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

    姜成龙怕事情闹大,赔着笑脸走上前,说:“张飞,和你说话的这位是县政府办的钱主任,直接辅助县长工作,他说的话就代表县长。”

    姜成龙又介绍起胡东升来:“这位是乡党委胡书记。”

    张飞哈哈大笑道:“好啊,既然县里、乡里领导都来了,那你们就为我做个主,让她家给我让出一条通道来!”

    姜成龙说:“张飞,春花婶子让出一条通道,只有拆掉一间房子,说来说去,你又说到拆房子这个话题上面了。你们几户人家距离这门前马路又不远,你的小汽车可以停在春花婶子家门口,不就是多走几步路吗?”

    躺在地上的春花婶子接过话茬:“姜书记,我和张飞说过多次了,他的汽车随时都可以停在我家门口。我还说了,我家门口晒谷场大,农忙时可以让出一部分,供他们家晒谷子,可他就是不干,非要我拆掉一间房子,还原出一条通道来,你说他不是欺负人吗?”

    张飞蛮不讲理地说:“高春花,我再警告你一次,你现在同意拆掉一间房子,我不但将上次收你的五千元还你,还补贴你五千元,你如果执意不肯,我不但不给你一分钱,万一推土机推得不顺利,将你家其他几间房子一道拆掉了,可不要怪我!”

    春花婶子大哭道:“你要是将我房子都拆了,我今天就死给你看!”

    张飞冷笑道:“动不动就以死威胁我,你这是用大鸟吓寡妇!老子偏偏不吃你这一套!”

    这时候,张飞的两个哥哥张备、张羽也赶了过来。他们五大三粗的,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善类。

    见两个哥哥来了,张飞说话更硬气了,大声对春花婶子说:“高春花,赶快让开,不然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春花婶子泪水涟涟地说:“张飞,你用推土机碾死我算了!”

    春花婶子的一对双胞胎儿子也可怜兮兮地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张备、张羽的脾气似乎比张飞还要火爆,他们一人拽起春花婶子的一只胳膊,就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春花婶子使劲蹬腿挣扎,可是在身强体壮的张备张羽面前,一切都是徒劳。

    “住手!”此情此景,令钱三运无比愤怒,张氏三兄弟,简直就是村霸,不让他们吃点苦头,不但春花婶子被欺侮,其他村民也会受到欺负的。

    钱三运的一声断喝,把所有人都镇住了。

    围观的村民越来越多,有村民窃窃私语道:这年轻的县领导一脸威严,看来是要发火了。有村民低声说:发火有什么用?张氏三兄弟在村里横行惯了,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弄得不好,这个县领导还要挨揍。有村民说:是啊,前年就有个镇干部因为三提五统的事被张备打了,虽然张备在派出所关了几天,但对他而言,好比去大学进修了,被放出来时经常炫耀,说他镇干部都敢打,以后谁惹他不快,他就动手打谁。有村民说:按你这种说法,今天这位年轻的县领导恐怕要挨揍了,揍了县领导,以后他们又可以吹牛了,说县领导都照打不误。

    这时候,胡东升怕事情闹得不可收拾,更怕张氏三兄弟误伤了钱三运,便躲在一边,给乡派出所所长打了个电话,让他立刻率领警察前来副村姜院村民组。

    短暂的惊讶之后,张氏三兄弟迅速恢复了镇定。三兄弟的老大张备冲到钱三运的面前,大声质问道:“凭什么你站在高春花一边?你为什么不替我们想想?”

    钱三运冷笑道:“我是站在真理和正义这边,谁有理我就支持谁!”

    张备挥舞起粗壮的胳膊和碗口大的拳头,在钱三运的面前耀武扬威地晃了晃,威胁道:“我警告你,不要拉偏架,否则,我的拳头可不长眼!”

    张氏三兄弟的鲁莽是出了名的,如果钱三运不是县里的干部,他们也许早就动手了。姜成龙害怕气急败坏的张备真的会打钱三运,慌忙横亘在两人之间,将张备隔开了。

    “张备,有话好好说,可不要胡来。”姜成龙虽然是警告,但脸上堆着笑,对于这种蛮不讲理、以前有过前科的莽汉,他实在没有好的劝服办法。

    钱三运并没将张备放在眼里。通过观察,他看出来张氏三兄弟空有一身蛮力,打架时,制服对方的法宝是四两拨千斤的巧力、灵活的大脑和快速的反应能力,而这些,张氏三兄弟都不具备。因此,真要打起架来,张氏三兄弟充其量就是肉靶子而已。

    村书记的劝说不仅无用,反而助长了张备的嚣张气焰。他用手推开姜成龙,又冲到钱三运面前,大声说:“我最后再警告你一句,不要狗捉耗子——多管闲事!否则,我可不管你是谁!”

    钱三运怒不可遏,厉声道:“如果我一定要管呢?”

    “那我就让你吃点苦头!”张备话音刚落,拳头就向钱三运的面部袭来。如果是个普通人,这下面部吃亏可不小。

    但钱三运不是普通人,张备冲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就高度戒备着。张备在挥舞拳头的瞬间,他就察觉到了,一避让,张备的拳头落了空,由于用力过猛,他的身子暂时失去平衡,钱三运稍微用脚一扳,张备就一个狗吃屎,栽倒在地。

    众人都没看明白,张备怎么就轰然倒地了。他疼得哇哇大叫:“那小子暗算我!你们替我收拾他!”

    见张备吃亏了,张羽、张飞都冲了上来,一起向钱三运袭来。

    站在一旁旁观的胡东升急了,他本能地以为,钱三运绝对不是张氏三兄弟的对手,如果今天钱三运受伤了,他怎么向胡若曦县长交代?

    胡东升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边让姜成龙上前劝架,一边打电话催促乡派出所所长。让他稍微宽心的是,副村离东河乡街道很近,乡派出所行动又迅速,已经到了村部,正急匆匆地往姜院村民组赶。

    也就一转眼的工夫,张羽和张飞被钱三运打倒在地。得饶人处且饶人,钱三运只是想让他们长点记性,不要胡作非为,现在看来,目的暂时达到了,也就及时收兵。

    张氏三兄弟的婆娘见自己的男人吃亏,在一旁嚷嚷:县干部动手打人了,县干部动手打人了。

    可是,根本就没有人理睬。张氏三兄弟是村里一霸,村民们没少吃他们的苦,现在有人教训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哪还会帮他们说话?

    张氏三兄弟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钱三运以为他们又要闹事,不料,他们径直回家了。

    钱三运觉得不太对劲,张氏三兄弟哪会这么快就认怂?果然,不多时,张氏三兄弟各拿了一件凶器,气势汹汹地杀了过来。

    老大张备是杀猪匠,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杀猪刀;老二张羽是木匠,手里拿着一把斧头;老三张飞手里则拿着一把大砍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