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

    “当然是真的,招考实施方案还是我亲自修改的呢。”钱三运不无得意地说。

    梁诗韵问:“钱主任,什么时候考试?考哪些科目?”

    钱三运逐一做了介绍后,试探着问:“梁诗韵,这次招考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录用后要分配到农村中小学。你有这方面的思想准备吗?”

    “不会吧?农村中小学?那我回家岂不是很不方便了?”梁诗韵显然有些失望。

    “先在农村中小学干一段时间,以后有机会调回城里。这次招考录用后就是公办教师,机会难得,一定不要错过,以后恐怕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而且,这次不面向未就业的应往届师范生招考,竞争压力不是很大。”

    “嗯,我肯定会试一试的,毕竟机会难得。钱主任,我七大姑八大姨的没有一个当官的,万一考上了,以后能找你将我调回城里吗?”

    “可以啊,不过——”钱三运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啊?”梁诗韵连忙问道。

    “不过在农村中小学最少得待上一两年。”其实,钱三运很想说,不过你得先陪我睡觉才行,权色交易,这可是潜规则。

    “一两年问题不大,其实,要不是照顾卧病在床的丈夫,我情愿待在农村。钱主任,我很担心,这次不知道能否考得上,要是能提前弄到试卷就好了。”

    “这,这个,估计不太可能吧。梁诗韵,趁着招考公告还没有正式发布,你先好好准备。现在距离招考公告发布最少还有三四天,你提前三四天准备,就是抢占先机了。要相信自己,一定能行。如果能顺利进入专业测试环节,到时候我帮你疏通关系。”

    “钱主任,你真的太好了,我都不知道如何感激你了。如果能够成功考取,我一定请你吃饭。”

    “诗韵,我更愿意吃你亲自烧的饭菜。”钱三运趁机将称呼改为了“诗韵”,为的是试探梁诗韵的反应。

    “好呀,一言为定。无论我考上考不上,考试结束我都请你品尝我亲自烧的饭菜。”梁诗韵对钱三运叫她“诗韵”没有提出异议。

    “诗韵,如果你考取了,想分到哪个乡镇?”

    “钱主任,现在说这个是不是为时尚早?能不能考取,还是个未知数呢。”

    “我相信你肯定能行的。诗韵,向你透露一点消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你考取公办教师后,我就要回高山镇任职了。”

    “回高山镇任职?是不是升官了?”

    “算是吧,回高山镇任镇长。”

    “那我提前祝贺你啊。”梁诗韵不假思索地说,“如果我能考上,我就去高山镇任教吧,你是镇长,到时候还能关照我。”

    “好,就这么定了。”钱三运心中欣喜不已,一切都按照他设想的那样进行。

    挂断电话后,钱三运将李银桥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李银桥是分管文教卫的副县长孟青的秘书,也是钱三运的拥趸之一。

    和李银桥寒暄几句后,钱三运将话题转向了这次教师招考,说自己有个亲戚也参加考试。作为分管文教卫的副县长孟青的秘书,李银桥不仅能够获知一些内幕消息,而且和教育系统的人也很熟,钱三运希望李银桥到时候能够提供必要的帮助。

    李银桥虽然身材矮小,但为人机灵,头脑活络。他告诉钱三运一个重要信息,副县长孟青有个亲戚也将参加这次考试,他的那位亲戚是城里一所民办幼儿园的老师,年龄有点大,三十多岁了,估计通过笔试都很难。

    “银桥,照你这么说,孟县长的那位亲戚,想要进入下一轮,估计很难吧。”

    李银桥的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说道:“那倒不是。这类考试难就难在笔试,无论是面试也好,专业测试也罢,都有很大的操作空间。笔试嘛,想要通过,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

    钱三运笑道:“银桥,说话吞吞吐吐的,不爽快。孟县长的那位亲戚如果通过笔试,有什么好的办法?”

    李银桥轻声说:“办法不止一种。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就是利用权力让相关经办人员直接修改笔试分数,不过,这存在一定的风险,现在基本不用了。”

    “银桥,那现在一般用什么办法呢?”

    “直接搞到考试题目啊。这类考试又不是国家公务员考试或高考那样重要的考试,题目都是由本县组织命题的,想要搞到试卷并不难。”

    钱三运惊讶地说:“银桥,还真能搞到试卷啊。”

    李银桥凑近钱三运的耳边,轻声说:“钱主任,上半年那次面向应历届师范生的教师招考,孟县长有个亲戚参加考试,为以防万一,他提前搞到了试卷。知道这次为什么面向民办教师和代课教师招考公办教师吗?就是因为孟县长及其他领导家都有亲戚想成为公办教师,据我了解,有好几个县直单位负责人的家属想通过这种方法解决身份问题。一句话,这次招考主要就是为解决这些人的身份而量身定制的。”

    钱三运惊讶无比,没想到一次普普通通的考试竟然藏有这么大的玄机。记得以前他曾听人说过这样一句话,政府部门很多的决策看似公平公正,但是出发点并不是为了广大百姓,而是为了某些人的私利。百姓们如果因此而受益,那是他们不知不觉中沾了别人的光而已。现在回头看这句话,说得一点不假。

    钱三运不知道,胡若曦是否明白其中的玄机。她也许不明白,作为一个县长和县委代书记,需要处理的事务很多,她没有太多的时间过问此事;她也许明白,即使明白,她也不好说什么,官场上本来就有这样那样的潜规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还有一种可能,她同意此次招考就是为了笼络人心。

    这么多年来,教师招考基本上是面向应历届师范生的,面向民办教师和代课教师招考公办教师,在青山县好像还是第一次。胡若曦代理县委书记不长,便同意此次教师招考,也许就是为了解决一部分领导干部亲属的身份问题,借以笼络人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