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3章
    ,!

    江曼雁蹙眉道:“胜利,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何胜利侧过身来,问钱三运:“小钱,省能源集团那边是什么情况?”

    钱三运答道:“省能源集团新任董事长王晓军和青山县有渊源,多年前曾在青山县工作过,对青山县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感情的,以前我也和他打过交道。前几天,省能源集团派出由副总陈子龙带队的考察组来到青山,实地考察了发电厂项目的选址,总体上对青山还是满意的。”

    何胜利点头道:“那好。虽然发电厂项目不是由省能源集团最终拍板,但作为投资方,还是有一定建议权的。总之,省能源集团那边的关系一定要处好,确保在关键时刻不能临阵倒戈。”

    钱三运说:“好的,省能源集团那边我会再争取的。”

    江曼雁插话道:“胜利,曹春林副省长你不也熟悉吗?能不能带着青山县的领导去他那里游说?”

    何胜利笑道:“曼雁,看把你急的,这事比你自己的事还上心呢。如果前不久徐华为书记不带东江县的领导拜见曹省长,我是可以带青山县领导去省里找他的,但是,明知道徐华为书记已经这么做了,我再去找他,徐华为书记知道了会怎么想?会说我和他对着干。还有,如果曹省长已经中意将发电厂项目落户东江县,我去找他岂不是弄巧成拙?”

    江曼雁说:“胜利,还是你考虑问题更全面些,贸然找他的确不合适。这么说来,就没有什么办法争取到曹省长的支持?”

    何胜利淡然一笑道:“那也不一定,很多时候,常规手段不行,但剑走偏锋可能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江曼雁和钱三运的眼前都为之一亮,用惊讶的神色注视着何胜利。

    何胜利不紧不慢地说:“曹省长的爱人身体不好,前年做了手术,家里请了个小保姆。小保姆文化水平不高,但长得好看。一来二去,曹省长就和小保姆好上了,两人感情非常好。这小保姆呢,就是青山县人。”

    江曼雁好奇地问:“上次去曹省长家,有个小保姆长得很漂亮,为我们倒茶端水,说的就是她吗?”

    何胜利点头道:“是的,就是她。”

    江曼雁道:“可是,那天见她对曹省长毕恭毕敬的,怎么也难以将她与曹省长的情人联系在一起啊。”

    “曼雁,看你说的,对他们来说,我们都是外人,她有必要那么高调吗?”

    “胜利,你又是怎么知道小保姆是曹省长的情人?以前可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啊。”

    何胜利淡然一笑道:“曼雁,我也是前不久才听我的一个好朋友说的。曹省长不仅工作能力强,而且有个大学同学在中组部任要职,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下一步他将升任省委副书记。在官场上,应该尽可能地将领导的人脉梳理清楚,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种资源。”

    江曼雁道:“胜利,那小保姆叫什么名字?青山县哪个地方的人?让小钱记一下。”

    何胜利说:“名字我一时想不起来了,这样吧,我来打个电话问问我的那位朋友。”

    说着,何胜利就站了起来,走进书房,将房门关上,打了个电话。

    钱三运心里想,何胜利打电话怎么神神秘秘的?既然已经将小保姆是曹省长的小情人这么重要的信息告诉他了,还有必要背着他和江曼雁打电话?

    不过,仔细想想也没有什么不正常,何胜利可是一市之长,打听别人**本来就摆不上台面,要不是看在奇石和江曼雁的份上,他才不会告诉别人有关领导的**。

    不多时,他从书房里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微笑,说:“打听了一些信息,小保姆叫杭思思,二十岁左右,青山县东河乡人。就这么多。”

    “就这么多信息?”江曼雁心有不甘地问。

    “是的,就这么多。”

    江曼雁招呼钱三运:“小钱,将这些信息记好,杭思思,二十岁左右,青山县东河乡人。”

    钱三运很感激地说:“记下了,谢谢何市长。”

    江曼雁又问何胜利:“胜利,小保姆长期在曹省长家,我们又不方便直接找她,怎样才能通过小保姆这条线找到曹省长?”

    何胜利说:“那就看小钱的本事了。小保姆虽然常住在曹省长家,但她的家人还在青山县。”

    何胜利转而将目光转向钱三运,嘱咐道:“小钱,要注意方式方法,还要注意保密,懂我的意思吗?”

    “谢谢何市长的关心,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吃过午饭后,何胜利和女儿碧菡说了一会话后,就起身走了。

    目送着何胜利坐上了小车,江曼雁的神色有些黯然。

    “何市长日理万机啊。”钱三运像是自言自语道。

    江曼雁一脸的苦笑,接过话茬:“是啊,胜利以前在江州干副市长时,就很忙,现在到云川干市长,工作更忙了。这是他到云川干市长后,第一次回家。你看看,在家也只待了个把小时,又匆匆走了。有时候,我心里会萌生出这样一种想法,胜利如果是个普通人,也未尝不好啊,至少有更多的时间可以陪伴家人。”

    钱三运心里又在胡思乱想,何胜利工作忙是肯定的,但谁又能保证他没有挤出时间与别的女人鬼混?江曼雁也怀疑过何胜利的出轨,但是,她并没有直接证据,更多时候可能是不愿意面对。像何胜利这种功成名就的男人,在外面有个三房四妾是很正常的事。

    钱三运手里就有何胜利出轨的证据,那是以前从甄大福的别墅里缴获的,淫秽视频上的何胜利,一点看不出温文尔雅的样子,动作粗暴,花样百出。如果江曼雁看到这个视频,估计会气得跳楼的。

    钱三运又不禁想,何胜利嫌家花没有野花香,天天在外面打野食,对家里美丽温柔的妻子不闻不问。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正值如狼似虎的年纪,夜夜独守空房,难道就不寂寞?

    “三运,怎么不说话,在想什么呢?”江曼雁见钱三运在独自沉思,于是问道。

    “哦,我在想着怎样才能通过小保姆杭思思,搭上曹省长这根线呢?”

    “是啊,三运,这就看你的了。小保姆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她有家人,你可以走曲线救国的道路,通过她的家人找到她。然后,让她在曹省长身边多吹吹枕边风,也许,这事就成了。”

    钱三运心中已经有了思路,但还是恭维道:“姐,你这一席话让我醍醐灌顶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