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

    钱三运淡淡地说:“我是学过功夫的,知道四两拨千斤的技巧和克敌制胜的法宝,张氏三兄弟空有一身蛮力,但在我面前,只有充当肉靶子的份。”

    春花婶子啧啧赞叹道:“钱主任能文能武,如果真的能成为我家女婿,张家兄弟也不敢欺负我们了。”

    杭思思娇嗔道:“妈,在说什么呢?”

    春花婶子嘿嘿笑道:“妈说错话了吗?思思,妈妈早晨对你说的,都是为你好,你的年龄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可以谈对象了。妈妈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早就结婚了。好了,我不说了,说多了你又要责怪我。”

    杭思思将洗好的白菜递给了春花婶子,问:“妈,还有什么活要我干?”

    春花婶子连忙说:“没了,没了,你陪钱主任说说话吧,他大老远的从青山县城赶过来,你可不要冷落了人家。”

    说完,春花婶子疾步走进了厨房,钱三运和杭思思面面相觑。

    钱三运首先打破尴尬,试探着问:“我们可以出去走走吗?”

    杭思思吞吞吐吐地说:“这,这好像不太好吧?”

    “怎么不太好呢?”

    杭思思瞥了钱三运一眼,又迅速收回了视线,轻声说:“现在是农忙时节,田野里到处都是人,我们在一起,别人还以为我们真的在处对象呢。”

    钱三运盯着杭思思那张美得令人窒息的脸,故意问:“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杭思思心中慌乱,期期艾艾地说:“不,不是的。”

    钱三运趁热打铁,追问道:“那为什么就不能与我处对象呢?”

    杭思思沉默了一会,顾左右而言他:“好吧,我陪你在附近转转吧。”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杭思思走在前面,钱三运亦步亦趋地紧随其后。

    杭思思个子很高,足足有一米七,身材玲珑有致,牛仔裤将她下半身完美的身体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

    杭思思说:“我带你去东河边看看吧,东河是我家乡的母亲河,农田灌溉、前些年村民的饮水全靠她了。”

    钱三运说:“东河也流经我的家乡。突然想起一句古诗词: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杭思思噗嗤一笑,说道:“你还挺文绉绉的嘛,真的如同我妈妈所说的,你文武双全。”

    钱三运故意长叹一声道:“文武双全又能怎样?到今天还不是单身一人!”

    杭思思不解地问:“你那么优秀,怎么会没姑娘看上你?”

    钱三运信口道:“喜欢我的人,我对她没感觉;我喜欢的人,偏偏又对我没有感觉。”

    杭思思不说话了。

    秋天的东河,波澜不惊,清澈见底的河水静静地流淌。这个时辰,河谷里并没有人,若是在早晨,村妇们的浣衣洗菜声、木槌击水声、说笑声,交相辉映,响彻整个空旷的河谷。

    野草已经枯黄,踩在上面软绵绵的。钱三运说:“思思,坐一会儿吧。”

    说完,钱三运一屁股坐在地上,杭思思愣了愣,也挨着他不远处坐下了。

    “对了,你刚才叫我什么了?”杭思思忽然问。

    “叫你思思,怎么了?不合适吗?”

    “没有啊,只是觉得怪怪的。”

    “习惯就好了。”

    “习惯?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以后要经常打交道?”杭思思白皙娇嫩如白葱般的手指头,轻轻捻动一根枯草,她的视线则飘向了远方的天空,那里有蓝天白云。

    “其实啊,茫茫人海中,两个人相见相识不容易。即使我们处不了对象,也是可以成为朋友的。”

    杭思思收回了视线,怔怔地看着钱三运,喃喃道:“为什么要和我交朋友呢?”

    钱三运一本正经地说:“思思,发现你很像张艺谋执导的电影《我的父亲母亲》中的女主角招娣,那天乡党委胡书记也说了,如果你穿件大红棉袄,再梳两条麻花辫,那就更像了。不瞒你说,我很喜欢出演招娣的那位女明星,见到你,就像见到了心仪已久的明星。”

    杭思思莞尔一笑道:“说明你并不是想见我,而是想见那位女明星,我只不过是她的影子罢了。可惜,我不是她。”

    钱三运道:“有个成语叫爱屋及乌,很能描述我此刻的心情。女明星遥不可及,远在天边,你却近在眼前。”

    杭思思转移了话题,问道:“对了,听乡亲们说,我们这里要建一个大型发电厂,你是县里干部,应该对此知情吧?”

    钱三运精神为之一振,杭思思主动提及这个话题,那是最好不过了。

    “思思,是这么回事,省能源集团准备在云川市投资建设一个大型发电厂,目前包括我们青山县在内,有好几个县都在争取,但我们青山县不占优势。因此,现在说发电厂项目落户青山县,还为时尚早。”

    “是这么回事啊。建设发电厂项目有什么好处呢?”

    “好处大着呢。发电厂项目总投资三四十个亿,投产后,仅税收一项,就有好几个亿。这是个什么概念?我来用数字说话,现在的青山县,一年的财政收入也就一个多亿。如果发电厂项目投产,我们县的财政收入要翻几番。有了钱,就能搞建设,就能吸引更多的投资,就能改善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青山县就能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

    杭思思点头道:“听你这么说,好处的确很多。如果青山县真的将发电厂项目争取下来,是不是就一定落户我们村呢?”

    钱三运信誓旦旦地说:“这是肯定的。我是协助县长工作的县政府办副主任,县领导的想法就是要将发电厂项目放在东河乡,一旦放在东河乡,由于你们村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发电厂项目放在你们村是必然的。”

    杭思思说:“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据我了解,绝大多数村民都希望发电厂项目落户我们这里,因为可以搬迁。搬迁时不仅能在街道边分房子,还能获得一些补助。”

    钱三运笑道:“如果搬迁,你家建新房岂不是白忙一场?”

    杭思思说:“妈妈还是倾向于搬迁出去的,她说搬迁到街道,不仅能住在集镇附近,还能避免与张家兄弟交往。说实话,这些年,我们没少受他们的欺负。”

    钱三运不失时机地说:“关键是发电厂项目落户青山县,八字还没一撇呢。我们想法设法找到了省能源集团董事长,但他说,发电厂项目花落谁家,他说了不算,分管副省长曹春林才是最终的拍板人。”

    “曹春林副省长?”杭思思一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