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

    这次江州之行,钱三运可以说是收获满满。不仅从何胜利那里获知了争取发电厂项目落户的捷径,进一步加深了与江曼雁、何碧菡母女俩的感情,还有幸第一次出入江州市顶级的会所,认识了一批达官显贵。

    钱三运能够出入非常私密的高级会所,省委党校教师操思丽功不可没。

    告别江曼雁、何碧菡母女后,钱三运给操思丽发了条短信,问她晚上是否方便,想请她吃饭。

    操思丽很快就回复了短信,说今晚不方便,改日吧。

    钱三运有些失落,正准备前往江州奇石馆时,操思丽给他打了个电话,说她今晚在翡翠湖畔的一家会所——半闲居,有不少官员富商参加,让他也过来。

    钱三运有些犹豫,问:我过来方便吗?

    操思丽说:过来吧,我和王晓军说过了,今晚让你参加算是破例,能结识官员富商对你今后的从政是有很多好处的。

    钱三运说:谢谢操老师,我马上过来。

    钱三运打的前往翡翠湖畔,费了一些周折,才找到了半闲居。

    江州市有不少私人会所,这类会所门口不挂招牌,特意避开公众视线,普通百姓也不知道这些会所的性质和功能。由于兼具私密性、缺乏监管等特点,私人会所受到很多达官显贵的追捧。

    翡翠湖畔,一幢仿古民居静卧山林水边。林中曲径通幽,雀鸟幽鸣;水畔波光错目,鱼桥闲憩,确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外人根本就不知道,这里原来是达官显贵经常聚会的神秘会所。

    “半闲”取自唐代诗人李涉的诗《题鹤林寺壁》的名句“偷得浮生半日闲”。会所大门紧闭,看得出来,这里并不是什么人都能随心所欲地进来的。纵使你是有钱人,也不一定就能进来。花钱也进不了的地方,真正凸显了能进入会所人员的高贵身份。

    钱三运给操思丽打了个电话。不久,操思丽就出来了。原来,出入会所需要门禁卡的。这种门禁卡与会员卡是同一张卡,也就是说,只有会员才有机会进来。

    整幢建筑精雕细琢,里面花团锦簇,鸟语花香。包间里有私密的中式书房,还有一百多平方米的大露台,徜徉在古老建筑的回廊飞檐下,眺望四周,蓝天、碧水、绿树,尽收眼底。

    包间里几乎所有的家具,都是仿明清的古典家具,墙壁上更是挂着名家字画,屋子里面的陈设非常考究,哪怕是毫不起眼的地方,也处理得极为精细,没有丝毫的瑕疵。

    包厢很宽敞,一张大圆桌坐十五六个人也不显拥挤。包厢里有十几个人,有男有女。除了钱三运,男人的年龄普遍都在四十岁以上,想想也是,如果经过一番摸爬滚打,步入人生巅峰,那年龄一般都要超过四十岁。

    但女人不仅年轻,而且一个比一个漂亮。操思丽长相虽然也不错,但与她们相比,年龄、姿色并不占优势。

    十几个人,除了操思丽,钱三运只与王晓军见过面,但有几个男女,钱三运觉得面熟,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面的,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也许,是在电视上吧。

    王晓军正与三个男人围坐在一张小方桌上打牌。除王晓军外,每个男人的身后都或站或坐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

    有的女人将纤纤玉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有一个女人还将半个上身紧贴在男人宽阔的后背上,她丰满的胸部有意无意地摩挲男人的后背。

    从他们的年龄差和女人的亲昵动作可以看出,这些女人应该是他们的情人。

    在这种私密的、达官显贵聚会的地方,如果一个男人没有漂亮的情人,是会让人瞧不起的。

    钱三运很恭敬地和王晓军打了声招呼,王晓军微微点头,没有说话,继续和几个男人一边打牌,一边谈笑风生。

    古色古香的沙发上,几个不打牌的男人与女人天南海北地闲聊着。这几个男人,不像是官场中人,说话不像官员那般谨慎,还时不时地议论起官场的人事布局。

    钱三运在这里就像是个局外人,除了几个女人时不时向他投来异样的目光外,没有一个男人与他打招呼,也没有一个男人打听他的身份,一个二十岁出头、乳臭未干的酗子,想要引起这些阅人无数的大佬的注意,的确是件很艰难的事。

    操思丽看出了钱三运的困窘,她向他使了个眼神,钱三运心领神会地跟着她走出了包厢。

    二人在一个非常僻静的湖边小亭坐下。一道残阳铺水中,湖面上没有风,湖面平静得像块镜子,几只水鸟掠过水面,发出欢乐的叫声。

    “三运,发电厂项目落户青山县恐怕很难了,曹春林副省长前两天到省能源集团检查指导工作,虽然没有明确指示将发电厂项目放在哪个县,但是,从他话里话外流露出的意思,是想将发电厂项目给东江县。”

    钱三运大惊,后背都情不自禁地冒出冷汗,忙不迭地问:“操老师,这么说,发电厂项目落户东江县已是木已成舟,那我们青山县就没有补救措施了?”

    操思丽摇头道:“那也不是吧,虽然曹春林副省长中意东江县,那很显然,东江县的胜算最大,但是,现在还没到拍板的最后时刻。只要没有最终敲定,都是存在变数的。不过,曹春林副省长是很强势的副省长,下一步他可能升任省委副书记,他定下来的事情,没有人敢说不。王晓军虽然是省能源集团董事长,但他最多只有建议权,在很强势的曹春林副省长面前,他甚至连建议权都没有。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将发电厂项目争取下来,还是要找到曹春林副省长。”

    钱三运试探着问:“那怎样才能接近曹春林副省长,让他改变主意?”

    操思丽不无遗憾地说:“那恐怕很难,曹春林副省长为人强势,性格高傲,王晓军在他那只有服从的份,很难说得上话,也高攀不上他。三运,老师很想帮助你,想尽自己所能,为你的政绩加分,可是,老师也是爱莫能助啊。总之,现在只剩最后一条路可以走了,那就是想方设法找到曹春林副省长,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的办法。”

    “操老师,不管结果如何,我对你都是心存感激的。”对于这个方方面面都很关心自己的老师,钱三运的感谢是发自肺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