悔哦。来,我们拉钩上吊。”

    胡若曦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竟然勾起钱三运的指头,玩起了拉钩上吊的游戏。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就变成癞蛤蟆。”

    钱三运笑道:“变成癞蛤蟆多好啊,还能吃到美味的天鹅肉。”

    “反正我不想变成癞蛤蟆,癞蛤蟆多丑啊,我如果变成癞蛤蟆,还不如死了算了。”

    钱三运微笑不语,不管怎么说,他和胡若曦的交易他是赚大了。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夜,但是,实现了他梦寐以求的梦想。

    在将胡若曦救上东河岸边的那一刻,他就有一种预感,今生今世一定会和这个美丽的女县长发生点什么。但没想到,预感会实现得这样早,而且是以这样的方式实现的。

    胡若曦摸着钱三运身上的几道抓痕,目光中闪过一丝悔意,怯生生地问:“还疼吗?”

    钱三运在她的俏脸上亲了一口,笑着说:“别担心,早就不疼了。”

    胡若曦哦了一声,伸了个懒腰,挣脱钱三运的怀抱,披上睡裙,转身下了床,光着小脚走到衣柜旁,打开柜门,从里面翻出一条崭新的白床单,有些难为情地说:“快去洗个澡吧,我把床单换了。”

    “不用换了,等下继续呢。”钱三运坏笑道。

    “不行,我这个人有洁癖的,反正我柜子里床单多。”

    “若曦,有七条吗?”

    胡若曦微微一愣,然后抿嘴一笑道:“三运,你现在的样子更坏了。”

    钱三运从床上爬起来,下了地,走到她的身前,捏起她美丽的尖下巴,笑着说:“若曦,你现在的样子更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