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

    现在回头想想,如果梁诗韵没有很高的水平,是很难进入下一轮专业测试的,即使侥幸进入,专业测试阶段也很有可能被淘汰。钱三运思忖:将来如果梁诗韵如愿以偿成为一名公办教师,要不要将其中的玄机告诉她,借以邀功请赏?

    “银桥,说说看,孟县长是怎么提前搞到试卷的?”

    李银桥关上办公室的门,将钱三运拉到档案柜后面的角落处,小声说:“钱主任,那次孟县长提前搞到试卷,作为他的秘书,我很清楚整个过程。那次考试,是县教育局和县人事局共同组织的,县教育局委托县委党校的老师出题。出题前,当时的县教育局局长侯登县向孟县长请示出题要求。孟县长说题目要难易结合,适当拉开差距,题目要重点考察应考者从事教育工作实践的能力。”

    “几天后,侯登县将出好的题目交给孟县长审阅。这时,孟县长突然起身站了起来,说坏了,有个重要事项忘了向王连全书记汇报,现在得赶紧汇报,并起身站了起来。他抬头看着侯登县,半开着玩笑说,放心吗?放心就先放我这里。我等下再看。”

    “侯登县笑着说,看您说的,在您这儿才是进了保险柜呢。您慢慢看,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我回头再组织修改。说完,他就告辞了。然后,孟县长出门之前,让我将试卷复印了一份,并叮嘱我一定要注意保密。不久,孟县长打电话让侯登县过来了,让他将材料拿回去,说对试卷没什么意见,并再三强调,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确保招考工作的公开、公平、公正,好事一定要办好。”

    钱三运笑道:“整个过程滴水不漏,让人看不出一点破绽,孟副县长城府很深呢。”

    李银桥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侯登县虽然与孟县长关系还可以,但他是吴德能的人。如果侯登县是孟县长的亲信,哪需要这么麻烦?直接让他将试题送过来就是。这次就不一样了,新任教育局局长与孟县长多年前就是同事,两人关系很铁,孟县长想要搞到试卷,并不困难。”

    钱三运闻听大喜,激动地说:“太好了!孟县长有亲戚参加此次招考,我想他一定会提前搞到试卷的,到时候复印一份给我。银桥,事成之后我请你吃大餐。”

    李银桥面现难色,说道:“钱主任,你是我的领导,又是我的兄弟和朋友,你交代给我的任务,我是不能推辞的,也会想方设法去完成,但是,我怕我不一定能够完成任务啊。孟县长为人谨慎,我如果直接开口向他要试卷,显然不合适。要是试卷在他办公室,那就太好了,我有他办公室钥匙。可万一试卷在他家里,我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李银桥说的也是实情,钱三运安慰道:“银桥,你不要有什么心理包袱,能搞到试卷最好,真要搞不到,也没关系。”

    “钱主任,我会尽力而为的,如果能搞到试卷,第一时间给你。”

    刘传坤的家,在审计局家属院内。钱三运听刘传坤说,他在青山县城还有套房子,但由于距离夫妻上班的地方较远,那套房子就暂时租了出去。

    钱三运一踏进刘传坤的家,就听到厨房里哗啦哗啦的炒菜声。

    “蓝蓝,钱主任来啦。”刘传坤大声吆喝着。

    安蓝蓝闻声从厨房里小跑了出来,手里还握着一把锅铲。

    “钱主任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啊。”安蓝蓝有说有笑道。她腰间围了一条深紫色的围裙,头发随意地盘在脑后,一副居家女人的模样。不过,这并不能掩饰她美丽的容颜。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安股长可真会说话,我就一个蹭饭的,给你添麻烦了。”

    安蓝蓝将锅铲递给了刘传坤,“老刘,锅里正在炒菜,你替我翻一翻,烧好了就盛起来。对了,菜还没有放盐。我来给钱主任倒杯水。”

    刘传坤接过锅铲,笑着解释道:“钱主任,平时在家,大都是我烧菜洗碗,蓝蓝负责照看孩子。只有贵客来临,蓝蓝才一展厨艺。”

    安蓝蓝笑道:“钱主任,你别误解了老刘的意思,乍一听,还以为我在家虐待他呢,其实并不是这回事。我在家很少烧菜是老刘不让我烧菜。”

    刘传坤憨笑道:“钱主任,这么美的老婆长年累月烧菜,岂不是要被油烟熏成黄脸婆?”

    安蓝蓝轻轻擂了刘传坤一拳,娇嗔道:“去,去,一边去。”

    钱三运想,这对夫妻看来蛮恩爱的,要想挖墙脚,估计有点难度。

    忽然,一股糊味弥漫开来,安蓝蓝惊叫道:“老刘,不好,菜烧糊了!”

    刘传坤大惊:“野狍子肉烧糊啦?”

    安蓝蓝一边向厨房跑,一边答道:“不是,是清炒小青菜烧糊了!”

    刘传坤说:“吓死我了,要是野狍子肉烧糊了,那就坏事了,好不容易将钱主任请来了,怎不能让他吃烧糊了的野狍子肉吧?”

    钱三运笑道:“真要烧糊了,就当烧烤吃嘛。”

    安蓝蓝手脚麻利地将烧糊锅的小青菜倒进垃圾桶里,又将锅洗干净了,对刘传坤说:“老刘,野狍子肉正在锅里炖,你再洗点小青菜。累了一下午,我来歇一会,顺便给钱主任倒杯茶水。”

    刘传坤说:“好的,蓝蓝,剩下的活都交给我吧,你休息一会,陪钱主任聊聊。”

    安蓝蓝招呼钱三运在客厅沙发坐下,为他倒了一杯茶水,并端来了几样瓜子点心。从瓜子点心的外包装看,应该是才买未拆封的,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夫妻俩对他前来赴宴的重视程度。

    “安股长,孩子还没放学?”钱三运随口问道。

    “早放学了,婆婆接走了。”安蓝蓝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过距离钱三运有点远。她抓起一把瓜子,很熟练地嗑起来。

    “对了,钱主任,县电器厂那事就不了了之了?”安蓝蓝忽然问道。

    “当然不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等东风起,落叶吹尽,你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