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3章
    ,!

    “若曦,坐,坐。”王连全客客气气的,那情形不像是谈工作,而是老朋友之间的寒暄。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也没打算和胡若曦谈工作。

    胡若曦静静地坐在沙发上,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深处还是有些忐忑的,她是个冰雪聪明的女人,从王连全的一举手一投足之间,早已读出这个青山县官场的一号人物对她有想法。对于王连全的高升传闻,她已有耳闻,无论从哪个方面讲,她都希望他能够离开青山县。

    “王书记,发电厂项目正式落户青山县,县里将成立领导小组,全力支持配合有关方面,做好发电厂项目建设的各项工作。”

    “好啊,若曦,干得不错嘛,你干了别人想做但做不了的事,我要为你庆功。发电厂项目是个大项目,这次能够落户青山县,是青山县的一大喜事。等发电厂项目正式建成投产后,每年的税收就有几个亿,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有了钱,就能办很多的事,青山县摘掉贫困县的帽子就指日可待了。”

    王连全忽然话锋一转,说道:“对了,若曦,市委已经找我谈话了,说省里已经决定,由我担任云川市副市长。市领导征求我的意见,谁担任青山县委书记合适,我推荐了你。”

    说到这里,王连全意味深长地瞥了胡若曦一眼。

    胡若曦心里很清楚,王连全未必真的在市领导面前举荐了她,即使举荐,也是徒劳。她代理县长虽然也有一段时间,但正式当选县长的时间很短,从资历上看,市委不太可能让她接任县委书记一职。而且,郑耀明案发后,一些传闻很不利于她。她如果能够接任县委书记,那概率与彩票中500万差不多。

    据她了解,云川官场已有好几个人有望成为青山县委书记,这几个人能力、威望都很高,而且背后都有坚实的靠山。想必这一职位竞争应该很激烈。

    胡若曦又不禁想起了郑耀明。如果他现在平安无事,凭他多年来积累的人脉资源,以及他担任省政协副主席的副省级干部身份,想为她争取县委书记一职并非不可能。然而,现在并没有如果了。

    胡若曦假装感谢了一番。王连全说:“若曦,虽然我在市领导面前举荐了你,但是,你是知道的,我说了并不算数。据我了解,很多人都在争取这个职位,我觉得你也可以争取争取,事在人为嘛。人生紧要处只有几步,仕途也是如此。很多时候,你赶上了好机遇,踏对了一步,仕途就进入了快车道。”

    王连全这番话倒是掏心窝子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换句话说,人将调走,其言也善。胡若曦感觉自己误会王连全了,也许他真的在市领导面前举荐了她。当然,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即使举荐她,也是另有企图的。

    果然,真的如胡若曦猜测的那样,王连全说着说着,话语就有些暧昧了。

    “若曦,我还真的有点舍不得离开你呢。”王连全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缓步走到她的身边,并挨着她不远处坐下。

    “王书记,虽然离开了青山,但你是市领导,今后青山县的很多工作还需要你大力支持呢。”

    胡若曦揣着明白装糊涂,王连全并不甘心,又说:“若曦,我私下里听到一种传闻,说你一直单身。本来,我是不便问你个人**的,但是,我有个朋友,是个钻石王老五,如果你真的单身,我可以介绍你们见个面。”

    胡若曦淡然一笑道:“谢谢你,不必了。我早就结婚了,只是爱人在江州,两地分居,聚少离多。很多人不明就里,误认为我单身未婚。”

    王连全之前从多个渠道了解到,胡若曦一直单身,而且还是郑耀明的情妇。现在,胡若曦亲口说已结婚多年,他显然有些惊讶。

    胡若曦看出了王连全的惊讶之色,嫣然一笑道:“王书记,是不是不太相信?要不,我下次将我的结婚证带给你看看?”

    王连全一脸的尴尬,讪讪笑道:“不用了,不用了,看来我是瞎操心了。传闻不一定就是真的,就像有传闻说你与郑耀明之间的关系,我知道那都是捕风捉影的事。”

    胡若曦心中非常不悦,这王连全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点不像位高权重的县委一把手,倒像是街头巷尾爱说闲话的长舌妇。可是,她又不能生气,便顾左右而言他:“王书记,前不久县政府不是兑现了全县党政机关去年的绩效考核奖金吗?这两天,有不少教师来县里信访,要求和公务员一样享受此项待遇,并扬言,如果县里不发奖金,将组织全县教师罢课和大规模上访。”

    王书记愤愤地说:“县里目标责任制绩效考核只考核全县党政机关,文件上说得很明确,教师凭什么要求发放这笔奖金?还扬言罢课和大规模上访,这简直是**裸的威胁!为人师表,缺乏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和社会责任感,还怎么教书育人!我的想法是,抓住几个领头人,杀一儆百!”

    胡若曦面现难色,小心翼翼地说:“王书记,我认为抓人不是很好的办法,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还可能会使矛盾激化,特别是你即将高升之际,如果教师队伍真的大规模罢课和上访,或多或少会对你的升迁产生负面影响,不能不慎重啊。邻市有一个县的教师队伍为了争取此项奖金,部分教师停课上访,县里抓了几个人,不但没有将事态压制下去,反而造成全县大部分学校停课,影响很坏。据说省领导都批评这个县的领导缺乏领导艺术和驾驭复杂局面的能力。”

    王连全有些不快,胡若曦是含沙射影攻击他,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她说的很有道理,便皱眉道:“说的也是。但是,若曦,你想过没有,全县共有两千多名教师,按照平均每人五千元目标责任制考核奖金的标准计算,就至少需要一千万元,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字啊。按照青山县今年的财政收支状况,额外增加一千万元的财政支出基本不可能,除非争取上面的财政转移支付。此外,还会产生一系列其他问题,如果今年给教师兑现了绩效考核奖金,明年也得给;教师给了,卫生系统以及其他事业单位会不会也闹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