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
    ,!

    “是的。”钱三运不动声色地说,“目前云川市最有希望赢得发电厂项目落户的是东江县。因为这个县的县委书记是云川市委书记徐华为的同学,徐书记想为他争取政绩。前不久,徐书记亲自带他去省能源集团及曹春林副省长那里游说。他的游说效果很好,曹春林副省长倾向于让发电厂项目落户东江县。青山县做再大的努力,也顶不上曹省长的一句话啊。”

    “曹省长有这么大的权力啊?”杭思思惊讶地问。

    “是的,曹省长是很强势的副省长,再说,发电厂项目落户哪个县,完全是他职权范围内的事。青山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按理说应该有政策倾斜,但上面不为你说话,也没办法。上面有很多种理由让发电厂项目落户青山,也有很多种理由不让发电厂项目落户青山。总之,这事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全凭最后拍板的大领导一句话。”

    杭思思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道:“那你们怎么不去找曹省长,让他将发电厂项目给青山县?”

    钱三运呵呵一笑道:“对于我们来说,曹省长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按照规矩,我们县里只能先找市委市政府,但市委书记徐华为已经带着东江县领导找过省能源集团和曹省长了。现在再找徐书记显然并不合适。”

    “那青山县只能坐以待毙?”

    “差不多吧,胡县长说了,谁若是将发电厂项目争取下来,谁就是青山县的大功臣,全县人民都会感谢他。可是,想当这个大功臣难于上青天啊,我们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曹省长,更别说游说他、争取他的支持了。唉,不说这个话题了。”

    钱三运果断刹车,不再谈论这个话题。对于他来说,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还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就会引起杭思思的怀疑。一旦杭思思看破他的真实目的,就会让她产生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她就会打心底厌恶他,认为他是个处心积虑、细思极恐的人,那样一来,一切都无可挽回了。

    “思思,平时你有哪些爱好呢?”钱三运问道。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就是看看书,逛逛街,听听音乐什么的。”和钱三运交流多了,杭思思也不再拘谨了,话语也明显多了起来,都是同龄人,而且钱三运阳光帅气,是很讨女人欢心的那种大男孩。

    “看书?平时爱看什么书呢?”一个初中文化的小保姆喜爱看书,这或多或少出乎钱三运的意料。

    “读初中时,是将看书当成是消遣,现在不同,觉得看书是增长知识、提升个人品味的一种好的途径。现在看的书,一部分是提升个人品味的,一部分是管理学方面的,还有一部分是成人高考方面的。我的文化水平低,想通过自学取得学历。”

    杭思思的一席话让钱三运对她刮目相看,她有想法有眼光,并不纯粹是个花瓶。她学管理,应该是为今后步入商界打基础,曹春林副省长不可能让她当一辈子保姆的。

    杭思思如果想去国企上班,曹春林动动嘴就行,也许,根本用不了他动嘴,他安排秘书操办就行了。以曹春林副省长目前的权势和威望,让杭思思开家公司,借助他的影响力赚钱,是易如反掌的事。

    “在江州有亲戚朋友吗?”钱三运又问了一句。

    “有但不多。”杭思思想了想,又说,“我有个最好的同学也在江州工作,闲暇时,我们会一起逛街。不过,她不久就要到云川工作了。”

    钱三运忽然想起了杭思思家中的相框,那个和她年龄相若、长相也很清纯美丽的女孩应该就是她最好的同学,于是好奇地问:“思思,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那位同学嘴边有颗美人痣。是吗?”

    杭思思一脸惊诧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看来我是猜对了?”

    杭思思说:“我想起来了,你一定是看了我家里的相框吧?不错,她的嘴角边是有颗美人痣。”

    “她和你一样,清纯脱俗,美丽如一朵山茶花,虽然大多数时间藏在深山人未知,可一旦有机会在众人面前亮相,会惊艳全城的。”

    杭思思的神情有些惘然,话中有话地说:“很可惜,我和她都不是你的菜。一个人的一生中会面临这样那样的选择,既然是选择,就会有得有失,这世上不存在只有得而没有失的选择。你得到一些,就会失去一些,这是必然的。”

    钱三运呆呆地看着她,想琢磨她话语中的意思。杭思思淡然一笑道:“怎么了?这么直勾勾地看着我?”

    钱三运说:“我好像没有猜透你刚才话语中的意思。”

    杭思思不无伤感地说:“你不用猜透的,这与你无关。我承认你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在我初中时代,我曾经做过无数次的梦,梦见自己嫁给了像你一样阳光帅气的白马王子。但是,现在看来,这永远只能是一个梦。我得到了很多我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东西,但也失去了将这个梦境变成现实的机会。如果是在一年前,我想我会爱上你的。但是现在,这是不可能的事了。”

    杭思思站了起来,眼睛漠然地凝视着前方,那是梳江州的方向。

    “好啦,我们也该回去了。”杭思思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谢谢你大老远地来看我,可惜我不是你喜欢的那位电影明星。希望你能有朝一日见到你心仪已久的女明星,也希望你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思思,我明白你的意思,感情这事情是不能强求的,今天很高兴能认识你,也与你谈了这么多,如果有可能,我想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思思,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

    杭思思摇头道:“男女之间有纯粹的朋友吗?有人说有,我也相信有,但是,我不能有异性朋友,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

    虽然与杭思思的相亲只是逢场作戏,但杭思思的断然拒绝还是让钱三运无比伤感。

    杭思思见钱三运黯然神伤,不禁动了恻隐之心,安慰道:“你其实是个很不错的男孩,我怕自己爱上你,所以才不想与你继续联系。你可不要难过啊,天涯何处无芳草,比我长得漂亮的女孩多的是,你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其实,钱三运知道,杭思思说的是假话,她之所以不敢与别的男孩交往,从她刚才的大发感慨中就可以判定,这是曹春林副省长要求的。在曹春林副省长看来,杭思思就是他的专属私人财产,决不允许旁人染指。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权力欲极强、占有欲也极强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