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2章
    ,!

    钱三运年少的时候,家里有田地,割稻、插秧等农活,干起来也有板有眼的。一想到此,他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逝去的养父母,鼻子有些酸酸的。

    在快到村庄时,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一对双胞胎在田地割稻的情景引起了钱三运的注意。

    这一对双胞胎十四五岁的样子,个子不矮,身材却很瘦弱。甘日新查询过,杭思思有两个双胞胎弟弟,姜院村民组就几十户人家,因此,这对双胞胎极有可能就是杭思思的弟弟。

    钱三运故意问姜成龙:“姜书记,这户人家男劳动力呢?”

    姜成龙叹息了一声说:“这户人家的男主人在十年前就意外去世了,一个妇女拉扯三个孝,真的很不容易。她家以前是我们村的贫困户,最近两年家庭条件有所好转。”

    钱三运明知故问:“除这对双胞胎外,还有一个孝?”

    “是的,这对双胞胎还有个姐姐,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钱三运点头道,“双胞胎的姐姐在外从事什么工作呢?一年能挣多少钱?”

    胡东升开玩笑道:“钱主任,怎么对这户人家这么感兴趣,难不成这对双胞胎的姐姐是个美女?”

    姜成龙哈哈大笑道:“真的还被胡书记猜中了!双胞胎的姐姐叫杭思思,是村里远近闻名的一枝花,以前没外出打工时,经常有酗子找借口来这边玩。钱主任虽然见识了太多的城里美女,但很少见过漂亮的村姑吧。漂亮的村姑就像藏在深山里的野菜,虽然登不了大雅之堂,但可是绿色无公害食品,味道堪称一绝。”

    胡东升笑着说:“老姜啊,你就是纸上谈兵,嘴上说得欢,其实是个正经人。”

    姜成龙也笑道:“是啊,过过嘴瘾而已,从来不做歪门邪道的事。对了,钱主任,这次东河乡之行,除了实地考察发电厂项目落户选址,是不是还有来村里选美的任务?”

    钱三运不动声色地说:“我是个未婚青年,即使看上了哪个漂亮的村姑,也不算违法违纪,是吧?”

    胡东升附和道:“是的,是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人之常情嘛。钱主任看上哪位漂亮村姑,我来穿针引线,当个媒人添十岁呢。”

    姜成龙忽然低声说:“钱主任,杭思思长得的确好看,但是,她并不适合娶回家。我这么说,是对钱主任负责,其他人我还不告诉他呢。”

    钱三运一愣,杭思思成为曹春林副省长的小情人,莫非姜成龙也知情?按理说,应该不会的。不论是曹春林副省长,还是杭思思,对此事都应该是讳莫如深的,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最关键的是,高级领导干部有小情人,事情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如果被政治对手或别有用心的人盯住,弄得不好会丢乌纱帽的。

    胡东升插话道:“老姜,为钱主任介绍村姑,可要把稳点,长相再漂亮,如果生性风流,那可不行。这个杭思思是不是不太正经?”

    姜成龙说:“杭思思家以前穷困潦倒,家里几间茅草屋摇摇欲坠,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但自从杭思思去外地打工后,家里就渐渐变了样,今年,家里还盖了几间大瓦屋。一个青壮年劳动力在外面辛辛苦苦干一年,也挣不了多少钱;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又没有多少文化,在外打工才一两年,就挣了这么多钱,村里有很多人就私下里猜测,说杭思思在外面卖身,这些钱不干净。”

    钱三运故作惊讶道:“原来是这样啊,杭思思如何介绍自己的工作?她回家时,衣着打扮像是风尘女子吗?”

    姜成龙道:“杭思思就是在外卖身,她自己也不会说的,她说在江州一个很有钱的老板家做保姆,老板看她干活好,工资开得高。她现在很少回来了,去年春节都没有回家过年。从她衣着打扮看,还是个正经人,但是,人不可貌相啊。”

    钱三运说:“谣言重复多遍就成了事实。杭思思说的也许就是事实,但很多时候,我们习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一个贫苦人家的女孩子,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会愿意做那种令世人不耻的事?对了,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杭思思家既然已经不再贫困,家里人怎么还种田?”

    姜成龙说:“虽然脱贫,但还没有致富,农村人和城里人不一样,即使家里已经很富裕了,但还是舍不得那几亩薄田。不管杭思思在外面怎样,她的妈妈是个老实人,没什么坏心眼,为人也挺热情的。但杭姓在我们姜院村民组算是小姓,丈夫又去世多年,有的人就借机欺负她。”

    “哦,还有这事?”钱三运一愣,“姜书记,说详细点。”

    姜成龙哈哈大笑道:“钱主任,不会真的对杭思思感兴趣吧?”

    胡东升接过话茬:“老姜,既然钱主任对杭思思感兴趣,那你就说详细点。钱主任问啥,你就答啥,要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钱主任,是这么回事。”姜成龙打开了话匣子,“杭思思家没有建大瓦屋之前,家里是几间茅草屋,她家的宅基地有一大块空场地,被屋后的几户人家当做通道。通道很宽,跑大卡车都没有问题。现在,大瓦屋建起来了,通道就窄多了,只能通过行人,后面的几户人家就不高兴了。”

    钱三运不以为然地说:“有些村民,简直贪得无厌、蛮不讲理!这通道本来就是杭思思家的宅基地,过去没有建房子,无偿地供后面人通行。现在建房子被占用了,也无可厚非,又没有占用公共空间,后面几户人家凭什么不高兴!”

    姜成龙用手指了指村里的一条马路,说道:“钱主任,你看,这条马路通往乡里,杭思思家就在前面不远处马路旁边,她家后面有几户人家,那条通道是联系家里和马路的唯一通道。如今通道变窄了,别说跑汽车,板车都过不去,后面的几户人家的确很不方便。”

    钱三运说:“不方便也没办法,为了后面几户人家的方便,就让杭思思家不建房或少建房是说不过去的。”

    胡东升是何等精明的人,他见钱三运完全站在杭思思这一边,还以为这个年轻人真的迷上了杭思思,便在一旁附和道:“钱主任说的很有道理,我完全赞同。老姜,为了这条通道,后面几户人家就合伙欺负杭思思的家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