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9章
    ,!

    人们都对官员的风流韵事兴趣浓厚,听徐竞这么一说,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向他。

    徐竞不紧不慢地说:“你们猜,郑耀明有几个情妇?”

    人们开始猜测,有人猜三个,有人猜五个,还有人猜十个。徐竞说:“六个情妇,有漂亮的女下属,有云川市电视台的女主持人,有护士,还有男下属的老婆。”

    徐竞提到郑耀明的情妇中有漂亮的女下属,钱三运的心又是一紧,会不会是胡若曦呢?

    王笑谈说:“一个市委书记,六个情妇并不算多。”

    徐竞反问道:“看来我们的王董事长,情妇数不止六个啊。”

    王笑谈干笑了几声,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说:“徐局长,我听说青山县的女县长也是郑耀明的情妇之一,情况属实吗?”

    钱三运的心提到嗓子眼上,呼吸都开始困难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徐竞对此事断然否认:“纯属谣传!作为半个青山人,我对这事也很感兴趣,特意问了我的那位同学,说郑耀明只供出六个情妇,但矢口否认青山县的女县长是他的情妇,说他们只是正常的上下级关系。”

    王笑谈点头道:“很多时候,传闻并不一定属实,按理说,郑耀明没有任何理由保青山县的那个女县长,其他六个情妇都供认了,没有必要隐瞒第七个。”

    徐竞说:“是的。纪委最关注的是官员的涉案金额,对作风问题倒不是特别关注。郑耀明既然都招了,纪委也不可能纠结他究竟有几个情妇。”

    钱三运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胡若曦是郑耀明的情妇是铁一般的事实,但是,他没有供出她,说明心里对她是有真感情的。

    像郑耀明这样级别的官员,有几个情妇本也正常。但是,大多数时候,他要么是逢场作戏,要么是纯粹满足生理需要,真正爱的女人可能只有一两个。据胡若曦说,郑耀明最近几年身体某个部位的功能严重下降,那就是说,他找情妇都是几年前的事。从副市长、副书记,再到市长、市委书记,郑耀明在云川官场一干就是十几年。

    钱三运忽然对郑耀明肃然起敬,怪不得胡若曦无怨无悔、没有任何名分地跟着他,而且一跟就是十几年,看得出来,他是真正爱她的,要不然,也不会在最关键时刻竭力撇开二人之间真正的关系。

    只要郑耀明坚决不承认胡若曦是他的情妇,那她就平安无事了。可是,如果胡若曦知道郑耀明背着她,拥有那么多情妇,她不知作如何感想。

    云川的那一夜后,钱三运再次见到胡若曦,虽然努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内心深处还是交织着很复杂的情愫。

    “胡县长,按照你的指示,我这次去江州,不仅与省能源集团的王晓军董事长见了面,还见到了何胜利市长。”钱三运在说话时,特意观察胡若曦的面部表情,看得出来,虽然她竭力镇定住自己的情绪,但眼神中不时闪过一丝慌乱。

    两人有过约定,那一夜后,两人的恩怨情仇自此一笔勾销。恩仇可以相抵,但有些事是永远也无法从人的记忆中抹去的。

    “哦,说说看,小钱。”

    钱三运大致说了与他们见面时的情形,并特别说明,也许是市委书记徐华为争取的缘故,曹春林副省长倾向于将发电厂项目落户东江县。

    胡若曦一听,神色大变,喃喃道:“看来发电厂项目与青山无缘了。”

    钱三运说:“那也未必,常规手段已不可用,但何胜利市长向我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我们也许会另辟蹊径的。”

    胡若曦精神为之一振,连忙问:“小钱,说说看。”

    “何市长私下里对我说,曹春林副省长的爱人身体不好,家里请了个小保姆,这小保姆就是我们青山县东河乡人,名叫杭思思,长得很漂亮。一来二去,曹春林副省长就和这小保姆好上了,对她很宠幸。”

    胡若曦说:“你的意思是,我们通过这个小保姆的关系,让曹春林副省长改变主意,将发电厂项目给我们青山县?”

    钱三运点头道:“是的。如果发电厂项目落户青山县,东河乡是选址首选。杭思思敲又是东河乡人,我觉得可以争取一下,事在人为嘛。”

    “好的,可以试一试。小钱,这事你具体负责,如果有什么困难,可随时向我汇报。”胡若曦摆起了县长的架子,给钱三运下了逐客令,冷冷地说,“小钱,如果没有什么可说的,那今天的谈话到此为止,我还有公务需要处理。”

    对胡若曦的逐客令,钱三运内心里是非常反感的。以前,胡若曦即使再忙,也要认真地听他将话讲完,不会赶他走的。今天,她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让钱三运明白,他们之间是上下级关系,至于那一夜缠绵,已随着天亮之后,成为过往云烟了。

    “胡县长,我还有说的,是关于郑耀明书记的。”钱三运本不想说这个话题,但见胡若曦刚才对自己的态度,心里很不爽,便想借机打击她。

    胡若曦一愣,说道:“哦,说说看。”

    “从多个渠道得知,郑书记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钱三运表面上装作非常惋惜的样子,内心深处却在幸灾乐祸。

    “小钱,老郑这次不会真被双规了?”胡若曦说话的语气都有些颤抖。

    “郑书记是被中纪委双规了,说涉案金额大概有五百万。”

    胡若曦脸上现出极其痛苦的神色,一手捂住心口,嘴唇在不停抽搐着,口中喃喃自语:“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我了解老郑,他将钱财看得很淡,一定是别人故意陷害他。他在云川工作十几年,得罪了不少利益团体。”

    钱三运冷笑道:“你了解的不一定就是事实,有的人善于伪装。其实,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淡泊名利?”

    “小钱,你是不是说老郑善于伪装?”胡若曦一反常态,大声说,“小钱,你是我的下属,以后和我说话注意方式方法!”

    “胡县长,我告辞了。”钱三运心中有气,可是又不能顶撞领导。女人是最善变的动物,更何况胡若曦已有言在先,现在两人的关系,就是上下级之间的关系。下级若是惹怒了上级,结果可想而知。

    “站住,谁让你走的?”钱三运起身离开的时候,胡若曦又将他叫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