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5章
    ,!

    围观的人群哗的一声散去了。张氏三兄弟的婆娘见自己的男人取来了凶器,不但不阻止,还兴奋得手舞足蹈,嘴里还嚷嚷:今天让那臭小子出出血。

    对于张氏三兄弟这几个不计后果的村霸,钱三运不得不提防,他眼疾手快,拾起地上的一根毛竹扁担,紧紧地攥在手心。

    张氏三兄弟见钱三运手握扁担防备,异口同声地说:我们一起上!

    姜成龙没想到事情会出现这种结局,吓得面如土色,一边阻止张氏三兄弟不要行凶,一边寻觅胡东升的身影。

    此时的胡东升正在村口翘首企盼乡派出所的到来。还好,他看到乡派出所所长率领四五个警察急匆匆地赶过来了。

    钱三运陷入左右为难境地,如果硬着头皮与张氏三兄弟打斗,虽然未必会落败,但传出去不好听;如果逃跑,那更是成何体统。

    姜成龙哪能阻止住如狼似虎的张氏三兄弟?

    张氏三兄弟手中挥舞着凶器,满嘴脏话连篇,将钱三运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

    钱三运怒火中烧,他努力克制自己,要不是怕影响不好,真想狠狠教训这几个猖狂至极的家伙。

    幸好,派出所及时赶到,为钱三运解了围。

    “放下凶器,跟我们去所里接受调查!”乡派出所所长也姓胡,叫胡金山,长得人高马大的,嗓门更大,他是特种兵转业的,身手不错,但性格耿直,火爆脾气也是出了名的。前年在拟提拔县公安局副局长的关键时期,他动手打了一个被抓的赌徒,造成赌徒耳膜穿孔,也直接导致了提拔被搁置。

    张氏三兄弟虽然不认识乡党委书记胡东升,但是,他认识乡派出所所长胡金山。胡金山的一声断喝,让他们心里直发虚,因为胡金山是什么样的人,他们早有耳闻。

    然而,他们的凶器并没有放下。胡金山掏出手枪,朝天开了一枪,并大喝道:“再不放下凶器,我就要开枪了!”

    张氏三兄弟自恃没有造成什么后果,预料派出所也不能拿他们怎样,便放下手中的凶器。胡金山和几个警察咔咔咔就将他们三个全拷上了。

    “全部带走!”胡金山吆喝着手下。

    张氏三兄弟的婆娘见男人被带走,当场撒泼,纠缠着不让派出所带人。

    胡金山可不是吃素的,他一脸严肃地说:“我们这是依法执行公务,你们再胡闹,连你们一起带走!”

    张氏三兄弟的婆娘以为自己是女流之辈又没犯罪,派出所不敢抓她们,继续撒泼纠缠不清。

    胡金山火了,怒喝道:“你们这是妨碍我们执行公务,是违法行为,再不收手就一起带走!”

    张羽张飞的婆娘心里发虚,松了手,但张备的婆娘不但不松手,还对着一名警察的手腕咬了一口。

    “一起带走!”胡金山亲自用手铐将张备的婆娘拷上了。

    胡东升将钱三运拉到一角,一个劲地道歉。“钱主任,让你受惊了,穷乡出刁民,看来一点不假啊。”

    钱三运正色道:“张氏三兄弟不是刁民那么简单,他们是村霸!今天你也看到了,我和你在现场,他们都如此猖狂,可见平时,村里百姓没少受他们的欺负。对于这种胆大包天、为所欲为的村霸,必须予以严惩。”

    胡东升招手示意姜成龙过来,问:“老姜,张氏三兄弟平日里在村里的表现如何?有没有欺压百姓?”

    “这,这还真的不太好说。”姜成龙作为村书记,又和张氏三兄弟同在一个村民组,按理说,对于他们的一贯表现应该很了解,可是,他说话吞吞吐吐的,似乎有所顾忌,估计是怕被打击报复。

    “老姜,有一说一嘛,是不是有什么顾虑?”

    “张氏三兄弟脾气暴躁,不太与人相处,有时候一言不合就骂娘,反正村民们都离他远远的。”

    “钱主任,对张氏三兄弟的处理有什么要求?”胡东升是乡党委书记,级别正科,比副科级的钱三运高一级,但由于钱三运是胡若曦县长身边的人,所以,他对钱三运是高看一眼。

    “我觉得有必要请县公安局介入,全面调查清楚张氏三兄弟最近几年的劣迹,重点调查他们有没有欺压百姓、敲诈勒索、操纵选举、霸占资源、暴力抗法等村霸行径。依我看,张氏三兄弟索取春花婶子的5000元钱,是敲诈勒索行为;试图强行拆掉春花婶子的房子,是寻衅滋事行为,已经涉嫌违法犯罪。对于这种欺压百姓、危害一方的村霸,绝不能手软,应该除恶务尽!”

    钱三运的语气说得很重,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张氏三兄弟太猖狂,不加以严惩无法保一方安宁;二是出于维护春花婶子利益、以尽可能地取得她及杭思思信任的需要;三是为胡东升争取主动权,当然,具体原因不能明说。

    胡东升同意钱三运的意见,他说道:“好的,钱主任,等下我和派出所胡所长交代此事,这次绝不能轻易放这几个人出来。村霸的危害性极大,农村稳则社会安,农村和则天下和,决不允许基层政权的千里之堤,溃于村霸的蚁穴。打掉这几个村霸,还基层一方净土,还农村一片安宁。”

    钱三运还不放心,给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甘日新打了个电话,让他与东河乡派出所联系,介入此事。

    张氏三兄弟具体还干了哪些坏事,钱三运暂时还不知晓。他如此兴师动众惩治张氏三兄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是间接保护了他们。张氏三兄弟最终接受什么样的制裁,说到底还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但是,如果钱三运这次不是碰巧下来,如果张氏三兄弟真的将春花婶子的房子强拆了,如果杭思思在曹春林副省长面前参上一本,那张氏三兄弟的下翅更惨。作为一个强势的副省长及闪耀的政坛明星,曹春林真要发起火来,青山县官场都要抖三抖,那样一来,张氏三兄弟即使无罪也可能被整成有罪,更何况,他们本来就劣迹斑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