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1章
    ,!

    有两则新闻引起了钱三运的注意。

    一则新闻是关于曹春林的,新闻上说,中央近日决定,曹春林任江中省委常委、副书记。看来传言一点不假,很多时候,所谓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另一则新闻是关于郑耀明的,新闻上说,中央纪委近日会同有关方面严肃查处了江中省政协副主席郑耀明涉嫌违法违纪行为,经查明,郑耀明在担任云川市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市长和市委书记期间,以权谋私,大肆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已移交检察机关依法处理。新闻上还说,郑耀明道德败坏,利用职权玩弄女性,大搞权色交易。但新闻中并未披露郑耀明大搞权色交易的细节,也没有通报他究竟玩弄了多少女性,给人以想象的空间。

    郑耀明被官方证实出事,一只靴子终于落地。钱三运知道,胡若曦心里一定很难过。只是他不知道,当胡若曦得知郑耀明瞒着她,大肆玩弄女性,会作何感想。

    在人前,胡若曦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坚强的背后,是千疮百孔,是遍体鳞伤。她就像一个蜗牛,坚强的躯壳包裹着一个柔弱的身体。

    钱三运并没有劝慰胡若曦,不管他是否承认,他和她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也不知道如何劝慰,在这段敏感时期,不合适的劝慰会让胡若曦误认为他在幸灾乐祸。

    最让钱三运振奋的消息,莫过于发电厂项目落户青山县尘埃落定。他接到操思丽的电话,说曹春林在转任省委副书记之前,特意召集省发改委、省国资委、云川市政府、省能源集团等部门开了个专题会,最终敲定发电厂项目落户青山县东河乡。曹春林要求有关部门要通力配合、提高效率,明确责任,统筹协调,切实解决好发电厂项目推进中遇到的问题,加快建设进度。

    安慰胡若曦最好的方式就是将发电厂项目落户青山县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她。

    钱三运敲开胡若曦办公室门的时候,看见她一只手托着下巴,神情恍惚,像是大病初愈的样子。

    见钱三运进来,胡若曦努力振作精神,抬头说:“小钱,是你?”

    钱三运喜笑颜开地说:“胡县长,向你报告一个特大喜讯。”

    胡若曦一愣,连忙问:“是不是发电厂项目落户青山了?”

    钱三运说:“是的,胡县长,正是这个。”

    “小钱,消息确切吗?”

    “确切,曹省长已经召开专题会议了,估计正式消息很快就会下来。”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胡若曦拿起了话筒:“喂,我是胡若曦,是何市长啊?发电厂项目正式落户青山县?感谢市委市政府对青山县的大力支持……”

    挂断电话,胡若曦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精神状态已明显好转,郑耀明被查的阴霾暂时被发电厂项目落户青山的巨大喜悦所冲淡。

    “小钱,这几天没看到你的人影,是不是去找那个小保姆啦?”

    “是的,如果没有小保姆吹枕头风,曹省长很难改变主意的。”

    胡若曦点点头,关切地说:“小钱,这个小保姆不是普通人,是曹省长,不,现在应该是曹书记的小情人,和她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碰的。”

    钱三运面红耳赤,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没有碰她,也不再与她有任何联系了。”

    “那好,对了,王连全书记要升迁了,知道吗?”

    “以前听说过,但后来就没有下文了,这次确定要升迁?”

    “虽然还没有正式研究,但十拿九稳吧,据说是升任云川市副市长。”

    “那谁接任青山县委书记?胡县长可以更上一层楼吗?”

    胡若曦淡然一笑道:“怎么可能?我正式当上县长还没几天,不可能出任县委书记的。和你说件事啊,下午要开五人小组碰头会,为明天上午的县委常委会定调。下午的碰头会议主要是研究干部提拔及调整交流问题。”

    钱三运有些疑惑地问:“王书记即将高升,现在提拔干部算不算离任前突击提拔干部?”

    “市委还没正式研究决定,没找王连全谈话,没考察,只是听到风声,不算离任前突击提拔干部,不算违规。”

    “王书记太精明,赶在离任前提拔一批亲信,又不违规。”

    “也不能这么说,王书记可以提拔自己的亲信,我也可以。小钱,有没有到下面乡镇干乡镇长的想法?”

    “干乡镇长?也就是说提拔为正科级?我的副科级任职年限好像不够吧?”

    “那不是问题。我看了你的履历,你虽然任高山镇政法委书记的时间不长,但若加上在江州食品公司任团委书记的时间,是符合党政干部选拔任用有关任职年限规定的。再说了,就是副科任职年限不够,也可以破格提拔,别说是副科提拔正科,就是副科提拔为副处也不是不可能的。小钱,去乡镇主政一方,对你今后的发展非常重要。这个履历,是你今后获得提拔的重要基础。”

    钱三运不说话了,五人小组会议,说到底还是几个大佬之间的斗争与妥协,胡若曦以支持其他大佬的人选提名,换取其他大佬对钱三运的支持,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从副科升任正科,是很多基层干部梦寐以求的理想,但是,真正能如愿以偿的少之又少,毕竟在一个县,正科职位就那么多。很多人患了“副科病”,一辈子都在副科这个级别徘徊,更凄惨的是,很多人熬到退休,还是科员。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同样,在官场上不想进步的官员不是一个有上进心的官员。钱三运渴望获得提拔,那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一想到离开胡若曦的身边,他又觉得舍不得。

    钱三运知道,胡若曦这次想提拔他,并且让他去乡镇主政一方,初衷是想提携他,但有个不便说出口的原因,那就是刻意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对于他,她的心态应该很复杂,既爱又恨,既想倚靠他,又想疏远他。

    钱三运从不后悔那夜在云川市胡若曦家里的霸王硬上弓,能占有这个美丽迷人的女县长,是他的梦想。将梦想变成现实,即使付出一定代价,也是值得的。更何况,他并没有付出相应的代价,反而因祸得福,获得提升。

    “谢谢胡县长的关心。”钱三运的心中就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全都有。他预感会离开胡若曦的身边,但没想到会以获得提拔的方式离开。他打心底里,感激胡若曦。虽然前几天她冲他发了火,但很显然,在关键时刻,她心里还是有他的。

    “小钱,想去哪个乡镇?”胡若曦关切地问。

    “高山镇是我的家乡,也工作过一段时间,人际关系相对容易相处,如果去了,工作局面容易打开。我希望首选高山镇,如果不行,那就去东河乡吧,胡东升书记和我熟悉。”

    “嗯,我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