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1章
    ,!

    胡东升一愣,问道:“徐向阳?是不是老婆被人抢走的那个?”

    钱三运淡然一笑道:“是的。胡书记日理万机,这点小事也入不了你的法眼。”

    胡东升讪讪笑道:“钱主任,你是知道的,徐向阳老婆被人抢走了,这事不归我管,再说我也没能力管。”

    胡东升说的一点不错。别说只是一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就是一县之长胡若曦,想要处理此事,还要瞻前顾后。明知抢走徐向阳老婆的是乔丹一伙,明知徐向阳的老婆叶菲菲被幽禁在那栋乡村别墅里,胡若曦却迟迟没有采取行动,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行动时机。

    副村就在东河边上,离乡政府驻地很近。得知乡党委书记要陪同县政府钱主任来村里,副村党支部书记姜成龙远远地就在村部大门口迎接。

    “老姜,徐向阳是你们村的吧?现在是什么情况?”胡东升对于钱三运刚才的询问很上心,在村部坐定之后,就向姜成龙打听徐向阳的近况。

    “胡书记,是不是老婆被人拐跑、上次向县长喊冤的那个?”

    “是的,就是他。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姜成龙的脸上浮现出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神色,“徐向阳是手艺人,人长得倒不丑,但是心眼小,老婆长得又漂亮,他经常怀疑老婆出轨,动不动就与老婆争吵,有时候还动手打老婆,虽然打老婆时下手并不重,但老婆是用来爱的、疼的,打老婆的男人我最看不起!”

    姜成龙顿了顿,接着说:“我和老伴结婚几十年来,就从来没有打过老婆。徐向阳的心眼太小,村里的男人和他老婆说几句话,都不行。他老婆脾气真好,换成别人,早就和他离婚了。这段时间没有看到徐向阳,据说是外出打工了。”

    此次东河乡之行,钱三运的关注点并不在徐向阳身上。他看了村部墙上的村民代表名单,发现有个姓杭的,便问道:“姜书记,副村杭姓多不多?”

    “姜姓、张姓、徐姓是我们村里的大姓,杭姓是小姓,人数并不多,主要集中在姜院村民组。”姜成龙在村里当了十几年村干,待人接物很有一套,对村情村貌也了如指掌。

    “姜院村民组?是在东河岸边的村落吗?”

    姜成龙道:“是的,我就是这个村民组的。”

    钱三运心想,这真是太好了,姜成龙竟然和杭思思在同一个村民组,这下想了解杭思思的家庭情况就方便多了。

    可是,为了保密起见,钱三运又不好贸然询问,于是说:“如果发电厂项目真的能够东河乡,你们姜院村民组很可能要拆迁的,村民们对此有心理准备吗?”

    姜成龙说:“上次省能源集团考察组来我们村实地考察后,村民们就纷纷传言,村里要建大型发电厂。从我了解到的情况是,村民们反应不一,有支持的,有反对的,但大多数村民都希望通过拆迁改变自己的现状。不过,村民们普遍有一种担心,就是具体的拆迁政策是不是对他们有利。”

    钱三运点头道:“对于村民们来说,拆迁的确是大事。村民们离开生活了很多年的故地,去一个新的地方,从感情上的确割舍不下。对于拆迁,市里县里是有一套操作办法的,我们会尽可能地考虑拆迁户的合理需求,人性化拆迁,让拆迁户得到最大实惠。”

    姜成龙说:“感谢钱主任对我们村的支持,有你这番话,今后我做村民们的思想工作就轻松多了。”

    钱三运心里想,发电厂项目能否落户青山县还是个未知数呢,具体拆迁政策也不是我说了算,我这些官话、套话等同于什么也没说,你感谢我有啥用?不过,钱三运也知道,村支部书记都是人精,人家感谢也只是逢场作戏,并不是真的有感而发。

    “姜书记,如果你不忙的话,我们现在就去你们姜院村民组,看看地形地貌,走访几户村民,了解下他们的思想动态,听听他们对下一步可能拆迁的真实想法。”

    姜成龙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本花名册,翻到姜院村民组,递给了钱三运。

    钱三运接过来看了看,花名册上只有户主姓名,家庭人口数,田亩数等信息,并没有显示家庭所有成员,所以也就无法一眼就能看出哪户是杭思思家。

    不过,钱三运有办法,他从甘日新那里了解到的情况是,杭思思家六口人,父亲去世,那么,就从户主是女的、六口人这些关键信息中筛选。一个村民组也就几十户人家,很容易就筛选出来。

    “走,我们现在就去姜院。”姜成龙站了起来,“中午我让老伴多烧几个土菜。不是我吹牛,我老伴的厨艺一点不比县里宾馆的大厨差。”

    胡东升笑道:“老姜,吹不吹牛,吃饭时就知道了。如果真的得到钱主任的赞赏,我过些天就将你老伴安排在镇食堂当厨师,这样县领导来我们东河乡检查指导工作,还能享享口福。”

    姜成龙摆手道:“胡书记,千万不要将我老伴安排在镇政府食堂,我吃惯了她烧的饭菜,离开她,我一天都受不了。再说了,老伴身体不太好,镇政府食堂当厨师工作辛苦,她根本承受不了。”

    “姜书记,看你紧张的。”胡东升哈哈大笑起来,并对身边的钱三运说,“钱主任,老姜同志是个好同志啊,我来东河乡后,不时听说有村干部又闹绯闻了,有的村干部还被当场捉奸在床,但我从来没有听说老姜有什么绯闻。”

    姜成龙呵呵笑了几声,说道:“糟糠之妻不可弃啊。”

    钱三运附和道:“不弃糟糠之妻,虽然是做人的基本,但很多人做不到。有些党员干部,生活作风**堕落,见到漂亮的女人就想占为己有,官职不大,情人一大堆,道德严重缺失。一滴水可以折射出太阳的光辉,姜书记对糟糠之妻不离不弃,精神可嘉。”

    钱三运表面上说得一本正经,心里却在挖苦自己:你还真会装,义正词严地批评别人,自己何尝不是这样?

    从村部到姜院距离并不远,钱三运等人沿着乡村机耕路徒步向前。正是秋忙时节,农村一片繁忙景象。

    “秋忙秋忙,绣女也要出闺房。”田野里,干活的不仅仅是青壮年劳动力,大姑娘、孝子也都上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