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

    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正在门口的压水井前弯腰洗菜。

    “思思,你看谁来了?”姜成龙亲切地唤了一声。

    杭思思见姜成龙带着一个年轻的帅哥过来了,连忙站了起来,柔声说:“姜叔叔好,我刚才听妈妈说了。”

    这是一张美得令人窒息的脸,现实中的杭思思,比照片中的杭思思更好看,更像那位红极一时的女明星。

    杭思思上身穿一件蓝色的针织开衫,下身穿浅褐色的牛仔裤,再配一双白色的运动鞋,简约而不简单,秀气而不俗气。

    钱三运敏锐地注意到,杭思思在见他的一刹那,俏脸一红,就像是未经人事的处女。如果不是亲口听何胜利所说,钱三运几乎很难将她与曹春林副省长的小情人划等号。

    听见说话声,春花婶子从屋里走了出来。

    “婶子好!”钱三运抢先叫了一句。

    “好,好。”春花婶子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村妇女,不会说客套话。她看见钱三运手中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责怪道:“怎么带这么多礼物呢?”

    姜成龙开玩笑道:“女婿见丈母娘,哪能空手?”

    杭思思的脸更红了,就像抹上了一层胭脂。她弯下腰,继续埋头洗菜。

    “姜书记,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和你说。”春花婶子见姜成龙说笑,脸上浮现出一层阴云,将他叫到一边。

    “春花婶子,思思对钱主任还满意吧?”姜成龙开门见山地问。

    “姜书记,我正为这事犯愁呢,早晨我和思思说了钱主任今天要来相亲的事,她很不高兴,说她现在不想谈恋爱。我解释了半天,将那天张家兄弟强拆我家房子、钱主任当场制止并且差点遭到他们毒打、钱主任自身条件好、又是国家干部等都说了。可思思说,条件再好她也不想谈恋爱。我说,乡党委书记亲自做的媒,等下钱主任就要来了,你就是不想谈恋爱,总得给人家一点面子吧。好说歹说,思思才同意与钱主任见个面,但她说,她反正不会谈恋爱的。”

    姜成龙面色一凛,说:“春花婶子,这结局还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钱主任非常优秀,无论是哪个方面都是出类拔萃的,我担心他看不上思思,却没料到思思竟然看不上他!难道思思私下里已经谈对象了?”

    春花婶子说:“我问过她,有没有在外面谈对象,她说没有。我还问她,钱主任自身条件那么好,而且又对你有感觉,为什么不和他试着接触?思思说,她还小,暂时不想谈恋爱。我说,过年都二十岁了,还小?我像你这么大时,都已经结婚了。唉,女大不由娘,说了半天,她就是听不进去,我也实在没办法。”

    姜成龙说:“强扭的瓜不甜,思思真的不想谈,也没办法。等下创造机会让两个年轻人多接触交流,看看能不能碰撞出爱情的火花来。”

    姜成龙和春花婶子在一旁说话时,钱三运也没有闲着,他厚着脸皮,凑到杭思思身旁,弯下腰,帮她洗菜。

    杭思思没有拒绝,但就是红着脸,一言不发。

    “我叫钱三运,你叫杭思思吧?”钱三运没话找话说。

    “嗯。”杭思思嗯了一声,没有说话,一双白藕似的手熟练地洗去白菜帮上的泥土。

    “你昨天回家的?”钱三运又问了一句。

    “嗯。”杭思思又嗯了一声。

    钱三运决定换种问话方法,问:“昨天怎么回来的?”

    “当然是坐车啊。”

    “那要转好几次车吧?”

    “不是,熟人车子送我回家的。”

    钱三运想,那一定是曹春林副省长安排小车送杭思思回家的。曹春林副省长应该不会安排自己的小车,那样太显眼,一个副省长调用一辆汽车,简直易如反掌。

    “这次在家待几天呢?”

    “最迟明天下午就要走了。”

    “哦,那太仓促了。我原本以为你要在家待几天,好好陪陪家人呢。”钱三运忽然有一种危机感,能否取得杭思思的信任,进而直奔主题,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江州那边有事,不能在家久留。”

    钱三运心中哼了一声,什么有事,床笫之事吧?曹春林副省长离不开你吧?

    这时候,姜成龙和春花婶子结束了谈话,正朝这边走来。

    姜成龙说:“钱主任,不好意思,临时有点急事,我先走啦。”

    “好的,姜书记,你忙。”钱三运知道,姜成龙并不是真的有事,而是找借口离开,因为他继续待在杭思思家显然不合时宜。

    姜成龙嘱咐春花婶子:“春花婶子,今天老伴身体有点不舒服,中午就不能烧饭招待钱主任了,钱主任中午吃饭就在你家了。”

    春花婶子说:“好的,没问题。大娘身体不舒服?没有去医院?”

    姜成龙连忙摆手道:“没事没事,感冒而已,不是什么大病,吃点药就好了。我走啦。”

    春花婶子见姜成龙走了,对杭思思说:“思思,那天要不是钱主任,我家的房子就被张家兄弟拆掉了。”

    杭思思愤愤地说:“他们敢!如果他们敢拆屋,我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春花婶子笑着说:“嘴硬,真要拆了,你能拿他们怎样?打又打不过,骂又骂不过。”

    杭思思说:“我要将他们统统关进大牢里!”

    钱三运接过话茬:“他们已经被拘留了,乡派出所正配合县公安局对他们近几年来的劣迹展开调查,据说已经查出一些问题线索,下一步,将会依法依规对他们进行制裁。”

    杭思思瞅了钱三运一眼,说道:“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感谢你。听妈妈说,那天你差点被他们砍伤了,幸亏乡派出所及时赶到了。”

    钱三运淡然一笑道:“婶子难道没有告诉你,我轻轻松松就将张氏三兄弟打倒在地?他们赤手空拳斗不过我,才跑回家拿凶器?”

    春花婶子不好意思地说:“这个我还真的没和思思说。那天,张家兄弟确实倒地了,但那就是一眨眼的工夫,我没看明白。张家兄弟力大如牛,老大张备是个杀猪匠,一个人都能抓住一头猪。人们都说是你将张家兄弟放倒的,我就很纳闷,钱主任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能耐?”

    钱三运笑道:“打架并不完全靠力气,关键是技巧。我的父亲是特种兵转业的,一身功夫,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跟着他学功夫,所以身手还可以。如果都是赤手空拳的话,张氏三兄弟一起上,也占不了便宜。”

    杭思思用惊讶的眼光看着钱三运,喃喃道:“这么厉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