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7章
    ,!

    县委组织部和县纪委联合成立调查组,对举报事项进行调查核实。

    胡若曦将钱三运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开门见山地问:“知道公示阶段被人举报了吗?”

    “不知道,但我身正不怕影子斜,那些捕风捉影的举报根本就不是事实,而是诬告陷害。”钱三运虽然并不知道自己被人举报,但是,他之前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有一些人不愿意看到他升迁,毕竟,他得罪过一些人。不过,他对这次提拔还是很有信心的,虽然也会犯一些错误,但那都是小节,大的问题并没有。

    胡若曦冷冷地问:“这么自信没有问题?知道举报内容吗?”

    钱三运一愣,胡若曦这么问,说明她应该看过举报信,至少知晓举报内容。想想并不奇怪,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王闽是站在她一边的,应该会将举报内容私下里透露给她的。

    钱三运讪讪道:“也许会有一些小问题,但是,并没有大的问题。”

    “这样吧,我来问你。”胡若曦的神色很凝重,一字一句地说,“有人说你在高山镇工作期间,开采磬石山石头,倒卖到江州赚大钱,并严重破坏自然环境。有这回事吗?”

    “这,这个……”钱三运顿时感到头顶冒汗,看来举报者并不是捕风捉影的乱说一通。

    “不老实!”胡若曦嘟囔了一句。

    “胡县长,这举报基本属实吧。”

    “什么叫基本属实?”胡若曦有些恼火,“现在还在开采奇石吗?还在破坏当地自然环境吗?”

    “胡县长,现在开采量减少了很多。我承认开采奇石对当地自然环境有一定的破坏,但凡事应该一分为二地看,磬石山奇石以前藏在深山人未知,村民们守着金疙瘩却过着苦日子。现在,奇石有了销路,村民们也找到了致富门路。当然,以后将通过生态修复等手段将对自然环境的破坏降到最低。”

    胡若曦舒缓了语气,又问:“说你在高山镇工作期间,身为镇政法委书记,却与社会不法之徒勾勾搭搭,还怂恿不法之徒将依法执行公务的镇国土资源所负责人殴打致死,有这回事吗?”

    “胡县长,这纯粹是信口雌黄!我在高山镇工作期间,干了几件有影响的事,比如端掉了桃花冲林场的赌窝和龙泉洗浴城的色情服务窝点,打掉了以乔大虎为首的黑恶势力,还协助公安机关破获了几起案件。我最痛恨欺负百姓的社会流氓,怎么会与他们掺和在一起?”钱三运愤愤地说,“胡县长,高山镇国土资源所方祥东所长的确是死在磬石山,但他真正的死因是心肌梗死,并没有人打他。这事已有定论,方祥东的家人对此毫无异议。现在有人竟然将这事搬出来,真是居心叵测!”

    胡若曦不紧不慢地说:“你不要激动,组织上会复核此事的,我也相信你是清白的。我看了举报信,有些的确是无中生有,比如,说你带领工作组进驻青山县电器厂期间,违规接受吃请,索贿受贿,并接受色情服务,这完全是重复以前的举报内容。”

    “谢谢胡县长的信任和理解。胡县长,你是知道的,我在高山镇和县政府办工作期间,得罪过一些人,现在,在我提拔的关键时期,这些人肯定会想法设法阻止我的晋升。”

    胡若曦从抽屉里掏出几张纸,应该是举报信的复印件,接着说:“说你爱好女色,与多名女性发生过不正当关系,这个总该是事实吧?”

    胡若曦说着说着,脸上飞起了片片红晕。

    钱三运大惑不解。爱好女色,与多名女性发生过不正当关系的确是不争的事实,可是,这种事都是很隐秘的,举报人又怎会知道?比如,他与面前的这位美丽的女县长有过一夜狂欢,但是,这事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别人哪会知道?反正这事他死扛着,到时候坚决不承认。干部作风问题可大可小,如果对方没有确凿的证据,纪委也不好定性。

    钱三运试探着问:“胡县长,我是一个未婚男青年,即使与女性关系亲密,也不算违法违纪吧?举报信有没有说我和哪位女性发生过不正当关系?”

    胡若曦红着脸说:“你是一个未婚男青年,如果和未婚女孩关系密切,即使发生了什么,也不算过分。但关键问题是,和你发生关系的是有夫之妇,这可是作风问题。”

    钱三运装作苦思冥想的样子,过了好一会,才说道:“胡县长,我实在想不出来,究竟和哪位有夫之妇发生过关系。”

    胡若曦摇头道:“这事你也要想半天?看得出来,和你发生过亲密关系的女性应该不少吧?”

    钱三运弄巧成拙,胡若曦这么一说,连忙辩解道:“胡县长,真的没有,除了叶倾城,我还真的没有和别的女性发生过亲密关系。”

    “狡辩!极不老实!”胡若曦似乎有些愠怒,她显然不相信钱三运说的话。他说只和叶倾城发生过关系,简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别的不说,她就和他有过一夜柔情。

    钱三运知道胡若曦在想什么,慌忙辩解道:“胡县长,我的意思是,除了你和叶倾城,我没有和别的女性发生过关系。”

    钱三运蹩脚的解释更是捅了马蜂窝,胡若曦气愤地说:“住嘴!以后不要和我说这个!”

    钱三运不敢说话了,他装作一副紧张害怕的样子,低着头,眼睛茫然地看着地板。

    过了一会,胡若曦怒气消散,语气平静了很多,缓缓地说:“小钱,我让你来,是想听你说实情,我好采取对策,不是听你狡辩的。从副科升任正科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理想,也是仕途上的必经阶段,这个机遇一定要紧紧抓住,决不能有任何闪失。”

    一股暖流涌上了钱三运的心头,在关键时刻,胡若曦还是真正关心他的,虽然他做过违反她意愿的事。

    “胡县长,谢谢你的关心,能遇到你这样的好领导,是我的福分。很多时候,我在想,即使不能提拔为正科级干部,能一辈子在你身边工作,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钱三运说的很动情,胡若曦的情绪也受到了感染。她用感激的眼神看着钱三运,柔声说:“三运,我也感谢你对我的工作给予的大力协助,但现在还不是你感情用事的时候,无论如何,这么好的机遇一定要把握好,要排除万难,确保这次能够顺利去高山镇任镇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